前宗教居士得法证实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11日】我原是一名宗教居士,所谓的经书看了几百本,修炼了十年,可我却一身病没好。1995年,我觉得在宗教中无可修,想找一种既有手印又能炼功的修炼功法(当时不知是性命双修功法)。就在茫然徘徊之际,有幸得到了《法轮功(修订本)》,看到师父坐莲花的相片,倍感亲切,整本书看完,口中连连不断的说:“真佛啊,真佛,师父啊,师父,我可找到您了,我一定跟您学。”

我妇科病相当严重。在哈尔滨医科大学诊断说,可能转癌,还有肩周炎,类风湿,腰腿痛,神经病,头晕,脖子僵硬,常年不离药。得法以后,天天学法、炼功,我的病痛全好了。我村的炼功点也建立起来了,学员们天天集体学法,炼功,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可有奔头了。

1999年7月风云突变,大法蒙冤。同修们都开始证实大法。1999年11月份一天,我去较远村的弟子家切磋,那儿的弟子去北京证实法了。我回来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恶警问:“你去不去北京?”我说:“去。”恶警又问去北京干什么?我回答为我师父说句公道话,大法冤枉。他问你什么时候走;我说不一定。然后我跟他洪法,讲了我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恶警关了我10个小时,反复问我炼不炼了,我坚定的回答:“炼。”,恶警说照你的回答应送拘留。因我当时没有怕,只想证实法,他们把我放了。

2001年3月17日,我早起两点多钟,独自步行20多里路去火车站,要去北京证实法,到车站后遇到一位同修说师父有新经文,让我等等,看师父怎么说。我回来直接上同修家交流,直到下午3点多才回家来。村干部吓坏了,报了派出所,我又被绑架到拘留所。恶警拿出拘留证让我签字,我一看上面写着×××扰乱社会治安,拘留你15天你是否同意,让我签同意,我说我不同意,我也不签字,我没有扰乱社会治安,是你们在我家把我绑架来的。在拘留所里吃不饱饭,挨过打,挨过骂,但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正念走了过来。

2001年11月30日,我白天去了镇郊撒真象材料。当时,只想做证实法的事,在放材料时,心想:“众生啊我来救你了,希望你能明白真象。”

2002年春节前我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同时被绑架的有40多名大法弟子。开会时,来了犹大胡说,电视台又来了录像,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带枪排列周围。我当时只有一念,不能让他们毒害众生了,同修们舍生忘死救众生,这一段录像毒害的面积有多大啊。我得站出来证实法,犹大讲几句话后,我说:“可不可以让我们法轮功学员说几句话。”恶警问:“谁要说话?”我“唰”一下站了起来,“我要说话。”恶警说:“你先坐下,一会再说。”经我一站出来,犹大的稿也不念了,话也着头不着尾了,录像也没录成。会后,恶警把我叫到单屋里,脏话一大堆,破口大骂。我当时和善的与他洪法他不听,还是大骂不停。恶警骂累了,让我回去了,两天后洗脑班解体了。

2001年春节前,我手写了200多条幅,在除夕之夜与另一名同修沿公路线挂在了树上。以后我们就不断的做讲真象的事,每逢佳节、婚庆日、所谓的敏感日,我们都出去撒真象材料或挂条幅、或贴不干胶、或喷字或写字,总之利用一切便利条件。一直坚持到现在,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也有很多很多的不足。

在邪恶的多次大搜捕中,都是伟大的师尊加持、看护使我免遭迫害。回首这几年,一次次有惊无险,是师父的大慈大悲,护佑我,是大法的法理指导我,走到今天,真是太感谢师尊,感谢大法了。

我还要以法为师,做一个让师父放心,自己走好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