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涞水县一家人修炼祛病和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14日】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浑身是病,有冠心病、心脏病、乳腺癌等多种疾病缠身,尤其我的乳腺癌到过定兴、易县、北京等各个医院去医治,钱没少花,病总是不见好转,最后还给家庭带来了经济和精神上的负担。

* 一夜之间,不识字的我会读《转法轮》

一天,一个亲戚来到我家看我,得知我的身体情况,对我说:炼法轮功祛病效果很好,让我去试试看,还说你心好,一定能行,听后心想学但又有些顾虑,因自己从来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亲戚说:法轮功是教人以“真善忍”为标准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你如果真有缘份老师一定会帮你的。这样我就从村里的炼功点请回了师父的《转法轮》到家中,把书请回来了,在家里家人帮着学识字,功友帮着学识字,可是在病魔的纠缠下,心中总是记不住。突然在我请回书的半个月的一天,我抱着《转法轮》哭了起来,心中想学,识大法,想把大法记在心中。也许是我有了想学法的这一念,大法的奇迹在我的身上就出现了。

有一天睡梦中,我象小学生识字一样,前有老师领着读,后有我跟着读,就这样读完了《悉尼讲法》,读完后隐约在耳边听到一个声音说:你明天从《转法轮》开始。这样天刚蒙蒙亮,我就拿起《转法轮》从“论语”开始,刚一打开书中的字就显现是金黄色的,当时我就觉得跟上过学似的,可以把“论语”读了下来,我就在一夜之间,从一个文盲到了会全部读下师父的《转法轮》,从此我识字了。

* 全家人走入大法修炼

记得我在学法炼功的一个来月期间,在一天梦中梦见师父法身给净化身体,开始从右臂向全身转了一圈有一个黄色的球停在了我的胸口前,接着正转,反转各三圈,好似一个大手在我的胸前向下抓了一把黑色的不知是什么下来,当时也不觉着疼,就觉着有点胀。醒来是个梦,身体好似轻松。在梦中耳边也有声音说下了大雪,我说我还要去潭山去开大法交流会,说不怕颠,家人边答道:明天我带你去。醒来到院外一看真下了大雪。

在96年的10月中旬,阴天的傍晚,我从炼功点回家,六点左右,身体一直不舒服,刚到家,我就让家人拿尿盆,刚拿回来,我向下一蹲,吓的家人赶快请大夫。大夫一看,我躺在地上,有好多血,便说不要动她,好好让她稳着,因怕越动流血越多,大夫就走了。因家人知道这是师父在给净化身体,也就没有把我往医院送,家里人就连续把师父的《精進要旨》给我读了两遍,接着又把师父的讲法带拿出来听,等到第二天早晨四点,就缓了过来,家人告诉我昏迷了好长时间,我才知道怎么回事。在这天下午,村里的炼功人都来到我家炼功,炼到静功时,我就又昏了过去,功友连忙把“病业”那一段打开来读,就在读完时,我慢慢缓了过来,同修看我没事,就走了。

随着我不断的修炼,大法在我身体的奇迹显现,心情开朗,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而且再没吃过一粒药,家人和亲朋好友都非常高兴,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一个幸福的家庭。

在我学炼大法的同时,丈夫也跟着学,看《转法轮》,突然有一天,他耳朵边长出了一个瘤子,因学法少,结果到县医院做了手术,没过多久,耳边又长出了一个。这时,丈夫说:我也不去医院了,爱怎么怎么吧,我就看书。结果耳边的瘤子不见了。

在大女儿上大学期间,女儿的十个脚尖都没肉了,只剩下小骨头,用了不知多少药物,总是不见好转,只能拿脚后跟走路。就在她休假日回来期间,在我的支持下,一直看师父的《转法轮》,没多久奇迹出现了,脚尖慢慢长出了新肉,好了。大女儿不停地说:神了,神了。还是法轮大法好,不用吃药,不用打针,只要按着书上的“真善忍”去做,什么病都会不翼而飞。

在97年7月份的一天,我的二女儿正上着学,觉得身体不舒服,就告假回家,当时她回到家,我也没放在心中。没过几天,仔细一看二女儿饭量没怎么减,人却瘦了一大圈,本来就不怎么胖,又瘦了一大圈,就看着她不成人样儿了。在一天她背东西的时候,从口中吐了口脓黑血,当时她不知是师父在给净化身体,又在亲叔们的劝说下去了医院检查,说是结核。当时我们都不相信,又到了涿州去做检查,也说是,同是一个结果,我们还是不信。在家亲叔的劝说下,又在涿州住了下来,在住下来期间,高烧总是不退,无论用什么药都不见好转,高烧总是下不来,可二女儿还是和正常人一样该玩了玩,该看书了看书。因为在我学法炼功期间,她也跟着学、炼。在那钱没少花,可是身体还是老样。她说她在一天的中午刚要午睡,还没睡的时候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好多漂亮女子,拉琴的,弹琴的,跳舞的等好多美丽的景象,随后又看到唐僧坐在一个高大的讲台前给他下面的好多和尚讲经,和尚们全都盘腿坐在好似一个大礼堂的地方聆听着,接着二女儿又看到自己从一个无比广阔的隧道中一直向外奔跑,边跑边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道的两旁有山有水有路人,随后又隐约看到师父穿着金黄色的炼功衣服在炼剑一般,接着隐去,又炼太极拳一样。她看到了这些,她说她想跟师父一起炼,叫师父教她,接着师父向她笑了,她醒了。醒来后,她想不应该在医院呆了,该回家学法炼功了。

正好在第二天我和丈夫去给二女儿交出院费,二女儿跟我们说了经过,我们说:不行那就回家吧,医院不同意,在二女儿和我们执意要回来的意愿下,医院的医生给我们开了好多药。我们虽然拿了药但我们把药都送给了我们在一起住的邻床,邻床问我们为什么把这些好药给她,我们说:药再好,也是毒啊,她听后边说:如果不是有病谁吃它呀!二女儿听后对她说:阿姨,您炼炼法轮功吧,法轮功可好了,不用吃药,不用打针,只要修心性您的病就会不翼而飞。阿姨边听边纳闷,说你怎么知道。二女儿把我们全家受益的经过和我的病都好了,讲给她听。她听后说:那我也想学,怎么办?二女儿说:行啊,等你出院了,我来教你。这样我们离开了医院回家了,回到家,我们一家人也学法也炼功,相信师父,结果病好了。

* 几年来证实大法的经历

在99年的4月25日下午4点,风雨交加之夜,我同功友骑着自行车赶往北京,心中一直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赶往北京的途中,不断有警察阻挡我们,可我们凭着对师父的相信,我同功友又闯了过去,就到了夜间2点多,到了政府大街,就随着功友们炼静功,到早晨7点我把拿的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拿出来读到了8点多,读完了,又随着坐着。到这时,不知从哪走来一个人说,赶快叫我们散去,会给大法一个合理的答复,就这样我们回来了。

在99年的7.20的上午,我同功友又一次坐着班车去往北京,在途中我们被扣留了,问我们是哪的,叫什么,我们都说了,然后我们被都装在了一辆大车上让我们回家。我们村人多就又到了天安门,还是想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让警察和世人知道大法好,师父是冤枉的。到那恶警又把我们赶了回来,到了下午村里就广播,有书的把书都交上去,村中别人家都交了出去。不知谁把我们有书的事告诉了大队干部,到了晚上2点左右,大队支书严得海看我们没交书,领着恶警、李威治、刘增杰、张贺等人闯進家里要书,抓人。我看情况不对,就越墙走了,家里人说没书,我不识字。他们让我们写保证书,说不炼了,家里人说我们学法轮大法把我们的病都炼好了,你们不让炼就罢了,还要书,写保证,不会写。大队支书严得海把早写好的拿来逼我们抄,还限24小时把我交出来,不然就把房屋给拆了。就这样多次来我家骚扰,还说要办学习班,跟我们家要100元钱,从此我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近1个来月。

2000年的一天,睡梦中师父点化把书放好。就在下午2点左右恶警刘增杰、张贺、所长等来家抓我,说别人看见我出去散发资料。我看情况不好,就把书放好,在恶警的眼皮底下,凭着对师父的坚信,我又一次闯了过来,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师父与大法给予了我们那么多的情况下,也因为法轮大法确实是一部使人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我们一家总是想为师父、大法做一些事,总觉得对不住师父。

就在2001年-2003年的风雨交加日子里,无论环境多么紧张,我们一家人总是不断的在散发真象资料,大法条幅,喷写“法轮大法好”等,从无间断过,就是为了让世人们都知道大法好,大法是最正的,大法是清白的,师父不是为了什么,而且为了不再让更多的人受苦。正因为这些我们在散发真象资料的时候我们遇到过好的,也遇到过随口大骂的,无论世人对我们是什么态度,我们从无后悔过,因为我们喜得了大法,世人是我们要救度的,我们是他们的唯一希望,因此我们从无后悔做大法的工作(修炼)。

在2004年8月初九上午,同修在大集上向世人讲真象,散发真象资料,被恶警霍洪雷、李义、李建宇、所长等被抓,当场就给了她两个嘴巴子,打晕了她,就把她带到派出所。在大约8点钟我得知她被抓,我就把她的大法书和我的放好,就到派出所看情况,到那时,恶警霍正拿着电棍、铁丝、鞭子打她,我就在那发正念,心中一直也没害怕。在那旁边有几个干活的汉子问,那是谁,是你的什么人,我说是功友,我还连续发正念,派出所所长让旁边的干活人把派出所门口的树叉砍两个,接着我对他们说砍三个,我边发正念,结果他们真砍了三个,边把砍下的树叉挡在派出所大门口。我就把车子推出去,心中有一念,不关同修的事,让她走,转念又一想,怕她不肯,又把我带進去,还是求师父吧。在这时我又听到恶警霍说“撬她的嘴”,我再也忍不住了,我随口喊到:伟大的师尊快救救她,师父救救她!结果恶警们就追我,我就把车子放到大集上人多的地方,躲了过去,等恶警走了,我不放心又回去,骑着车,发着正念,顺着派出所抓同修的地方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到了下午1点左右,就在师尊的保护下,我给她买了点吃的就又到了派出所,那时我一点也没有害怕。我到那时,同修正被恶警铐在拖车上,所长认出我说:你上午来了,放了你,你又来了,不让她吃。我就在心中不停发正念,请师父救她。恶警当时十分邪恶,什么都听不進去,就这样恶警们把同修带到了涞水拘留所。

在恶人把同修拘留的四天之内,8月13日恶警抓、打刘同修的事被上网曝光,恶警怀疑我给他们上的网,就在下午2点半左右来抓我。当时我没在家,他们就问我女儿我的下落,女儿说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又问8月初9你妈去哪了,女儿说不知道,这样他们觉得从女儿嘴里问不出什么,就假意从我们家向派出所打了电话,说人不在,其实他们是要电话号码,说是证据,大约到了下午4点多才走。

没过几天,8月17日夜晚十点左右,霍洪雷、李义、李建宇、所长等人到我家来抓我和骚扰我的家人,吓她们。在大约夜间2点左右又越墙而入到我妹妹家里去抓我,我妹妹说你们干什么来了,三更半夜,有搜查证没。当时她一个人在家,恶警霍说:对他们这些散小册子的不用搜查证,就是抓人,我妹妹把大队干部陈勇喊了起来,干部陈勇没敢去。他们就走后在夜间霍又打电话说把我们家里人(丈夫)的生活费给扣了,威胁我们,因家人是下岗工人,什么也没有,每月只有50元的生活费,还给扣了,来威胁我们。

我们只是想做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有什么错,恶警为什么多次来家骚扰家人,他们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从此我又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近两个来月,在这期间(2004年10月初三)我与流离失所的功友遇到了一起。我们在这时偶然相遇,我悟到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伟大师尊的安排,我们在一起努力的做着师尊给我们留下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我们不愿放弃每一个与我们有缘相见的世人。就在一天晚上的8、9点钟正好有一功友在抄写《转法轮》,突然進来了3、4个恶警抓我们。其中把一位抄书的功友给抓了,我与两位功友看事不好,就跑到了一个功友家学法、发正念,帮被抓走的功友发正念让她跑,让恶警定在那睡觉。果然那位功友在3、4个恶警的看护下,手铐突然开了,功友闯了出来。

我与功友刚睡下,师父就点化,叫着名字说,走。我与功友一直走到高山上,到了山上,我们就发正念。突然一个果树上我看见师尊的法身在那,好似银河系在绕着我们,我发着正念,悟到是师尊时刻在保护着我们,又给了一个安全的罩把我们罩在了里面。到了下午,我们刚要下山找点吃的,突然过来了几个放羊的村夫,从我们身边过去,有一位发现了我们说:你们先走吧,我看看山上那是什么,那几个放羊的说,什么都没有,你看什么,那人边说,你们不用管了,你们走吧,我去看看。因为她是个修大法的,又与我认识,她到我们跟前说:从远处一看你们就是一个大红球。她问我们你们要上哪去,我们说没处去,结果她说那你们等到天黑到我那去吧。等到天黑了就回到了她家,我们又发正念,学法,到第二天大雾迷茫的早晨,我们又到了涞水抓功友的地方,听说功友真的正念走脱了,我们就在心中连连说,谢谢师尊!我们又跟涞水拘留所、派出所、看守所绕了一圈,我因怕连累了功友,结果我们就分开了。

在那几天,涞水县城真的邪恶的很,我身后随时都有警车在,我心中仍很稳,结果我回到了以前洪法的地方。到那一看,新、老学员真是不少,就是学法少,有许多执著,我到那儿心中不停的求师尊帮助,清除炼功点的一切邪恶干扰,叫她们都向内找,找一找自己。在师尊的帮助下,她们马上把许多常人的执著放下,回到大法的基点上,有了一个好的学法、炼功、发正念的好环境。之后,我就走了。

回顾这些日子,虽然我与家人、功友做了救度众生的事,但是,我仍然觉得做的不够。

请同修帮助发正念,制止明义派出所恶警霍洪雷、李义、李建宇等,村干部:陈勇,对我们的一切邪恶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