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五日】我是河北省大法弟子,我是1996年9月得法的。得法前,我有乳腺增生、胆囊炎、坐骨增生、脑颈椎增生等疾病。严重的乳腺增生,吃药不管用,例假时非常痛苦,连死的念头都有。家里人也非常着急,但是没有办法。经人介绍,我开始了修炼法轮功。以前我们单位都下岗,1997年单位开始上岗,开始早晨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学法,下班后参加小组集体学法。经过集体和自己的学法,越看越深入,放不下了。我学法不求数量多,但讲究用心去学。不知不觉中我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在工作中,同事间的矛盾、环境很复杂、工作量也较大,自己明白这就是修炼的好环境,以法为师修心性。自己先从忍字做起,真善忍同修。身体逐渐都好了。这更使我增加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敬意和坚信、坚定。经两年多的修炼,身体、思想上都有很大的升华。

7.20开始了,说不让炼功了,同修们纷纷去北京上访。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我本也准备去,但没有去成,因家人下岗,孩子上学,我承担着家庭生活的担子,还想学法炼功。当时我也疑惑是不是该出去。于是我继续学法、炼功、上班,没有及时出去证实法。

2001年元月,天安门自焚案发生了,对师父、对大法都是极大的诬蔑。我看到后意识到:师父是来度我们的。我怎么能让师父的慈悲苦度白费呢。我决定放下生死,去证实大法。丈夫不修,但是孩子相信和支持。我跟孩子说:“妈要去北京,如果不回来,你就和你爸爸好好过日子。”孩子哭了:“妈妈你干啥,好像在生离死别。”我于2001年2月26日到了北京天安门证实师父和大法的清白,打出“还师父和大法清白”的横幅,被北京恶警绑架,我拒报姓名和地址,恶警让我写字对条幅的笔体,企图進一步迫害我,我也拒不配合。最后因普通话说的不好,被本地驻京办事处的恶警认出乡音。这样,我被本地派出所直接绑架回本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里面和同修们关在一起。

刚進去的时候,我怎么也不能理解:我们在什么样的社会里生活呀,师父的法是千真万确的,我们都在修炼,修心向善做好人,倒被关進监狱了。我心碎得直哭。经过十几天同修们的互相切磋,我静下心来,想到师父的法。我们学的是性命双修的宇宙大法,我决不让邪恶碰到我纯净的身体,我要出去,这里不是大法弟子该呆的地方。想到这里,身体一震。这样没有受刑,一个月后被家人接回。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连续6、7天到我家骚扰,给家人精神造成很大伤害,派出所勒索家人4000元,外加押金600元,说是车费。我出来后,派出所、街道不断对我進行监视,单位领导和局领导都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扬言我不放弃修炼就要开除公职。当时我很坚定也很清醒:“你们拿工作压我,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工作中表现如何,你们最清楚。我现在公安局也進了,监视也坐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你们领导看着办吧,我修炼的心坚定不移。”他们看我这样,局领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单位领导说:“你知道好,就在家炼吧。”我跟单位领导讲真象,这之后领导对我一直很好,还说:“你们做好人,早晚给你们平反。”市公安局逼迫我参加转化班,单位领导当保人,不送我去。过几天分局、派出所又来单位,又要送我到洗脑班,单位领导又挡住了。派出所后来催的很紧,领导到家告诉我说:“刚开完会,又要送你,我来告诉你一下,你就在家炼吧。”当时电视里天天播放诬蔑大法的内容,我不去上班,工作也没了,只好出去打工。这时,派出所、街道又找到家里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可是后来怕心出来了,架不住他们的围攻,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事后我知道错了,可是还用那颗狡猾的人心在给自己辩解。

一年后,我与同修到北京发正念,被非法绑架。我在屋里不停的发正念,同时呼唤我家人的名字:赶快把我的大法书籍帮我收起来。我旁边一名大法弟子被6、7个恶警用电棍电、打,电棍没电了,他们又去仓库拿来大电池的电棍电,当时这位女同修就被打得小便失禁。另一个同修是被拳打脚踢,我听的同修们的惨叫声,我就说:“你们不要打她了,她是炼功人,又不是坏人,你们不要打了。”恶警就过来电了我两下。直到那位同修被打的喊了一声:“师父救我。”这时他们才住了手。我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我们被接回当地,半夜送到看守所,搜身时把我身上仅有的30元拿走,连我的手表都抢走了。另一同修被搜走50元。在北京被恶警毒打的那位伤的很严重的同修,生命垂危,但看守所没有人管。号里怎么喊说:“人不行了!”看守所就是没人管,一直到同修停止了呼吸。这位同修,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在非法关押期间,同时在的有4个同修,她们被非法关押好几个月了,后一位同修被非法判刑。又進来了两个,我们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在一起有时也有矛盾,我有点不理解:跟常人能做到忍,可都是炼功人哪,怎么也有矛盾?后来自己学法悟道:跟修炼人也要做到忍,想想自己哪里错了,一直向内找自己不足的地方。我们开始绝食,6、7天时,她们都躺下了,我没有躺。警察找我谈话:“为什么你没有躺?”我说:“我要有一口气,也要站起来,这就是大法的超常之处。”快两个月的有一天,我突然悟道:我不能在这里老呆着,我要出去。我开始与旧势力对话:你们不要用坐牢形式来摧毁我的修炼决心和意志,我要一修到底,我失去生命我也乐意。我又想,我学的是宇宙大法,我不该死,我不能死。没等几天,家人将我接回,警察勒索家人4000元。

刚回家半个月,派出所和办事处汽车、摩托车来了一片,到我家来抓我。我正在做饭,丈夫在院里干活,恶警们進家就说:“收拾东西跟我们走一趟,给你办个班。”我想到师父曾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耳边响起“不配合”三个字,是师父的呵护,我立刻头脑非常清醒。我大声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千真万确。国家新法律、旧法律上也没有写炼法轮功的不能去北京。我一没偷、二没抢,我们修正法、做好人有什么罪?我今天就不离开我家半步,我哪儿都不去。”边说我边拿起扫帚扫地,他们开始往出退,退到院里,我还边说边扫,他们又都退出去了。我丈夫也听见了,过来说:“刚回来,你们让她去哪儿?我知道她没干坏事,她炼功人不会说假话。我这回不给出钱,看你们关她到什么时候。你们让她走也行,给我把罚的钱拿回来。”他们给政法委打手机说:“她男人不让她走。”然后开始软下来,说:“让她去签个字。”我丈夫还是不让走,僵持了一两个小时,我不停的说:“我修的是正法,做的是好人,没有罪,你们以后少来骚扰我。”最后他们只好走了,再也没来。

我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可是邪恶更加疯狂迫害我们,由于家庭环境相当不好,给我带来了很大干扰。每次我都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了过来。以后我加倍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排除一切干扰,正念正行,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清醒理智,让师父放心,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