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走自己正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我今年51岁,是1996年4月开始炼法轮功的。我爱人比我先修炼二个多月。

他得法之后对我说:“咱俩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修佛大法。”我听了之后决心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到书店买来书和炼功带。学会了之后到外面小区花园炼功。当时有炼其它气功的。问我们炼的是什么功,我们告诉他们说:我们炼的是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如何做好人,如何人心向善,如何祛病健身。大家听了之后都想学法轮功,接二连三都来学了。

我们家是炼功点,我爱人是辅导员。开始炼功点30多人,一个月以后增加70多人,整个西湖区我们炼功点人最多。听师父讲法和炼功,学员心性提高非常快。学员都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到炼功点来都能找自己的差距,做得非常好。

邪恶势力7月20日开始镇压法轮功并开始抓人。我们上市政府讲真象。他们当时什么也不听,公安局出动大批恶警在派出所的配合下抓大法弟子。我家是炼功点,我爱人是辅导员,西湖区恶警和彩北派出所同时抄家把所有的大法资料全部拿走还把人带走,把家监控起来,由恶警监视不让和任何人来往,让写攻击大法、攻击师父的材料。我们坚决不写,几天之后把我们俩送拘留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早5点起来干活,让我们往山上背粪,那真是连打带骂的。

15天回来之后,我俩又到炼功点炼功,回家学法,把炼功点又带起来了。西湖区恶警把我们又抓了起来送到拘留所又下令拘留15天。放回之后交给办事处。到办事处让我俩写保证不修、不炼、不進京,说写完放人回家。我和我爱人坚决不写,这么好的功法不让修不让炼永远办不到,不让回家就不回。在那呆了一天一宿,最后放回家。回来之后,西湖公安局派了三个恶警看管我们俩,上哪跟哪,天天监视。

后来厂子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给我们俩放长假,一个月只给300元工资,根本不够生活费。我们想自己出去做买卖,维持生活,可是恶警不让干,轮流监视怕我们俩進京,说什么只要我俩写了保证不修、不炼就放了你们。在邪恶的迫害下我俩一点没动心,照样炼功学法。邪恶监视我俩三个多月,没有一天离开过我家,早上上班就到,晚上下班才走。后来我俩商量离开家,到我父母那儿去。定下来之后,我们把门锁上,发自内心请师父保护弟子,一路平安来到父母家。

流离失所的五年

来到新的地方一切从新开始。在家人的帮助下我们做起小买卖。一天剩下几元钱,够本不够生活费,为此当时着急上火。虽然自己是修炼人,可执著的东西太多,很多人心没有放下。我爱人看我这样对我说:“有师在有法在,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只要能坚持修下去就行。”慢慢的把心放下坚持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和当地大法弟子连系上了,和大家一起学法、一起做真象、讲真象。

一次,我和我爱人走出去做真象,带200多份资料到20多里的地方去散发。做了一半的时候,到一户人家刚往门里边放真象,他家狗叫起来了,主人出来看有资料,拿回屋去后马上打电话给派出所。我们一看就知道报警。我们赶紧离开,顺着山坡向上走,是一片苞米地,我们趴到地上。没过10分钟警车顺着大道往前追。前面有辆出租车,一会儿警车和出租车都停了下来。盘问半天,警车掉头回来,往村里开去。我俩起来赶紧走。我当时心里非常的害怕,两腿根本不听使唤,走也走不动。我爱人看我实在走不动,提醒我说:你想想师父说的话。在你最不行的时候,想一想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鼓起勇气坚持走下去。我俩还得继续做真象,还有100多份没发完。我们顺着山道走向另外一个村子走去,在恩师的呵护下,顺利的做完后回到家。

2000年12月21日,我和爱人还有4位同修,又一次走向北京,走向天安门去证实大法。我们刚到天安门恶警过来把我们围住,我们一看情况紧急,马上把随身带的条幅打开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群恶警上来,把我们一个个打倒在地拽上警车带走。带到一个有铁笼的地方,那里已经有好多人了,看上去大约有一千多人。一问都是大法弟子。我们被关在里面,所有的大法弟子心里都很平静,大声背师父经文。

一个多小时后大铁门被打开,警察开来好几辆警车,让大法弟子男女分开上车。我被拉到门头沟看守所。在大会议室里,警察手里拿着登记簿,问什么地方来的,什么单位,干什么来了。我当时说上北京上访,来证实法轮功是正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没有犯罪。当时我的心里非常的激动,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不一会又来了三个警察把我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一進屋看见办公桌对面放一个小凳子两面是铁栏杆。我進过拘留所也没见过象这样的东西。我想这准是犯人坐的地方。我坐下开始问话了,心里默念师父经文“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当时心态非常正,也不害怕。向他们讲真象,有4个警察围着我问这问那。到后来不是他们问我,是我讲真象给他们听。

看我不转化,他们把我带到看守所小号。在门头沟呆8天之后,又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尽了苦头。一天到晚关在号里挑辣椒,我们辣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天天这样折磨我们,我们也没有向邪恶妥协。有的弟子陆陆续续被接走了。因为当时我没有报自己是哪里来的,所以没有人来接。最后剩下我一个人,有点害怕和孤单。自己背师父的《洪吟》“心自明”,一遍一遍的背,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什么也不怕。在恩师的呵护下第18天早上,他们用警车把我送到天津市汽车站让我回家。我一路平安到家。

回到娘家亲人告诉我,我爱人被公安局给带走,要劳动教养一年。听了之后心里特别难过,还告诉我公安局和派出所在找我,想把我抓回去。听完之后自己想,不能让邪恶得逞。想起师父的话“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业力阻;横心消业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

我有一个男孩,结婚后自己在外面过,听说我和他爸回老家又被公安局劳教,就把我们的房子(是楼房)给卖了,卖了二万多块钱。卖房的钱全部挥霍掉,所有家产什么冰箱、彩电等一切东西卖的卖,给人的给人,全部处理掉。什么都没有了,一无所有。我知道之后觉得都没法活下去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同修来看我,来劝我,和我一起学法、切磋,把我又一次救了回来。师父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洪吟》)。师父讲的法使我明白了人来到世上就是苦,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执著常人的一切物质有什么用?我悟到了,把心放下了。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通过学法放下了执著的人心,又回到了证实法的洪流中来。

我爱人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妥协。一年后回来,通过学法炼功,在学员的帮助下,自己悟到了旧势力的迫害。开始揭露邪恶,揭露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迫害法轮功的一切邪恶罪行。写了严正声明,从此又回到了证实法的行列中来。我们又开始讲真象。有一次我爱人出去做讲清真象工作被恶人发现告密了,告到当地公安局。第二天警车和三个恶警来我家,什么也不说开始抄家,没有找到什么,把我爱人带走,当天下午4点送往拘留所。在邪恶旧势力的迫害下我爱人被拘留一个月,然后又要送教养院一年。送去检查身体,一查有严重的心脏病。当时教养院不接收说:这人有病,病太严重。恶警们心里想炼功人身体都非常好,怎么能有病那?觉得很奇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有大法弟子心里明白,是慈悲的恩师在保护着我们在看护着我们。当天晚上放回了家。真像师父说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执著心没有去,还有很多执著的东西没有放下,但是我坚信按师父的法要求去做,一定能修好,一定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