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邪恶迫害正念正行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4年12月24日】我是小学文化,从小就不爱写写画画,又觉得自己修的不太好,曾几次想写出自己的一些体会,总认为自己写不好。通过学法,认识到是自己应该去的心,也是邪恶旧势力对自己的干扰,写的过程也是在清除邪恶在证实大法。

1、正视邪恶

我是2002年3月份被外县恶徒绑架的。他们认为我是“首要人物”,想做出一些成绩来,好向上级邀功领赏。可是,无论他们利用各种方法动用各种酷刑,都无济于事。

记得一次,有一位副科长要我看着他的眼睛,我们对视了有两分钟,我盯着他的眼睛,心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没有做错什么,我看你这邪恶之徒还能逞凶几时。我用一种坚不可摧、不可动摇的眼光射向对方眼中。他们盯着我的眼,看出我那平静中不可动摇的正信,对视后,问了无关紧要的话就走了。科长在一旁看的清楚,就改变了嘴脸。开始谈笑风生,变得和气了。

我利用此时就跟他们讲真象。他们狡猾的跟我摆了一个圈套,最终是想麻痹我的主意识,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一开始,我就看清了邪恶的本质,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把这些阴谋化解。平静的谈话中有无数的恐吓,利诱。然而,从我的口中讲出来的都是对法的正信。最后,他们找不到想得到的东西,科长说了一句,你绕来绕去把我给绕進去了。看来我要想知道究竟,也得去学法轮功

2、出正念 显神威

开始被绑架时,我心态不好,动了人心,产生一念,以前邪恶迫害时做的不好,这次一定做好,慈悲的师父已经替我承担很多,不叫师父再为我承担。因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邪恶之徒就利用各种手段动用各种刑具進行迫害长达三个多小时。最后我忽然悟到自己不对,想法不在法上。有证实自我的心,就发了一念,让邪恶之徒自己承受(当时他们正叫我跪在地上,两手平举,胳膊上横放一个木棍,用电棍电手指尖,木棍落地,就电后背)念出后,恶人停了下来,到里屋转了一圈,出来后,拿起电棍又电了一次,立刻放下电棍,到院里转了一圈,回来后,说了一声行就收场了。我这才悟到是正念显神威,正念一出,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3、首先一念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

另一次迫害中,邪恶通过多方面利诱,恐吓,威胁,要我说出一些什么,最后它们问我:“你说不说?”我说:“我几十年来为人处事光明磊落,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再说我是修炼人,是修“真善忍”的,更不想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我不想当犹大。”另一个恶人说,把你这两年干的都写写。我意识到我说的分量不够,于是在记录上写道:“这两年中,我主要是学法修心炼功,讲真象。其次是为广大百姓医治疾病。”这时三个恶人不约而同的互相点头,一个恶人说,算了吧。我知道这是正信正念的威力。

一到看守所我就产生一念,自己不配合邪恶,而且得知这里非常邪恶。就想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没有在法上看问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以致被非法扣押七十多天。一天早上,突然听说今天要劳教三个人,就想是不是有我呀。转念一想,不对呀,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说了算。外面有多少大法工作需要做。又有多少世人等待救度呀!为什么想到要被劳教,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象。我一定要出去,不能呆在这里,更不能想被劳教。结果,五天后,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当然这里面有同修集体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后加上个人在法上认识升华的结果。

通过几年的修炼我悟到,平时多学法,脑袋里装的法越多关键时做的越好。无论邪恶迫害还是平时生活,遇事首先一念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炼人,任何事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有些事做不好一定是自己有执著。再有就是只有坚信正信师父,只有坚信大法才能有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