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明慧网2004年12月9日】“沧桑一瞬是时间,正法造就新纪元;悠悠岁月荣与苦,只为此时了洪愿。”(《零四年元旦师父向大法弟子问好》)。请允许我讲一下这几年自己风风雨雨修炼的过程,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96年8月底得法的,由于学法时间短,看问题总是用人的观念衡量、看待一切。

有一天中午儿子放学回来,我开门一看他脸色很不好看,问他怎么了,是老师说你了?还是和同学打架了?他哇的一声哭了。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到底怎么了,我的心一紧,过了一会我问他,他才说:在回家的路上有一同学抢过他的帽子就给扔了,还不让捡,拿起来又给扔了,我不加思考的说:“太不象话了,他是谁?你知道他家吗?我去找他家长”。说完心里就不是滋味。心想我怎么能这样守不住心性。但话已经说了,在孩子面前又不能收回来,放不下架子,只好硬着头皮带上孩子就奔他家去了。他奶奶在家,我把事情经过一说,他奶奶说:“不能吧,咱家孩子可老实了,怎么能欺负人哪?”我说:“那就把你家孩子叫出来问问不就清楚了吗!”结果他家孩子说是闹着玩呢。回到家,我把事情和丈夫一说,丈夫急了,这可不行,有第一回就有第二回,我到学校非得好好教训他一通不可。我怕事情闹大不好,下午我就自己送孩子上学。来到教室,老师还没来,我看到那个学生,便当着很多同学的面狠狠的说了他一通。这时老师来了我又跟老师说了这事,希望老师能再说说他。这是什么心哪?得理不让人。第二天早晨炼静功,手、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功的感觉都没有,我一惊,心想怎么这样了,是不是昨天没守住心性说那个同学说的。我突然想起师父的话“谁欺负了你,你找他老师,找他家长”《转法轮》。这不正是说我吗?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这一点关都没有过去,功掉下来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中午孩子回来,我问孩子:那个同学欺负你没有,他说没有,我们还在一起玩呢。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就是自己平时学法学的不好,关键时刻没有以法为师,成了一个常人。正如师父讲的“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找到不足便到学法小组和大家一起切磋,使自己尽快提高上来。

有一天上班领导说现在活不多得有一部份人放假,其中就有我。如果我找找关系很轻松的就能留下,但我心想如果我上班了就得有人放假,那不给别人造成痛苦了吗,我是炼功人,还年轻,还可以到外面找活干,不能做损人利己的事。当晚炼静功时感觉头顶开了,心想这是好事别管它,继续炼。心性提高功也在提高,师父点悟我这件事做对了。

99年7.20以后,在学员中流传很多假经文,而且很不严肃,为了对法负责我跟外地同修说让他们收回还在流传的假经文。正在传抄假经文的同修当时不理解便说了我许多难听的话,别人劝也不听,后来有同修把这事告诉了我,她学说那人的话:你不是人等等……我笑了笑,同修不理解,问:你还笑?给我都气坏了。我说:“她说对了。我不是人,我是神”。正象师父讲的“一笑了恩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还说“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圆满。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是横在前进路上的一座山。”由于在常人中生活,大脑经常翻腾常人的事,心不静,尤其在炼功时,这时就背法“何为人?情欲满身。何为神?人心无存。何为佛?善德巨在。何为道?清静真人。”(《 洪吟》-人觉之分),那些不好的想法马上灰飞烟灭,头脑一片空白。尝到了学法背法的好处,有时间我就学法,走路、干活都背法,时刻让自己溶入法中,不执著常人中的事,就按师父要求的做。

2000年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和大湖区法会的讲法下来后,我们知道应该向世人讲清真象,清除世人头脑中被灌入的邪恶谎言。我们马上行动起来,开始发真象传单,讲清真象。由开始的几十份到后来的几百份。2001年年三十,我们几个同修还在本地坚持做着真象资料,好让世人早日知道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我们分工有序,我把资料分给了几个同修,她们各自回去做了。有一片的同修定好了没有来取资料,天渐渐黑了,我不能再等了,我便随身携带800多份资料出发了,心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将资料分成几包保存好,做完一包就回取另外一包继续做,边做边想:(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为的是让世人知道真象,谁也看不见我。有人问我就说找人,有人在门口时,就想一下让他们走,他们乖乖的就走了。就这样下半夜1点多钟,将800多份真象资料全部发送出去了。全身是汗,虽然很累但心里特别高兴。第二天我们周围传开了:“我们家得到法轮功传单了”,“马三家教养院把女学员投入男牢中……,政府太不象话了”,“法轮功能平反”等等,但也有受毒害很深的说了不好的话。

不管怎样,让世人知道了真象,这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一次外地一个同修要2000多份真象资料,我和同修A商量可以用他亲戚的复印机复印,虽然机器不好使可以分批复印。第二天母亲来电话让我马上去,听口气好象出事了,我一路背着法“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道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到了母亲家,母亲脸色很不好看,浑身有点哆嗦,并小声说是别的同修听A同修的单位同事说A同修進去了,是在印资料时,机器不好使,修理机器时被公安连人带机器一起带走了。我心想怎么可能呢?但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机器不好使,正印真象资料时机器出毛病时被抓,证据确凿。又一想没事,就安慰母亲说A同修不能有事,叫母亲放下心来。

第三天,A同修打电话给我,让我取资料。见面后我将此事一说,他笑了,说这是干扰,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由于资料都是外地同修供给,很不方便,和B同修商量我们决定自己做资料,经过懂技术的C同修的帮助很快我们的资料点就建立起来了。

有一次C同修被出卖抓走了,B同修打电话告诉我说:C同修被抓走了。我心里不好受……第二天,B同修又打电话说:他把你说出来了,你把东西收拾一下赶快走。我没有动心,心想没事,可又一想万一……,我马上给别的同修打电话让他将设备转移走,可设备拿走别的同修也用不上只是藏起来,可本地的经文和资料就做不了了,这时候我想起师父的话“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决定不拿走设备。就静下心来学法,整点发正念。这样又过了两天。星期一早晨7点半左右,C同修打电话急促的告诉我说:我已经把你给说出去了,很对不起,你必须赶快走,他们已坐车抓你去了。我问他:你怎么出来的?我交钱取保候审出来的,出来后马上打电话给你。这时我心里翻腾起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他们马上就到,我的第一念是决不能让设备损失了,还有那么多同修需要老师经文、明慧文章等资料,还有那么多世人需要我们救度……。必须马上转移设备。

我把东西收拾放好后回到家里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会这样?我什么地方没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回想这一段时间,自己没有重视学法,干事心强,还有怕心等等……。找到了原因,便又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到了下午2点多,C同修来电话说警察开车到我居住的地区周围转了一大圈,嘴里嘟嘟嚷嚷自言自语的说:“我们来这儿干什么来了?”便又迷迷糊糊的回去了。

这都是师父的保护才能化险为夷,事后悟到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没有过不去的关。

2002年由于叛徒的出卖,也是自己有漏,610和本地派出所来到我家抓我,我没有开门,在屋里发正念,不一会儿他们就开车走了,没想到警察在楼道口监视我家,并趁我儿子放学回家时强行進入我家。问我为什么不开门,我说为什么给你们开门,谁知道你们是坏人还是好人。他们便在我家强行進行非法搜查,我就发正念让他们什么都找不到,不让他们進入有电脑的房间,他们转来转去就是進不去那个房间,我知道这是正念强起的作用,又是师父在慈悲保护。结果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想为了保护设备先离开家里再说。他们将我带到派出所关在一个小屋里,我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听他们那一套。不一会儿两个警察進来了,其中一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他说了两句急忙走了。另一个警察双眼紧盯着我,想从气势上压倒我,我一边微笑着面对他并回答他的问题,一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烂鬼,他有些沉不住气了,不敢面对我,站起来便走了,嘴里还说着是有人把你给说出来的。不一会儿他進来拿着传票要送我到610去,我心想不能让他们把我带走,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呢,怎么能让他们带走哪?我就发正念让他们都看不到我,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从派出所走了出来,从此过上流离失所的生活。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到了外地继续做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事。

有一次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带着资料回到本地区,在火车上快到六点时我们准备发正念,突然车厢里大吵大嚷而且越吵越凶,一同修说怎么这么吵,刚才还是挺好的。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干扰我们发正念,我要发正念清除它们。过了一会儿车厢里就恢复平静了,我们就继续发正念,没受到任何干扰。之后想起了师父的话:“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有一天晚上我给同修送完资料,又拿回来不少空光盘和复印纸,装了满满一大兜子。回来的路上把车放在道边,在小摊上买点东西,这时感觉一辆车缓缓的从后面驶过来停在我身边,我抬头一看车上写着“公安”,车里有5、6个人都在往外看,因道上没有几个人,他们都在瞅着我,看看道边的自行车,其中一个警察恶狠狠的眼睛放着凶光瞪着我,象凶神恶煞一样要把我吃掉,然后又瞅我的自行车,我没有害怕,心想:我是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一边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及烂鬼,“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然后不紧不慢的掏钱买东西,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辆车足足停了5分钟,便又缓缓的开走了。过后回想一下真有点后怕。我知道这也是正邪的较量,另外空间的邪恶清理干净,人什么也不是。最主要的是师父的保护才能化险为夷,平安无事。通过这事我也总结经验,身上带东西时千万不要停留,思想上不能放松,时时刻刻停留在法上,遇到紧急事不能慌,要镇定并发正念,求师父保护,正念正信就能渡过难关。“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

还有一次我带200多份资料到一社区发放,快发完时,看到没发完的楼口有人,为了不让他们怀疑我就道边站着,身上一身汗正好凉快一下。一会儿手里拿着资料刚要走進那个楼口,突然对面来了两个警察眼睛正盯着我,这时我手里还拿着资料呢,藏在身上已经来不及了,就若无其事的发正念让他们看不见,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时一个警察还回头看着我,另一个警察说快走啊,看什么看,他们進了居民楼里,我马上向另一个方向走去,把剩下的资料发完。

这一件件事都是有惊无险,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下才能让我平安无事。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要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

个人体悟,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