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红岗区拘留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0日】我是大庆市杏树岗镇杏东路居民。自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强健;我是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一直坚持修炼。

2001年9月29日,杏树岗镇街道主任陈东方和610不法分子王福臣等,私自闯入我家中非法抄家,翻出了我在街上捡的一张传单后,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不经任何法律手续又把我送到大庆市红岗区拘留所。当时的所长(正所长朱纯河、副所长郑国良)当日值班管教孙忠信,把我送入监号。监号内还有一位同修是被送劳教检查身体不合格退回来的,它们不但不放人,还继续关押。我们俩人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绝食到第四天,拘留所的恶徒和杏树岗镇的不法分子610主要负责人张文英(女,现已得糖尿病遭了恶报)、王福臣、林少山(现已调离)等在一起商量打算给我们灌食。一看身体状况不好,谁也不干,都怕担责任。它们就用伪善的办法欺骗我们,答应让同修十月九日来接我们。我们信以为真,就吃饭了。结果到十月十日也没来接,才知道上当。我们俩又一次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结果把那位同修放了。我一直绝食到15天,它们认为拘留期满才放我回来。

2001年12月21日,我和同修在去往龙凤的公路上一起挂条幅,被红岗公安分局的分局长刘连生抓住,带到红岗公安分局,因我不配合邪恶,什么都不说,邪恶之徒翟利、张来福、李继安拽着我的衣服打嘴巴子,还不干不净地骂我。同时被抓的还有其他两位同修,也都遭到了毒打。其中一位女同修脸都打肿了,它们把我们一人关一个屋里,那位男同修还被它们用电棍电。因我不配合邪恶,不在拘留证上签字,又被毒打。第二天早上,恶警把我和这两位同修强行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后来红岗区治安科邪恶之徒高贺恩、王占林提审,王占林又对我进行毒打,还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把头撞起个大包,半个头都肿了。还不罢休,又抬脚踢了我两脚,咬牙切齿地一个劲骂。另一个恶徒高贺恩说:打得轻。又打了我两个嘴巴子。后来把我送回监号,我的腿肿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后来从看守所又把我和其他几位同修转到红岗区拘留所,15天后又转到大庆市收容所。二个月后,恶警们不但不放人,还给我加期十天,送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劳教。我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体检时发现有胸膜炎、胃溃疡、甲亢等十几种病被拒收。恶徒还是不放人,又把我送到红岗区拘留所关押40多天。我和其他同修再次绝食抗议,家人多次去要人,也不放。它们还给家人捎信说:你家人有病,你们来接。家人来接时它们却不放人,让家人请它们吃、喝、玩、乐,后来又向家人勒索钱。我们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好!我们一定坚持下去。最后因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恶徒才让家人接回。

我被非法关押在大庆收容所期间,张文英(女)还叫杏树岗镇派出所的不法分子赵某去我家勒索600元现金,威胁说我的家人说:不给就将我劳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