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绝处逢生 遭迫害夫妻入狱 【明慧网】

修大法绝处逢生 遭迫害夫妻入狱

【明慧网2004年2月13日】修大法绝处逢生

我是九四年考入吉林省农机校的,可没念一年半便患上了脑垂体瘤病,不得不休学在家。经过手术放疗后,花了近万元病情却仍不见好转,家人为我操碎了心,真是求医无门,寻药无方。

就在这时,我遇见了法轮功。经过通读《转法轮》,我被书中那深奥的“真、善、忍”法理所吸引。李老师在书中教导我们,做人首先要为别人着想,要与人为善,处处考虑他人,不断提高心性,以至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崇高境界。我从《转法轮》书中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从那时起,我迷失的本性开始复苏了,心灵被大法所净化,身体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为真正的自我而高兴,我要告诉所有认识我的人——法轮大法好。

邪恶迫害使家庭破碎

99年7.20以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在家再也坐不住了。我决定去北京上访。2000年12月初,我走上了天安门,在广场上打出了法轮功真相横幅。后被抓,送回当地,关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那里的警察很邪恶,他们表面上打着“教育、感化、挽救”为幌子,实质上却是毫无人性的迫害。他们唆使犯人打大法弟子,记得有一个叫孙世忠的大法弟子,50多岁,就是在教育队被犯人打死的。当时所里严密封锁消息,搞得很紧张,但最终恶人的恶行还是被曝光了。还有一个大法弟子叫孙志刚的,由于抵制邪恶迫害,多次遭恶警及犯人毒打,脸被打变形了,牙也被打掉了,后来经所里检查,说是有病送公安医院治疗,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消息了。所里警察让法轮功学员们干超体力的活,他们让学员拉犁,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多次跟劳教所警察们讲,我炼功后身体所发生的变化,大法使我们全家受了益。但他们却为了多得点奖金,为了讨好领导,昧着良心迫害折磨我。有个叫张新的队长,还有一个叫王伟的,他们逼我写所谓的“五书”,不写就用电棍电,拳打脚踢,还用犯人对我施加各种压力。那种环境真的很恐怖,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最后劳教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超期关押我。四个月后,我没有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向恶人违心妥协了[注]。

出来后,我很痛悔,由于自己平时没有做到精进实修,导致了在真正考验面前过不去关,给无量慈悲的大法抹了黑。

在我进京后,当地镇政府抄了我的家,结婚新买的冰箱、彩电、单放机都抢走了,就连我父亲家的耕牛也被牵走……邪恶的株连,给忠诚、朴实、善良的父母精神上造成了严重创伤,至今不能愈合。爷爷在我被关押期间去世了,那年正值87岁,我一个做孙儿的,一点照料老人的责任也没能尽。我的妻子也是学大法的,她为了躲避恶人骚扰,在农安打工期间被恶人举报,至今被非法关押于黑嘴子劳教所……

面对家庭在迫害中的巨大损失,亲人们也有埋怨。我告诉他们,炼法轮功没有错,错的江××,是它不让人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也不让,也要“转化”;是江××不顾百姓死活,使本已因修炼法轮功而得到健康的身体人们再度受摧残。

我知道,象这样受迫害的何止万千。我真诚地希望世上所有善良的人,都能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浩劫。同时,我也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住手吧!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一个迫害好人的人都没有逃脱法律的严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