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上见义勇为 反被非法劳教三年


【明慧网2004年2月11日】2000年10月1日我去北京上访。约在8点30分在天安门广场国旗南30米处,一群恶人(便衣警察)殴打一个即将分娩的妇女。我前去制止,说了句: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王法吗?随被一帮武警与便衣毒打,当时被打昏。清醒后一摸头上全是包,满脸是血,鼻子嘴巴流血不止。我盘腿坐着,旁边一个可能是河南籍战士看着不让再打了,说再打出人命了。大约9点40分左右恶警把我抬到临时拦下的公共汽车上,我们车上装有40多人,都是大法弟子,被送到北京宣武区看守所,下车时衣服上全是血,也都扯破了,鞋也打丢了。每人进行了登记,在访登记表上,我说出了是来证实大法,并说在天安门广场见义勇为事情的经过。登记那个警察好象挺明白真象,说了很多有良心的话。

10月2日晚我被接到吉林办事处,一个不足20平米关了我们40多大法弟子。10月3日吉林市政府组织各区610头子,警察共计一百多人把我们强行戴上手铐包专厢劫回到吉林市。到江南派出所我被副所长打了20多个耳光。原因是恶警让我承认是我组织去北京上访的。派出所敲诈我200元,江南街道书记敲诈我家属一千元,说是在北京住店的费用,不给收据,这与土匪有什么差异呢?

10月4日恶警又给我非法判了治安拘留15天,其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见义勇为,却遭拘留,这就是江氏集团迫害好人的真实本性。10月9日突然改换去看守所。10月28日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把我直接送到欢喜岭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三年劳役迫害,警察管教黑社会打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谁迫害大法弟子越凶越残忍,手段越毒辣,谁就能封官加奖赏。强迫一个大法弟子违心表态,奖励1-3千元。欢喜岭劳教所韩晶、刘某都是残害大法弟子的凶手而封官加爵,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郭某、郑某、唐X、李X、杨X、冯X等都是死心塌地为江氏集团卖力卖良心的典范。

由于长期受到摧残,2003年7月16日我开始大便失禁,脖子以下没有知觉。7月28日恶警告诉家属带钱去长春治疗,当时已危险到极点。长春中日友好医院因不让陪护人太多,去省第三医院,确诊为脊髓炎。第二天家人付医药费2000元;第三天要4天医药费4300元,出车费被彭大队以私车为名索要50元。7月31日回饮马河。脉搏极弱,在每分钟24以下,全身无知觉,病情加剧。邪恶的劳教所仍拖着不放我,让家属签“后果自负”的签字,并以如果再去上访连家属一块抓相威胁,强迫家属放弃信仰。回家后,这些症状不治自愈,现基本上康复,在医院每天一千元不见好,反而加重,回家后天天炼功病好了,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由于受江氏集团的压力,单位市政建设总公司给我单方面开除了,我回来后多次去找他们,他们都相互推脱说不知道,有的说找到文件就恢复。孩子上学,妻子本无工作,我又被开除公职。恶徒们以为这样就能改变大法弟子的正信吗?恰恰相反,使我更加认清了邪恶,同时我会一如既往的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让世人知道江氏的恶、邪、毒。江氏集团对大法的迫害诬陷登峰造极,但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真象大白于天下,邪恶将受到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