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响起了“普度”的音乐


【明慧网2004年12月17日】我今年14岁。以前身体虚弱,特别是到了夏天,经常头晕、无力、恶心、呕吐,常常不能上课间操。老师经常对妈妈说,让我到医院里检查一下是不是有什么病,奇怪的是,到医院从来也查不出什么病来。

法轮功遭镇压前五个月(1999年2月)妈妈得法了,随后我也得法了。得法后,这些难受的症状全好了,可我一直不精進。当时我就属于师父说的那种“中士闻道,若存若亡”(《转法轮》)。妈妈曾经对我说过:我们轮回转世不知多少世了,才能遇上师父亲自传法度人,咱是多么幸运的生命啊!你难道不想做师父的弟子吗?那妈妈可要跟师父回家了。我哭了,我对着师父法像说:我也要跟师父回家,师父!我要做您的小弟子。从此,我经常同妈妈一起学法,发正念,做真象。这其中有在学法好、正念强时做的特别好的,也有带着执著心被邪恶钻空子的时候。

看了近期明慧上的文章,一再呼吁要救救孩子,而我每天都接触众多的师生,如果我们做真象,会比其他同修做要方便多了。在这里我想把最近发生的一件小事跟与我同龄的在校小同修说一下,让我们共同精進,助师世间行。

今年我升入中学,接触到新的老师和同学。我想,我来到这个学校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些师生也在等着我救他们。因为在小学时,我做了许多讲真象的事,我的好多同学和老师都知道大法好。可是每当我想在这个新学校证实大法时,脑海里总是想起那些明慧周刊登的大法小弟子被迫害失学的事情,这时总给自己找借口,心想,现在心不稳,还是别做了,做了效果也不会太好,等适应一下环境,好好学学法再做吧!每次有机会发真象资料、讲真象时,总是给自己找借口,就这样,来到新学校两个多月了,我也没有做到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其实都是怕心在作怪。

前几日上音乐课,老师说下节课找一些曲子,比如像快乐的,激昂的,也可以是电视剧的插曲,让人听了就能想起当时的情景、环境。老师说完,我想:下节课我一定把“普度、济世”的音乐带拿来。这次我一定要做好不能错过这机会,让我们全班同学都得救。回到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也表示赞同,妈妈说:“从现在开始发正念,铲除你们学校及班级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同时铲除干扰你救度众生的黑手,哪怕你有漏,那就修去漏,正法是不准它们干扰的。”

第二天下午第一节就是音乐课。老师一進教室就说:“老师病了,上午都没来上课,下午好不容易来了。”当时我就想,邪恶企图干扰我,“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机会。老师说上节课不是让同学带录音带吗?谁带了?我扫视了一下班级,谁也没有举手,我慢慢的把手举起来,心里有点不稳。老师看见了说,这位同学带了,先请你介绍一下你的曲子。我在心里发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我。我站起来说:“我这首曲子感觉好像在一座云雾环绕的山上,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让人听了非常舒服。”老师说:“好,先听一下教材里的音乐,再听你的。”坐下以后,好多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都返出来了,能行吗?能不能让不明白真象的人听出来?听出来会不会诽谤大法呢?如果那样不但没救他们反而毁了他们呢?我能不能有勇气站出来证实大法呢?如果站出来,老师和校长会不会逼我写“保证书”,会不会牵扯到父母?我的心矛盾起来了,但我马上意识到,这都是旧势力在干扰我,这些想法都不是我,要全盘否定它,这是怕心被邪恶钻空子了,发正念,清除它们,发了一会正念,心也平静了。这时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只看那颗心。

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时,老师开始放“普度”的曲子,曲子刚一响,我同桌的同学说:“这种曲子你也敢拿来放。”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他的嘴来吓唬我,我发正念,不让他讲话,让他认真听。刚想完,一个同学把手放在嘴上说“嘘”别出声,老师也说“嘘”好好听,教室里顿时静得出奇,一缕阳光照在教室里,“普度”的音乐在整个教室里回荡着,充满了祥和,那一刻我流泪了。

由于学法不深,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