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炼功点五年来照旧


【明慧网2004年12月14日】回顾自己正法修炼的五年,自己从一个自私自利、满身业力的我,在大法中锤炼成了一个无私无我的坚定的大法弟子,没有师父的时时呵护,弟子怎能走到今天?师父对弟子的慈悲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唯有更加精進,利用各种机会,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来证实大法,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喜得大法

我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中长大,而爸爸长年累月多种疾病缠身,经常医治,这使原本贫穷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连吃饭也成问题,经常借粮。因为穷,村里的人都看不起我们,经常欺负我们,队长把弱小的我视作眼中钉,经常破口大骂,干活时我尽心尽力的做,可是评工分时队长想给多少就给多少。面对所有的不公和侮辱,我一个字也不向每天同样累得疲惫不堪的妈妈说,我怕她伤心,去和别人吵架。还好,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我,那份善良却没有丧失,最怕伤害任何人。别人骂我时只知道哭,想骂人,却怎么也骂不出来。

结婚后,丈夫怕别人欺负我,所以我们没和任何人一起修房子。丈夫虽心肠好,但脾气暴躁,经常骂我,我只是悄悄的泪流满面。渐渐的我的身体不好了,又经常压抑自己的情绪,后来气得神经错乱。治好后,丈夫脾气变好了许多,但我的脾气变得不好了,开始自私,争强好胜,生活变得枯燥、丑陋。

1998年9月,我有幸喜得大法后,才从痛苦的争争斗斗中解脱出来。我每天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每次的洪法活动我都积极参加,回家后就听师父讲法录音(因为我不识字),时时刻刻按师父的要求做。不久,我所有的病全好了。

我想看书,但不认识字,就一个一个的认识《洪吟》上的字直至背诵。以后不论走路、干活都背《洪吟》,做什么都显得轻轻松松的。

二、我家的炼功点五年来照旧

当我还未深入认识法轮大法时,铺天盖地的谣言、诬陷接踵而来。我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我大哭了一场。这样正的法,这样好的师父,竟遭如此恶毒的攻击,如果我的命能换来大法与师父的清白,我愿意。而丈夫经常看电视中侮蔑大法的新闻,我每次都关掉不让他看,我告诉他:“你每天抽三包烟,喝那么多酒,饭也不怎么吃,老生病,我炼功后,不仅我的病好了,连你的恶习全都轻松的改掉了,病也没了,你忘了吗?”他听后若有所思,从此不再看电视了,大家都听师父讲法。

我家的炼功点也照旧,离我家近的功友每天都来集体学法炼功、交流,谁有不对其他功友马上指出,怎么去对付邪恶,大家也一起商量,所以怕心不重了。每次邪恶来时,大家都说要坚持炼功,邪恶在全体功友正念的作用下灰溜溜的走了。我们的炼功点始终坚持集体学法、炼功,一直保持到现在。

三、在派出所讲清真象

2000年6月,我们这里的一位功友上访,被非法抓回来关在了拘留所里,派出所所长问她丈夫还有谁炼功,他告诉所长有两位,其中有我。所长把我们抓了去,我丈夫很埋怨那位说出我们的人。我却想:我想上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去成,现在正好给了我机会,我也应该给他们讲一讲大法有多么好,叫他们不要迫害大法了。一个办案的人问我:“还炼不炼?”我毫不犹豫的回答:“炼!”然后我给他讲我炼功后的情况。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总是不停的流,我告诉自己不能哭,要坚强,但不管用。

也许是我的真诚感动了写材料的人,他每写一句就问我这样写行吗?但材料拿到所长那里,所长和我们村书记恶狠狠的说:“不行!还炼啊?重写。”办案的人不理他们,转身走了。书记大骂:“你还说炼,就把你关入监狱。”我说:“关我也要炼,我至少懂得了那么多的道理。”然后我讲了我炼功后的变化。感谢大法和师父的呵护,也许所长和我们村书记他们良心发现,我们俩当天就被放回了家。

四、面对这些亲情的考验,用自己的行动证实大法

村上的书记每到一个队,不管大大小小的会上都会大骂我,骂很多不好听的话,还说如果不是他帮我说好话,我早已進监狱了。我的很多亲朋好友听了都受不了。那时我家在和几家亲戚一同种木耳,大家经常在一起,所以他们每天都劝阻我:“不炼了吧,哪怕你一分钟说不炼不行吗?”丈夫也帮腔说:“你在家炼,别人问你时你就说不炼了。”

面对这些亲情的考验,我对他们说:“我这样做是不行的,我的病你们都知道,我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现在什么病也没有了,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如果得到好处的一亿多人都不炼了,师父不白白遭冤?良心何在?”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经常嘲笑我,我不理会,但他们一提到师父不好,我眼泪就不停的流,我告诉他们不要乱说,你们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能骂师父。经过多次的反复,他们终于不再说什么了。

我用语言证实大法的同时,更多的用自己的行动来证实大法如何好。在帮亲戚家种木耳时,大家都很辛苦,吃过饭大家都休息时,我就去洗碗、打扫卫生,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我也真切的感到师父的法时时回荡在自己的耳边。他们都说我好,我告诉他们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是师父告诉我们要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从此以后,他们不反对我炼了,都说大法好,我也深深为他们感到高兴。

五、派出所所长:“以后你把东西捡好,我们来走走形式”

在那段时间里,派出所经常来抄家。一次派出所警察来时问放像机是干什么的,我女儿说放像机是坏的,不能用,那几个警察就走了。他们刚走出门,丈夫因为怕,就把放像机和师父讲法录像带用脏衣服包起来藏在一个不干净的地方。这不敬法的行为使邪恶钻了空子,他们又转了回来,见放像机不在了,就让丈夫把放像机交出来,不然就抓走他。丈夫把放像机拿了出来。他们又说要把我带走,我说:“谁敢?我炼功做好人没错。”正念制止了恶人,他们都走了。

没几天,他们又来了,我正好送功友赶车,恶警的车突然停在我面前,问我在这里干什么,我并不怕,我说我送亲戚赶车,他们无话可说,问我:“放像机要不要?”我说:“怎么不要?”所长说:“那就明天来拿吧。”

我想要回放像机是小事,讲真象才是正事。我去后,所长招呼我,把放像机拿给我看了一下,说:“不能拿给你,我备了案,以后他们要问我要的。”我当时说:“你堂堂一个所长怎能说话不算话呢?”我就给他讲真象,他就来拉我出门,说:“我想来转化你,怎么你来转化我了?”我坚决不走:“是你让我来的,来了就得把我炼功后的情况告诉你。”

就这样我说了很多,他一直在听,我讲完后,他说:“其实那天你女儿和你做得非常好,就是你丈夫不好,你们师父是佛,那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藏在厕所里?我们不是已经走了吗?结果看见你丈夫晃了一下,来找放像机就不在了。”

我告诉他:“我知道丈夫做错了,你们以后来走走形式是可以的,如果来迫害我们,你们会遭恶报。”他听后说:“你说了那么久,口渴了吧?”然后把茶杯双手递给我,说:“以后你把东西捡好,我们来走走形式,不抄家了,如果看到东西在外面,也得抓你,你走吧。”

我回家把情况告诉了丈夫,他也明白自己错了,从此更珍惜大法了。

后来,师父明确告诉我们要做好三件事,多学法、讲真象、发正念,我才知道,正念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没有正念,也许我早就被关入监狱了。在以后的多次抄家中,恶警一来,我就不停的发正念,他们经常晕头转向,不知来做什么,问些不沾边的话就走了,有时来问声好就赶快走了。我知道这是我们集体炼功的场纯正,有师父的呵护以及发正念的结果。

六、发正念、讲真象

为了完成讲真象、救众生的使命,我们大家都积极的发正念、讲真象,离我们很远很远的地方都能够看到我们发放的真象资料和悬挂在树上的真象横幅,也送了许多到派出所和政府的各个部门。有时刚放好资料,派出所的车才开出去巡逻。一次村书记和会计到我家来让我签名不炼功,还说这次和以前不一样,现在说不炼还来得及。我拒绝。他们在大会上大骂,说炼法轮功的今年不发钱(每人50元)。我们所有的人都不动心,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到发钱的那一天,他们闭口不提扣钱的事,把该发的钱全发给我们了。

虽然我们的怕心没有了,但学法、炼功有时不是很精進,师父经常在梦中点悟着我。一次梦见在刚发完资料回家的路上,突然满天的法轮显现在我眼前,而且象书一样一页一页的翻开让我看,每一个字都金光闪闪,蓝蓝的天空美妙无比。梦醒后,我决心认识《转法轮》上的字。

七、以前一小时只能看两页,现在三小时看一讲

我们到一个功友家交流,看见他家中供着师父的法像。2001年四月初八,我们这里的功友都来为师父过生日,并请来了师父的法像,希望看见师父时能精進。那段时间,我们真是焕然一新,每天集体学法、炼功,我也在别人读法时跟着认起字来,我们每天都是晚上12点发完正念后才回家。

2001年8月,我妹妹被关入监狱后,大家都在家炼了。我想着狱中的功友遭受的痛苦,很难过。我在家中过着舒服的日子不精進,怎么对得起师父和狱中的功友?于是我白天努力干活,晚上炼功、学法,每小时发正念,直到12点后才睡觉。有时很想睡觉时,我就想起师父说过两天不睡也不困,我马上就精神起来了。早上4:30起床,5、6、7正点都发正念,然后看书。

《转法轮》上的字我不认识几个,我就问人。但我记忆力差,刚说完又忘了。经过很长的时间,字对我来说依然陌生。当愿望与现实相隔着遥远的距离时,我并不灰心,我知道只要心中有师父、有法,什么也挡不住。我从以前一小时只能看两页《转法轮》,到现在三小时看一讲法。

八、以前经常骂我们的书记这次笑眯眯的走了

我有两个哥嫂,在我没炼功时经常和我们吵架,结下了不解之冤,十多年没说过话了。我学大法后,按照师父的要求不与他们计较,不恨他们,主动和他们打招呼,他们却铁青着脸不理我,我照样不与他们计较。一天,好多人在地里干活,二哥和他外甥女家的地挨着,我们又挨着他外甥女家的地。二哥把过水的沟封了,他外甥女不干,就来找我们,我说:“那就种我们这边来吧。”她丈夫不同意,说这样不合理。二哥却非要他们占我们的地不可,他们不理,二哥气急败坏的在那骂了我们两天。

我并不在乎他骂我,但我想现在是正法时期,我必须走正,不能给大法造成任何不良的影响,于是耳边响起了师父的话:“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也争不来。”他见我们不理他,以为自己有理,第三天早上我们刚发完正念,他就叫了书记等好多人来,要我们一起去看现场。

到现场一看,书记等人都明白了是二哥不对,说:“石头还在别人这边呢,你怎么……”我丈夫说:“每次给他脸,他都不要脸。”我马上阻止丈夫说下去,我说:“不要这样说,我们是炼功人,师父要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前经常骂我们的书记这次笑眯眯的走了,后来这事全队的人都知道。

以后不法人员来时,我们当著书记的面就证实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做好人,他们也无话可说,让我们在家里炼。其实我们这里一直都是公开集体炼功。对于二哥他们,我也是用自己的言行去感化他们,并多次给他们讲真象,他们都知道大法好。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我们讲真象也做得更深入。我经常上街发资料、讲真象,有时一人,有时几十人,效果都很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