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护照蒙难记(图)


【明慧网2004年12月12日】2004年6月8号,我把我的护照和必须的文件按照旧金山中领馆网站上的有关规定准备了,还特别请一位熟悉在领馆办证的朋友过目,免得证件不全,看来觉得没有问题,就把护照和延期的申请表递了进去了。

6月10日早上,我接到了领事馆签证组高领事的电话,问我是不是潘军要办签证(实际是要办护照延期,这里可能是他习惯的口误),我说我是潘军,要办理护照延期,他说我明天(6月11日)先不要来取护照,他们是收证的部门但批不批要请示北京,要我等通知再来取,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我炼法轮功。我说希望能与他谈谈,他说他要休假了,他的同事会处理的,要我等着。

* 为什么会炼法轮功?

缘起

我93年来美国留学,拿了个会计学硕士,然后就留下来工作了。我在国内上大学的时候,学业顺利,自己觉得学业的压力不大,有时找朋友玩,喝酒,抽烟,让身体变得很差,我得了一种睡觉后就会窒息的毛病,很痛苦,后来自己就试着象佛像的样子盘腿打坐,没想到病症居然消失了,这让我惊奇。在我的朋友们的眼里,可能觉得我这人也不笨,是可以在社会上混出个样的人,也许很多人是想不到我会修炼的。

了解我的人可能不会惊讶,因为我喜欢读书,从小的时候我的老姥姥就给我讲了很多中国古典的圣贤,神仙的故事,小学上完我基本上认全了字,就到处找书看,什么都看,这样一直到了大学,假期除了找朋友玩,我就是看书,到了大学学了门课:《西方哲学史》,在上下册的两本书中,浓缩了2000年人类西方的思想历程,让我惊叹思想史是如此一种宏伟的工程。

我由此想了解更深的东方文明,以后读了佛教哲学和道教史,然后读了几年的《易经》,发现东方文明有无法形容的独特之处,很多事情从现代的观念来看是很难解释的,比如为什么佛教从印度开始是供奉释迦牟尼一人的,而后,特别是传入中国后成了一个多佛的信仰。在我能读到的大陆的书,由于是受马列无神论的观念的影响,很多东西的解释是不通的,比如道教史上,开始是没有道教的,但道教史把农民起义和道连在了一起,道家是讲无为的,还会参与人世的斗争吗?然而为什么在中国的历史上历代的统治者,还是有很多借用道家术和思想?这些疑问让我由此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文明有了更大的兴趣,又比如为什么《易经》我们现代人了解的周易,前身是《连山》和《归藏》起卦不是乾坤两卦,而《易经》通篇总是教导人们要尊天象,顺天意而为,那什么是天象呢?

我随着气功热也练了不下数种气功,但后来的气功师求钱的太多,有真本事的很少。而且为什么有人练气功就能治好病,有人练了同样的气功却不好病反而更重了?

* 真的有佛法吗?

读的东西多也都是泛泛的没有深入,但我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东方文明更加的坚信。他们的博大精深,决不是古人没事干了瞎编。特别是我觉得自己喜欢佛家有关慈悲的论述,由于慈悲才有了智慧,然而为什么人生当中有苦而不是全是乐子呢?我发现这苦能让人沉沦,也会使人反省,而享受和安逸多会带人至消沉和堕落就很少反省了。我希望人生有智慧的活着,但为什么智慧要做好人才有,不仅仅是一般的好人,还要有慈悲心呢?平时人的善良是不是佛所说的慈悲呢?释迦牟尼佛创立了佛教,但似乎开始他并没有说他是宗教,释迦牟尼佛只是带着人在森林里苦修。

我看了很多哲学的书,哲学的书始终是哲学,始终没有我看的佛经高深。但什么是佛法,我看了一些佛教的经典但无法完全理解到底什么是佛法,教人做好人,告诉人们哲理,难道这就是佛教经书的意义吗?佛为什么来传法?真的有佛法吗?什么是真正的佛法?

* 真的是有佛法呀

1998年3月份,因为一个奇巧的机缘,我有幸得到了包括《转法轮》在内的九本书。现在看来自己是个资质很钝的人,开始只是觉得,“真,善,忍”,很好,书中讲的有道理,要求炼功人要重德,去执著心,教人做个好人。讲了炼功不长功的关键是,一是因为人们不修心性,不向自己的内心去修,二是不知道高层次的法,没法指导不知怎么修。但是,和我以前读的书比起来,我总觉得似乎语言太平实,不高深。

之后的半年,我有幸反复读了《转法轮》,才逐渐的明白这是一本真正指导人们如何修炼的书,在以后的修炼中,我自己有幸印证到了一部分《转法轮》书中所讲的修炼现象的真实的存在,尽管我的认识有限,但认识到《转法轮》所讲的非同一般和我以前读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我认识到法轮功就是佛法,师父用最浅白的语言,讲述了修炼的根本,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是真正性命双修的功法,才使得法轮功有如此好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法轮功的修炼直指人心不讲宗教形式,在社会上修炼从做好人做起,不把自己和社会隔离,不避开矛盾,而是在矛盾中修自己,这不但有利于个人身心健康也帮助了社会道德的提升。同时,在日常生活中修炼,适应现代人的生活,中国古人讲,大道隐于朝市之中,法轮功讲了如何真正修炼的东西,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得到这样高德大法后的心情,曾经就写了首诗表达心情,

等待
都知等待很苦,谁人以苦为乐。
都觉等待很难,谁可难中不乱。
都怨等待寂寞,谁能默里平和。
你若真能修炼,即知古人未虚言。
旷宇本有法理,佛说法轮常转。
“真、善、忍”法中根本,今日法到人间。

* 被谎言欺骗的领事

这样好的修炼方法,对社会对人都有好处的,却在中国被镇压了,不让人们炼,镇压的手段是非常的残酷和卑劣的,其中的手段之一就是编造谎言,种植仇恨。中国领馆的领事就是一个受到蒙蔽的例子。

大约过了两个多星期,一位领事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潘军,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是潘军,我是炼法轮功,他问我对法轮功怎么看?我说很好,要不好的话,我就不会炼了。他说好吧,你明天来取护照,我们再谈,我问您是那位领事,贵姓?他显得不耐烦,说他姓什么不重要,可我只是想知道我去了领馆找谁呀?

我次日到了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还是不知道要找谁,这里其实对我并不陌生,由于工作和朋友的关系,我甚至和以前的领事是很好的朋友。我把单子给了窗口的女士,她找不到我的护照,我说你找不到,有可能,我炼法轮功,有位领事要我今天来,她问我是谁让你来的?我说你得去里面问,让我来的人不告诉我他叫什么?

出来了一位领事先生,让我进来,听声音是和我通电话的先生。看起来这位领事还是很有些学识的,是一位慎重并严谨的人。开始我们都谈到了对哲学的兴趣,当然谈话主题自然是围绕法轮功。这位不知姓名的领事表示他对法轮功有看法。我说我很愿意听听您的看法,我们可以互相了解。

* 你是如何看待你师父的?

领事先生很关心,也确实好奇,他问:“李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怎么看待他?”我说我有幸参加法会和听到他的讲法,我觉得我的师父是一个非常真诚,厚道,慈善的人,是佛法中说的开悟了的人,也就是说是一位觉者。

* 为什么不是反政府?

领事先生接着说,“我还是对法轮功有看法的,你们为什么反对政府?”

我说“我从来就没反对政府和中国,只反迫害。”

我父亲是1958年回国的印尼华侨,之前七代是在印尼的南洋华人,他们非常的热爱中国,那里的人民和土地。听说抗战时,我的爷爷曾经是南洋华人代表团的团长带着捐款回国,中国建国后,他把我父亲14岁就送回国,后又带着全家回国,他和我奶奶不要印尼产业,带回中国成箱子的书,希望把知识带回中国,让中国更富强,在中国只有我奶奶一个人52元的工资养活全家7口人(我爷爷因为年龄和中文不好没有给工作),文革的时候红卫兵抄家,因为发现了抗日战争时我爷爷和蒋介石的照片挨批斗,就是这样在文革结束后,很多华侨都在海外亲属的协助下离开中国移民海外,我父亲曾经跟我说中国其他的老百姓能承受的苦,我们也能,他会留下。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受到的教育是这样的,我怎么会反对中国。

“也许你没有,但那些人呢?而且我们什么人来你们都抗议?”领事指着门外静坐的法轮功学员。

我说;“据我了解,法轮功学员没有反政府的,我经常和他们在一起,从没听说,也没见过他们反政府。门口的静坐是在反对这场迫害,这场迫害是违反中国的宪法,违反中国的法律的。我们可不是谁来都抗议,我们只抗议那些参与镇压的人和凶手”

“我听说在外面静坐是有钱拿的。”领事先生说。

我说“从没听说还有钱拿”。

领事先生说是海外华人讲的。我说:“在中国,中南海的领导人们并不一定知道真正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发生了什么? 这是这种官僚的制度的问题,想必您也知道。” 我接着说“而在海外您在这领馆的高墙里,虽然在国外但却和国内没有太大的区别,说法轮功好的人,以后还让他们进门吗,他们还能拿护照签证吗?再说虽然还有真正爱国的华侨,但也有很多是爱钱华侨,他们靠近领馆目地是要一种身份和想发中国的财,他们告诉你们的都是你们想听的,或政治正确的话吧?”

“我还是对法轮功有看法,我的同学的邻居是一个炼法轮功的,我的同学对这家没有好印象,我的同学不会骗我吧?”领事先生很坚持。

我说,“我也不知道您的同学邻居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个观点我很欣赏,这也是一个中国的年轻官员告诉我的,他说,他(对法轮功) 会有自己的主见的(要我放心),他判定一个事物和一群人不是看这里的某个人如何,个别人怎样,而是看95%的这个群体是怎样的人”。

* 中国人的光荣,还是丢中国人的脸

“但我还是对你们有看法,” 领事先生说,“你们在领馆门口是丢中国人的脸。”

“您一定了解中国的历史。”我说,封莉莉教授(也是法轮功学员)有一次在一个人权会议上碰到了两个中国官方大报的记者,记者们也提了您同样的问题。我记得封莉莉教授是这样说的:

“印度的历史上,有圣雄甘地,美国历史上有黑人的马丁路德金,这些都是非暴力的典范,受到了世界人民和历史的高度评价,中国的历史5000年是不同朝代的轮回,历朝历代的更替和历朝历代的内部矛盾的解决都是由起义暴力革命为手段的,法轮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最大的非暴力运动,况且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人历来是一个人吃饱了算,不是斗争,就是计谋,法轮功修炼者今天的诉求不是政治权力和利益,而是人的信仰的权利,是人权,所以说法轮功是中国人的光荣和骄傲,让中国人受到世界人民的尊重。”

其实,真正丢脸的是这种对人民基本权利侵犯的行为,和毫无人性的镇压与酷刑呀。

* 领事官的无奈表明

对法轮功的迫害确实没有任何道理,也没有遵守中国的法律,那么是谁将这个国家的法律和宪法践踏?

领事先生说他还有事,希望结束谈话。“你的护照,我们不能给你延期,我们没有这个权力,是国内的有关部门不批准。”

“那么请您告诉我,不给我延期的理由是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 我问。

领事先生犹豫了一下说:“就算是吧。”

“那么,既然是您没有权力批准我的延期,我可不可以联系您所提到的有关部门,或您可否告诉我一个可以申诉的地方呢?”

“这个,恕我无可奉告,这是机密。” 我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也很无奈。

* 护照也蒙难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潘军被注销的护照

他还给了我的护照,我打开内页,发现领事馆在2004年6月8日已经批准了我的护照延期申请,将我护照的有效期延至2009年7月14日,并盖了领事馆的红章。可是后来他们发现我是法轮功学员,就又加盖了另外一个章,一个注销护照(CANCELLED)的红章。

我这个1993年出国,在国外炼了法轮功,信仰“真,善,忍” 也努力实践这一特性的中国人,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在海外未能幸免,我的护照也蒙难。护照是一个国家公民在外的身份,注销护照如同使这个人失去一个合法的身份确认,做为中国公民我没有违反任何中国的法律,即使是目前为了镇压法轮功所玩弄的法律游戏的所谓法律。我为领事馆难过,他们说无权发给或延期我的护照,但他们却有权注销我的护照。这种任意对个人和信仰“真,善,忍”人的权利的侵犯,无疑是对所有人的权利的侵犯,包括领事馆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帮助侵犯他人的权利,难道不是为虎作伥,帮助坏人干坏事?

* 我为信仰的坚持,也是您的权利──他属于每个中国人,世界上的每个人

回头看中国这些年的历史,毛泽东因政治斗争的需要,发动了文革,全中国的人遭了难。在当初反思文革的时候,我想一个人的狂想,带给亿万人苦难,为什么上亿的人会让它发生,没有人站出来,我以为这样的事不会再有。

而这一次,在20世纪末,却是因为江××个人的忌妒和对失去个人权力的恐惧,去镇压法轮功,又是一个人,让上亿的中国人陷入苦难和互相的仇恨之中。难道,江这个人神经出了问题,中国人都要跟着受难吗?反思历史,这不是每个爱中国的人都应当思考的吗?这样的镇压和侵权不应制止吗?否则,才是每个中国人的耻辱。

我看到终于有这样一群人,面对这强大的国家机器的镇压,面对那样的酷刑和高压,用和平的方式,面对这场暴风骤雨,站了出来。面对1999年疯狂的压力,即使在国外我也能感受到的压力,躲起来不是更保险些?说不炼了不是更安全?有人猜忌说法轮功学员有什么政治企图,我审视我自己,信仰自由是人应有的权利,“真,善,忍”难道不应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片净土。这是所有人都有的权利,是所有的人应当珍惜的净土。

我和领事先生结束了谈话,他送我到门口,我们握了手,他担心自己的立场有改变,所以对我说:“我还是对法轮功有看法。” 我说好吧,那是您的权利。

那些法轮功学员的权利呢?我想,领事先生所代表的政府本应守卫人民的权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