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讲述的纽约故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20日】母亲在纽约坚持了近三个月,上个周末回来了。她看上去又年轻了许多,原来在家里还象一般老太太有时爱唠叨,现在变得安静慈祥,脸上总是带着微笑。

在纽约期间,大家生活艰苦,每天的日程象是行军,紧张而有序。每天早上不到五点起床,发正念,打坐一个小时;早饭之后,马上出发。出门后一般先在地铁门口发资料,因为那个时候上班的人多,到九、十点钟的时候,一大捆资料早发光了。白天做酷刑展,晚上等下班高峰过后,她们才往回赶,回来之后,做饭、吃饭、洗漱。然后集体学法,学完法,发正念,常常在十一点多才睡下。

早起上路时,她们要背上午饭、水、厚衣服,走路的时候不能穿多,要么就出汗。每个人背上一包东西,要走半个多小时到达地铁站,然后再上上下下走过地铁站里面的台阶。母亲说,她数过,每天要上下几百个台阶。有的年轻人来了之后三天就倒下了。可是这些老太太们,都是六七十岁的人,竟能撑下二、三个月。

母亲见到我们第一句话就是:“人家都修得真好啊!咱可得好好修了,不能光读法,得真正按照书上的要求去做才行,实实在在的修自己的心啊。”接着开始讲那些同修的故事,说着说着就半夜了:“以后咱慢慢说,太多了。”

后来听了不少故事,现在就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基本是按着母亲原话写,没有做修饰。

一、说我象他妈

有一次刚上地铁,一个年轻的老外老远就向我招手,让我过去坐在他身边一个空座上。我坐下之后开始读《转法轮》,他指着书好象在问我读的是什么,我就说:“China, Falun Gong。”他又嘀哩咕噜的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猜也猜不出来,就赶快找援兵,把小王叫来。小王和他说了半天,看着他很激动,我问小王:“他说些什么?” “他说,您和他妈妈长得很象,一看到您就觉得很慈祥,心里很高兴,他决定要学法轮功。”接着,那小伙子从钱包里找出他母亲的照片来,我看了看,觉得也不象,人家老外长什么样儿啊,也许跟他哪辈子有缘份。

二、黑暗中的援手

星期五晚上得去一个地方参加大组学法交流,有一次地铁站里很黑,不知为什么那天人特别多,人挤人,看不见路,身上又背着一堆东西和外套,正发愁的时候,一个小伙子过来,拉着我的手就向前走,把我激动得直说:“Thank you ,Thank you.”我想准是师父安排他来帮我的。

三、梦里发资料

有一次实在是太困了,吃了晚饭,九点就睡下了。晚十一点的时候,不知谁把大家叫起来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喊了一声:“走啊,发资料去!”别人都大笑起来,说这是半夜,睡糊涂了吧?就那天睡得早,还闹出了笑话。

四、反酷刑展

反酷刑展是这次纽约讲真象过程中的一个主要内容,几乎每天都做,化上妆之后,开始在三个酷刑中轮转,吊刑、小笼子和坐在椅子上受电刑,虽然是表演,但几个小时下来,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对于我们这些六、七十岁的人来说也是很苦的。我做反酷刑展时常控制不住的流泪,一想到大陆同修们真实的承受这样的酷刑,还是那么坚信师父和大法,就被他们感动得落泪。自己只是表演一下而已,有时都感到难以承受,看到有的人还不知道精進,有的还为自己人的日子忙个不停,真是太对不起师父了。

好多老外来看反酷刑展,照像的,录相的,很多很多,有的眼圈红红的,想哭。他们对法轮功很同情,都问:“中国还在发生着这样的事?我们能帮你们做些什么?”有的要出钱,我们当然不要,他们就去签名,说明他们要求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这个名单要交到美国政府去,这是代表民意的。

一般在五点发完正念后才结束,收拾完刑具,再坐地铁回到住的地方,已经七八点了。做饭吃饭,然后坐下来学法,再困,再累,也要坚持读完一讲,因为再忙也不能放松学法。我们就按师父讲的话严格要求自己。就这样,我们几个老太太都坚持了二个多月,有的三个月。有来过的年轻人说:“我们真的拚不过这些老太太。”想想看,如果不修炼,哪个能撑得住?不病在床上让儿女们伺候就不错啦。

五、坚定的心

一天早上,有一位阿姨突然腹泻,一会儿一次去厕所,连着四次,我问她:“行吗?今天别去了吧?”她毫不犹豫的说:“去!一定要去!我不能离开大家。”结果到了那儿,竟然没事了,真是神奇。后来听别的同修讲,这位阿姨在芝加哥每天坚持去中领馆和平请愿,有一次腿肿得很厉害她还是坚持去,到了中领馆,第二天就好了。她说:“即使我爬着去,我也要去!”我被她的正念感动了。

有一位七十二岁的老阿姨,每天都乐呵呵的,行动很迅速,走路象一阵风,干什么都抢在前面。谁能相信,她在修炼前是做过大手术的病号呢。要不说大法出神奇呢,不修不知道,一修就明白了。

六、你会看地图?

母亲收拾东西的时候,拿着一张纽约市区地图,嘴里唠叨着:“地图都看坏了二、三张了,没地图可不行啊。”我惊奇的问她:“妈,您会看地图?”

她说:“是啊,我学会了,人家说,不能等不能靠,万一丢了自己要找回来。”

我感到吃惊,因为我本人就不会看地图,一看那些复杂的线路就头晕。况且母亲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怎么可能认得这么复杂又是全英文的地图呢?

母亲边说边在地图上指给我:“你看这地铁有上线下线,一共三层呢,搞不好就走迷了。回来的时候叫“又皮”(UP),还有“当趟”(Downtown),F线是快车,再换成R和V,就到了我住的地方W,我就记站名的第一个字母,提前二站我就开始准备下车。在地铁上,有时我让别人睡觉,自己盯着站台,快到的时候,就叫醒她们。现在我自己能去曼哈顿,自己能回家,同修们都为我高兴。”我忍不住的说:“你可真能,比我还能呢。”她说:“这有什么呢?只要用上心,没有学不会的东西。”

她又说:“如果我没有把握,就去问警察,我不会说英语,就用哑语,先打招呼:Hello!然后指指我自己,再在地图上指指我要去的地方,他就明白了,指给我要换哪趟车。敢情这些警察常看见我们这些老太太,也面熟了,他们也学着说中国话,见了面用中国话打招呼:你好!还会说:谢谢。人家这才是人民的警察呢,和中国简直没法儿比。”

母亲最后说,这段时间收获可太大了,有些事记不住了。看看人家修得好的那些人,每天时间抓得很紧,一分一秒都是好的,跟人家一比,差远去了,可得努力了。

附:母亲得法小记

母亲从小就信佛,家里祖祖辈辈都是信佛的,小时候常和大人一起走道场,她爱听道上的事,一夜不睡也不困。我刚得法的时候,她看了看也挺好,可是放不下她原来的法门,直到99年6月份,她才决定修大法,炼双盘,学法。才一个月,就开始镇压了,说是×教,因为学法不深,加上铺天盖地的谎言,就放弃了。三年前来我们这儿探亲,开始一心想说服我们,后来了解了真实情况,修得比我们都坚定。她读法很慢,但很用心,静静的读。双盘也很快达到了一个小时,而且每天坚持。当然也有放不下的东西,我的两个弟弟在大陆都下了岗,她也经常唠叨。这次去纽约讲真象,她说,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讲真象救度世人要紧。结果在我母亲回来的前一周,两个弟弟都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小弟还被一家大公司聘去当副经理。母亲深深体会到,放下执著心之后,师父把一切都给安排得好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