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领我们走上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19日】我今年67岁,在1996年初有缘得大法的,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无论是身体或心理都得到了净化。从个人到全家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常人社会中奋斗了40多年几乎耗尽了全部心血,换来的仅仅是一身病,其它什么也没有得到。由于师父的挽救,我身上过去的关节炎、失眠、胃病、心血管疾病等,严重时心脏每分钟只能跳38次。医生建议带起搏器。我老伴和我同时得法,以前也是一身病,多次住院,做了胃次全切除手术,身上瘦得皮包骨头。大约经过半年多修炼,这些病都先后不治而愈了。大约在1999年的8月份,我一个侄儿才44岁就得了脑血栓,在省肿瘤医院15楼住院,一天我带了水果,还有一个大西瓜去探望,正好赶上停电,既然来了也得往上上,上到住处,病房的人都惊呆了,说这老太太真行,和别人不一样,精神状态这么好。我告诉他们,我过去身体很差,后来炼了法轮功才变好的,只要你们修炼身体都会好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不仅是身体得以康复,心灵深处也得以净化,过去遇到问题总是争个不停,相互间关系都弄得很紧张,而现在我们心胸宽广,遇到问题都向内找,有什么事都商量,矛盾被化解在萌芽之前。从这以后,再也没進过医院。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儿子看见我们的变化也走上修炼之路。

修大法使我们身心受益,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过去只能想到自己,而现在也能为更多的人着想。这么好的法只修自己就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洪传大法才是根本所在,当时我们全家根据情况做了这么几件事:首先根据当时早上炼功,总是有一部份同修家务负担重,早上忙于家务不能出来集体炼功,经过辅导站的同意,我们建立了一个辅助炼功点,有的人戏称为二班。除早上参加集体炼功外,又组织辅助炼功点。每天上午8点开始炼功,这样早上出不来的,上午也可以炼了。这无形中还起到了向公园游人展示功法的作用,其次要解决同修们的学法问题,当时请了几十本《转法轮》,做到人手一册,还为亲朋好友解决了学法问题,有的还邮寄到数千公里外的老家,再就是为了更好的洪法,我们请了一套师父在全国各地传法的塑封的图片资料,把这套图片资料固定在长幅红布上,每天上午就在公园里打开展出,使广大游客有一个進一步了解大法的机会,每天都有不少人参观,其中有一部分人后来也走上了修炼的路,再就是为同修录制炼功磁带,就是走不出来的同修,也可以在家炼了。就这样我们每天炼完功后就学法,思想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遇到矛盾都向内找,大家都愿意为洪法做点什么,出现一派祥和景象,真是一片人间净土。

1998年5月13日师父家乡——长春大法弟子为纪念师父传法六周年而举办了展览。我听说后和几位同修前去参观。到那一看,使人深受感动,整个展厅庄严肃穆,祥和圆容,一進大厅就是学员用毛线精心敬绣的师父高大的法像,见了让人肃然起敬。许多同修用书画表达了对师尊慈悲苦渡情怀,有的学员写出了在师父呵护下身心巨变的感人事迹,有许多学员写出了得大法后遇到的神奇现象等。听长春的同修介绍,在筹备展览前后也有许多神奇的故事,有一个学员牙要掉了,疼得很厉害打算去看牙,为了赶制展览的画就没去看,第二天要掉的牙自己长上了,有一个同修拄双拐去看展览,别的同修告诉他,看师父的展览这样不好看,你把拐扔了,他双拐一丢,就这样正常的進去参观了,回家后还能给家人做饭了,正象师父所讲的你悟到多少,你就得到多少。参观回来后我们就认真学法炼功,象长春同修那样精進不息。每天早上4—6点炼功,白天抽出2-3小时学法。

1999年4月24日,听说天津大法弟子因讨公道被天津公安局抓去了几十人,当天晚上就和同修一道去北京上访,25日上访弟子在信访局所在地府右街的马路边上整齐的站着,没有标语,没有口号,一直等到晚上,朱总理接见了学员代表,信访局的人参加,达成了共识,让天津放人,准许炼功。晚上9点消息传出,学员们自动的散去,走时把地上收拾得干干净净,连警察扔的烟头都清理走了,给首都人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1999年7月20日我们全家和其他大法弟子一道到省委上访,主要讲我们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象,他们根本不讲理,也不听我们讲,还调来了大批警察和警车并下令让恶警抓人,说是上面的指令,你们过两天就知道了。当天抓了一大批学员送到体育场关了起来,我儿子也被抓去了,到晚上5点多又把儿子送到了管区派出所。由于法学得不好,人心很重,对这突如其来的镇压弄得蒙头转向,儿子在街道办和恶警逼迫下强制写了保证书。我老伴单位是个按军事化管理的单位,对镇压法轮功也很野蛮,老伴也被迫填了不准炼功的表。虽然我们都发表了严正声明,对修炼者来说,毕竟是一个污点。由于对这事处理有漏,给邪恶钻了空子,自从儿子写了保证以后,每到敏感日他们就来骚扰,还要写什么书等,后来我们悟到师父教导过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不要配合邪恶的一切,每次来骚扰,我们就向他们洪法讲真象。由于儿子给别人打工,白天基本上不在家,他们来时,我们热情接待,不卑不亢,耐心向他们讲儿子修炼后,以前身体过肥胖,胃病等都好了,并且在心理上也有了很大变化,过去比较自私,修炼后心地更善良,宽广,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给别人修家用电器时,过去收费较高,现在一般只收成本费,对老弱病残的群众还义务修理,有的还要搭上零件等,我儿子学功后都变得这么好了。这功有啥不好的,你们执法犯法这样合适吗?他们也说不出来啥,最后说是上面要这样办的。以后多次来骚扰,要写什么书等,我们就给他们洪法讲真象,婉言的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2002年的一天,街道政法委书记,派出所民警,社区干部等来了十多个人,進屋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進行威胁,我们还是照样热情接待,耐心向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谈到天安门“自焚”的问题时,我们说这都是假的,他们也笑了,我说:“你们说那个灭火毯,老这么晃悠,老半天才盖到那个叫王進东的人头上,这是在灭火吗?再说火那么大,汽油瓶却完好无损,简直叫人不可思议,后来他们看捞不到什么东西就这里翻翻那里看看,连我用布盖着的微波炉,他们都怀疑是电脑,里外都要看看,我说一个小老百姓,为了祛病健身炼炼功,你们对别人就这样?2003年11月,管我们这一片的警察又来骚扰,说这次是上边要来检查,还是要写保证,以前一直没写,这次要补上,不补上就送洗脑班,我们还是正念正行,照常热情接待,我说我儿子的脾气我知道,他认定了的,谁也改变不了。他不可能给你写。他说那你们代替他写。我说我们也不能代替。

7.20后,经过痛定思痛,我们全家静下心来学法。研究了当时的情况,决定走出去维护大法的尊严,并及时与辅导站取得联系,积极投入到了讲清真象的洪流中。我们白天学法炼功,晚上出去发真象资料、挂条幅、送光碟,及时使同修和广大不明真象的群众知道了真象,这对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由于坏人举报,后来资料点被破坏,没有资料来源,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了。怎么办?我们全家商量决定建立一个家庭小资料点。我们省吃俭用,筹集资金购置了一台电脑及做资料的相关设备。说来也神奇,在师父的呵护下儿子很快掌握了上网和相关的一整套技能。为了安全起见,制作资料和发放分开,不要任何人赞助,别人谁也不知道资料来源。除我们自己发相关资料外,还供一部份同修,除了从网上下载资料外,我们还制作一些小粘贴、卡片、光碟等,尤其是塑封的印有“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卡片,他们称之为护身符,非常受欢迎,发放量很大,有的发放到了数百公里以外,现在仍大量需要。我们发放资料和讲真象的面很广,有时到各露天市场,有时到公园,有时到各小区放到自行车框中,有时上市场买菜时当面给商贩讲并送他护身符,有时就放到别人的菜筐里,有时半夜出去把资料送到市场的摊床上,有时送到居民院的住户信箱、报箱、奶箱中、有一次把揭露地方邪恶头子的资料粘到某学校的标语板上保持了4天才被揭走。

五年来,由于江××政治流氓集团动用了国家的所有舆论工具進行一边倒的欺骗宣传和动用专政工具残酷的镇压,也给我们讲清真象救渡众生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对照师父最近连续发表的几篇经文,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虽然也在做三件事,但离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师父讲“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因此我们现在必须進一步学好大法,尤其是学好师父最近发表的几篇经文,做到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