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4年12月8日】谈到讲清真象,自己在这几年的讲真象中感触也是很深的,经验证明,执著心不去,讲真象效果就不会太好,尤其是怕心,对讲真象障碍极大。

记得在2003年一天,我去附近公园讲真象,刚谈几句,前面一个男士猛回头看我一眼,就走了。我没在意,接着讲完,从江氏迫害到自焚真象,讲得挺全面,老人点头接受,自己很高兴,又去西边讲了几个,天黑回家了。第二天照例去公园,可是刚一下楼,就见对面一男士夹包等着我呢。我走他也走,我站他也站,而且不断的盯着我,我就意识到是被邪恶跟踪了。当时很害怕,心想我不能回家,也不能去同修家,不由自主走到了仓买,买两袋酱油后出了仓买,见夹包男士急速往西走去,又见一男士从我右侧仔细看我一眼,也慢步前走。因为它们跟踪都是两人一伙。这时自己才想起来了,赶紧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弟子,给弟子加持,弟子做最正的事。边走边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任何邪恶看不见我。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邪恶被甩掉了。到孙子同学的奶奶家,往窗外一瞅,只见两个恶徒嘀咕着走了。

还有一天,我和同修到车站广场讲真象,广场人很少,只有远处有两三伙老头坐着闲谈,南面有一辆白色面包车。我俩刚坐下,想一会给对面椅子上坐着农妇打扮的人讲真象。抬头看见右侧不远处站一个戴深墨镜的大个胖子,直视我俩。当时我俩几乎同时说,这里有邪恶,咱俩走!接着我俩就往东走,突然前面出现一个老太太,手拿小凳,走在我们前面,大概是从面包车里出来的,当时我们就意识到这是邪恶放出的诱饵。因为我们讲真象,那时大部分是老年妇女,邪恶之徒摸着我们的规律了。我口袋里装着真象光盘,还没发出呢。可是当时我俩都很清醒,发正念,我们同时发出强大正念,邪恶之徒一点没敢动。

师父说:“碰到问题就找自己。磨难也不会是偶然的,绝对是要去你什么心,然后叫你提高的。”(《法轮佛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究其根源,发现还是没有放下怕心。师父早就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师父的这段法更确切的说明了大法弟子只要是能放下自我,放下怕心,就能更好、更有效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我们地区是全国迫害严重的地区,每周都有资料点被破坏,人被绑架,或某某人发真象资料被抓走的消息传来。每听到这些时,心里非常难受、压抑,尤其很多都是熟人,平时和自己很不错的同修出事,真是非常之难过,对自己修炼受到不小干扰。但自己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法的坚信,遵照师父教诲做好该做的三件事。每下来新讲法,我们就三五一拨,开小型法会,集体学一学,对照自己找出不足,照师父说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我们这一片做得基本都挺好。

我认为,做为一名大法弟子,没有任何理由不听师父的话,没有任何理由不照师父的教导去做,因为我们都知道师父给我们的太多太多,为弟子、为众生承受了无法形容的痛苦,慈悲中为我们讲法,时刻看护着、保护着,遇到魔难时,慈悲解救着,为了我们,被邪恶谩骂、侮辱。这一切只有我们的伟大师父才能默默承受着。每想起这些,自己都是泪流不止,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愧对师父。师父说过:“我说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大家那颗心,修炼的心,向善的心。”(《在新加坡法轮佛学会成立典礼上讲法》)

我认为我们只有照师父说的去做,去掉一切执著的人心,修出无私无我的大慈悲心来,才能更主动的去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