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日夜骚扰使我全家不得安宁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97年,我们夫妻二人有缘修炼法轮大法。自从得法后,我们家庭和睦、身心健康、事事顺利,而且更懂得了人生的道理,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无私无我,不图名利。我们为得此大法,感到高兴。我曾经被大法神奇地挽救了生命。

事情发生在99年3月8日。我和本乡一位朋友去河北省遵化灵车,由于路途遥远,再加上劳累,在回来的路上,朋友开车我休息,谁知竟发生了意外。车撞到了树上,把我撞得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被送入医院抢救。到医院需要做手术,可医生说:“手术成功率很少,也许会死在手术台上,也许抢救不过来,也许会成为‘植物人’,需要4—5个小时的手术时间。”结果40分钟就顺利完成。我昏迷了8天8宿,在第8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的身体到了地狱,在地狱里看见了许多邪魔烂鬼。一共走了三处,在第三处发现了自己的身体,看见了自己头坑坑洼洼,已不完整。后来看到师父在我头部贴了三下。忽然我从床上起来,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后来才明白自己被抢救过来的过程。同号病房的病人和医务人员看了我很惊奇。第二天回到家,我一点药也没吃,休息几天后,正常干活了。大法在我身上出现奇迹,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勇猛精进、紧随师父。

这么好的大法,这样慈悲的师父,教我做好人,学“真善忍”。可7.20以后,却受到了江氏集团的迫害,它用了古今中外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蒙骗世人,我也是身受迫害的一员。

2000年7月,我正在家中干活,派出所4个人来我家,把我骗到派出所押了一天一宿,而且还让我必须交200元钱,写保证才放。我执意不配合他们,给他们讲真象,后来我用正念顺利到家,也没交无理罚款。

2000年11月、12月,邪恶猖狂,迫害大法越来越严重,使大法受到不明的冤屈。于是,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还我们大法、还师父的清白,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和一位同修,顺利到达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我双手举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不一会儿,恶警追上来,把我们踢倒,我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按住我,警察用各种方式逼我说出姓名、地址,我坚持不说。警察开始使用暴力。一次,恶警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鲜血直流。一次,恶警揪住我的脖子不放,使我喘不上气来。好几次审问中,打我嘴巴子,用手铐,背铐我的手。每天都在审讯中,当我快承受不住时,我想起师父和大法,就有了力量。我忍受着这种虐待,坚持向警察讲真象,而且绝食抗议14天。后来他们把我送到北京“东力看守所”,他们还不停地审问我,我坚持绝食抗议,而且用强大善念讲真象。后来,看守所的警察被感动,他们不经当地派出所、政府放我们回家。可是村里不法人员为了一点利图,仍向上汇报,最后又把我们送到派出所,并且拿走了我和另一位同修身上的1200元钱,至今未还。后来在关押我们期间,他们骗了我们家属5000多元钱,又把我们送到拘留所押了20天。这期间,家人受骚扰,丈夫被逼得晚上不敢回家,家中只有一个孩子和老人。有一次,派出所7个人夜间私自跳进我家,翻得乱七八糟,孩子和老人吓得不知所措。

从拘留所回来以后,政府职员一天来骚扰一次,使家人天天不得安宁。

2001年夏,七月份,我正在家中干活,突然派出所带几个人来我家,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什么也没翻去,可他们却要把我带走。我抵制迫害,继续讲真象,他们不听,一个人抓我的腿,一人抓我的胳膊。孩子看了,吓得直哭,抱着我另一条腿不撒开,恶警把孩子从1米多高的台子上拖下来,孩子的腿被拖流血。那些恶警还执意不放我,他们让我劝劝孩子。当时,我孩子被吓坏了,只是哭,我说什么,她也不听。于是,我用强大的正念善意给警察讲真象。他们最后觉得理亏,放下我,走了。

2001年10月份,刚干完活的丈夫回来还没吃饭,村里为了凑足看守所办转化班的名额,为了挣钱,又带了一些人强行带走了我丈夫,在洗脑班押了22天,给我们家造成经济损失2000多元。

2002年,恶人猖狂,让人无法安宁,日夜追捕骚扰,害得我们在山上、在玉米地躲着,不敢下山,受了无数的罪。

四年多来,我们受尽了迫害和骚扰,此类事不胜枚举。大法是清白的,大法弟子受迫害是冤枉的。望人们明辨是非,分清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