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一年九死一生 回乡探亲又遭残害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清莲(化名)是一位在大学得法的青年,他在方方面面都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大法使他懂得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真、善、忍本来是人的先天本性。人不好的思想,不好的观念,是在人类社会这个大染缸中后天形成的,是后天形成的这些观念指使人干了许多错事,造下了业力。修炼法轮功就是洗净自身的业力,返回到人的先天本性上去。在社会上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做个超常的人。

2001年3月的某一天,领导叫清莲写保证书,并说:“我市已经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抓起来送进了监狱、拘留所,是我们单位领导向上级写了保证书,你才没有进去。但是这份保证书你必须得写,还要狠狠地骂你们师父和大法,才能过关,不然的话,只有把你交给610。写好了交上来,就没有你的事了。”清莲心里想,就是一个普通百姓也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叫我骂师父、骂大法,我还是个人吗?这不是叫我出卖自己的良心吗?我绝对不写!也绝对不能叫他们抓走!他对监视他写保证书的同事说去上厕所,就走出了机关,搭上“面的”离开了这座城市。

清莲穿的衣服很少,他只好向南走,他手中只有几块零用钱,每天只吃一餐,他不敢停留。几天后钱花光了,他饿得昏倒在路旁,一位好心的饭馆老板救了他,让他饱食一顿。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把自己的遭遇如实地说了一遍,老板很是同情,挽留他在饭馆打工。他说还在610管辖区内必须得走。老板送他一辆旧自行车和一袋馒头。他白天要口饭吃,找个人不到的地方学法炼功,《转法轮》时时带在身上,困了倒地就睡,晚上就赶路。他正在公路上骑车南行,迎面开来一辆警车,警车和他擦身而过。听车里的人说:“就是他!”警车停住,清莲骑车飞奔,警车调过头来,清莲下道,警车也追过来。这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小道,警车开起来又颠又晃,一边还是深沟。清莲见弯就拐,急不择路,也不知前面等待他的是什么?骑着骑着,车子腾空飞起来了,原来前面是个悬崖。他根本也没想飞车的危险是什么,一声巨响,自行车摔碎了,车轮飞出好远,清莲昏死过去。 听到响声,警车停下来,用手电筒照到了悬崖下面的清莲和四分五裂的自行车。车上的人说:“算啦,他又不是罪犯,一个炼功的人,弄个死人回去咱们怎么交待?别人送回去,是他自杀!那多好说呀!”警车开走了。

刺骨的寒风把清莲吹醒,他看到那四分五裂的自行车,明白了是师父在保护他。他不敢在此停留,一直向前走。天亮了,他才看清这里已经是山区,他开始向山顶上爬,快到山顶了,肚子饿得咕咕乱叫,浑身酸软无力,往山坡上一倒下,就有一种要死去的感觉。心想:我不能死在这里,只要有一口气,也得爬上山顶,才有生的希望!他爬上山顶,四处眺望,光秃秃的山头,群山起伏,透着一股没有生机的穷气。怎么样才能走出去呢?他困惑了。转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修炼本身就是苦就是难!有法在有师在,什么困难也不怕,师父安排的道路,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都能过得去。下山!只要有路就会遇到人!想到这里一股暖流充满全身,忘记了饥饿和疲劳,又翻过一座山头,才看到一位放羊的老人。这时已是日落西山的时候,他撒腿就跑,边跑边喊:“老爷爷,等一等!”老人听到喊声,往这边眺望。

清莲跑着跑着,两腿一软,眼前一片漆黑,又昏死在山坡上,等到他醒来时,觉得浑身暖烘烘的,原来自己在老人的怀里。老人看他醒来,激动的眼泪颗颗掉在清莲的脸上,他趴在老人的怀里哭了。老人说:“小伙子,你能走吗?咱回家,走不动,我背你。”这哪是象陌生的老人,就是自己的爷爷。老人一边扶着清莲,一边吆喝着羊群,又翻过一个山头,才看到山脚下,有一座用泥和石片垒起来的小石屋,这就是老爷爷的家。老爷爷的屋里很简陋,但是很温暖,他饱饱地吃了一顿,老爷爷才问他,为什么会昏死在没人到的荒山上?清莲又把自己的遭遇讲述了一遍。老人说:“没办法,再有理,胳膊也是扭不过大腿,我这辈子没儿没女,是老天爷把你送到我的手里,你就认我做干爹,和我一起放羊,谁也不会找到这里,等法轮功平反了,你再走。”清莲说:“老爷爷对不起,我不能藏在这里,我有我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会报答你。”第二天和老爷爷挥泪而别。又走上了南行大道。这时他已经没有原来的样子,满脸长着长长的胡子,头发任意长,乱成一团,和胡子长在一起。

他只有一个目的离开危险区。可是只凭两条腿要走出这个区这个省是很难的。有一天,忽然刮起了狂风,下起了倾盆大雨。清莲正走在夜行路上,浑身淋得象从水里钻出个人来,他下了大路走进了一个村子,好容易在村口找到一处小庙。拧去身上的水,找墙角倒下。刚一会儿就冷得浑身发抖,他爬起来满屋转,想取暖,想找点避寒的东西。在供台上发现了一个又脏又破的编织袋,他把它缠在身上,还是阵阵寒气逼得人喘不过气来。他想可能是淋雨感冒了?不对,大法弟子没有病。正法时期师父和弟子同在,他盘腿打坐炼起功来,一会儿一股暖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遍全身。身上变得暖烘烘的,很舒服。炼完功,倒在地上美美地睡了一夜。等他醒来,天已大亮,从此他告别了寒冷。他顺小道往南走,也不知穿过多少村庄,到了傍晚,他才感到肚子饥饿。停在一家门口,象所有的乞丐一样,对着门里喊:“有剩汤剩饭吗?给口吃吧。”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看了他一眼就走了。他很难过,知道这家人不会给他东西吃。他走到村口,浑身无力,在路边坐下来,把头埋在两腿中间。心想:今天晚上饿着肚子怎么赶路呢?这时觉得身前站了一个人,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位中年妇女,揣着一碗米饭上面还有菜。来人说:“叫我到处找你,你怎么不等一会儿呢?我去给你拿饭去了,哪有你这样要饭的,喊一声就走,那不得饿死吗?”等清莲把饭吃完,来人才问:“看样子你也不象要饭的,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能挣口饭吃,为什么要饭呢?”清莲就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这位中年妇女很是同情,就说:“有骨气!做人就得有良心!你别要饭了,到我家去,帮我干点活,等着法轮功平反了,你再回家。”清莲说:“谢谢大姐的好意,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不能躲在你家。”

清莲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向民众讲着真象。一开始是无意识地做,后来是理智地在做。他走到哪里,把大法就洪扬到哪里,把真象讲到哪里;把邪恶坏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揭露到哪里,救度众生到哪里。每个见闻到真象的人,又是一个活媒体。清莲身上的衣服烂了,知道了真象的人送他衣服穿;他的鞋破了,知道真象的人送他鞋穿。都对他象亲人一样挽留他,他都谢绝了。有一天傍晚,他想要口饭吃,继续赶路,看到路旁有个独家饭店,门口摆着几张桌子。他看到桌子上的剩饭菜,就问:“还有人要吗?”这一问,惊动了另一桌上喝酒的人。其中一个人喊道:“就是他!可找到你啦!”清莲撒腿就跑。三个人站起来就要追。饭店老板急忙拦住去路:“哎!哎!你们吃饭还没给钱呢!不就是个要饭的吗?付钱再走,一共130元。”其中一人忙付钱,老板问:“你们追要饭的干什么?他杀人啦,还是放火啦?”三个人齐说:“是炼法轮功的。”老板说:“那就积点德吧!炼功不都是为强身健体吗?干吗非置人于死地呢?人家都逼成要饭的花子了,干什么还不放过人家呢?”其中一个人说:“唉!没办法,上级的命令,我们是履行公务。”三个人忙着追赶清莲,但是老板的话也触动了他们的心灵,虽然在追,可是劲不大,从心眼里也不想追上他。清莲可是拼命地跑,见弯就拐,想甩开追他的人,也不知跑了多久,夜幕降临了,跑着跑着,前边一条河,拦住了去路。后边的人喊:“站住!再跑就开枪了!”清莲好像既没听到喊声,也没看到河水,从水皮上就趟了过去。三个人一看,惊呆了!其中一个人指着清莲说:“咳!咳!你们看真是碰到神仙了。”另一个人说:“都说炼法轮功的人神,还真叫我们开眼了。”三人不约而同地说:“咱追不上,回去吧。”清莲上了岸听不到后面的动静了,回头一瞅,那三个追他的人已经走了。他停了下来,定了定神,看着那流水的大河,心想是师父在保护着我。这已经是深夜了,正好是上路南行的时刻。一直到春暖花开,绿色覆盖大地,他终于出了省界。不知不觉地来到岳飞的故乡,就在这里找到一处打工的地方,安顿下来。

春节到了,人逢佳节倍思亲。在清莲流离失所的这一年中,父母每天以泪洗面,先听人说清莲摔死了。又听人讲他淹死了,还听人说他被车撞死了。但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儿子早晨高高兴兴地去上班,就这样儿子没了,两位老人在痛苦中煎熬着。清莲思念父母,也为了让父母放心,就决定回家探亲。他半夜回家,第二天半夜又出走,被恶人发现,报告了610,610按清莲出走的方向开始搜捕。他在干活的地方被绑架,押回本地区监狱。清莲从被抓的那刻开始,不吃不喝不说话,表示抗议对他进行的一切迫害。根据本地区上报材料,将清莲判刑三年。把清莲送省监狱。省监狱负责人,一看抬下一个只剩一口气的人来,拒绝接收。又把清莲押运到省另一处监狱;监狱负责人看清莲就要断气了,也不接收。最后把他送进洗脑班,洗脑班里关押着近百名大法弟子,年龄最大的是农村卖花生的老太太,已经78岁了。其次是本地区有名的老模范、老先进、老党员、老工人,刘××,77岁。

现在是2002年的3月份了,清莲九死一生,还是被恶人抓进了洗脑班。610把清莲交给了从省劳教所里放出来神志不清的“转化团”,神经病一样地“转化团”8个人一拥而上。不让清莲躺着,用手抓着他的头发。两个人扒着他的眼,不让他睡觉;不喝水就扒开他的嘴,不让他闭嘴,牙闭着就用各种工具撬他的牙,还大声喊着:“不让他睡觉,困死他!”“打死他,揍死他。”610怕把清莲真弄死了不好交待,又把他送进医院,在医院里,外间屋有两个民警监视,还要把清莲的腿铐在床上。医院给清莲插上管子,每天灌一点流汁,维持着他的生命。2003年十六大期间,以避免清莲逃跑为借口,又把清莲的母亲抓进洗脑班。到今天为止,已经是2004年元月份了,清莲还是象植物人一样躺在医院里被人监视着。

这就是发生在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事例,从2001年到2004年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