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依法上访的过程中受迫害被勒索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1997年6月12日,偶然碰到一位朋友,和她一起去了一家炼功点,无意中有缘得了大法。从此每天到炼功点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我才真正明白了人为什么而活。师父的谆谆教诲使我知道了在以往的人生道路上想弄明白但始终不得其解的许多真理。大法不但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谛,还使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以前患有“美泥尔综合症”、失眠、便密等顽症,得法以后静心学法炼功中,这些顽疾什么时候不翼而飞都不知道。这样一来全家人都高兴,大法给我和全家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和幸福。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这个恶首,看修炼法轮功的人那么多,有数以上亿的人那么爱戴他们的师父,竟然妒火中烧,无视国家法律,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血腥迫害。从此,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公安局、街道、派出所、单位就开始对我不断的骚扰,每到敏感日就骚扰一次,连大年二十九都不让我们安宁。单位、公安局等都不让我说真话,家人也由于害怕而开始对我不理解,于是我想到了进京行使公民依法上访的权利,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2000年7月18日,我到火车站买票刚要上车就被当地公安人员截回,在县看守所无理关押了18天才放出来。回来后,上边安排邻居黑白地监控我。

2001年11月23日,我与另两名同修一行三人又一次登上进京上访之路,终于来到天安门喊出了我们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 我们被天安门恶警抓住关进广场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数小时后送到昌平派出所,在那里又被关在铁笼子里,一关就是三天,连夜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由几个人轮流看守,然后给每个人戴上手铐子动也不让动,动就骂。恶警搞车轮战,趁我们身心处于极度疲惫神志不清的状态,逼迫我们报出姓名和地址。

28日晚送进昌平总局看守所,关押的人特别多,挤得无法睡觉,29日送到黑龙江驻京办事处,12月5日被汤原县公安局和我的单位派人把我接回本地,关进了看守所。被关押了33天后,我和另一同修一齐被非法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白天干活、晚上被逼着看污蔑大法的录象。后来我悟到不能顺从配合邪恶。

第四天,恶警于文彬假惺惺地关心我,其目的是要转化我,没达到目的就把我送“严管队”,每天来一个人洗脑,共7天去了7个人。我没有妥协,坚定修炼大法。恶警把我送进洗脑班,在那里我被迫长时间超负荷地干活,稍不顺意就连踢带踩我的脚。我决定抗议,不干活不顺从邪恶。恶警说我老顽固,假装谈家常不让我睡觉,我开始绝食抗议。绝食第3天他们给我插鼻饲,对我残酷的迫害延续了13天。

后来我的各种顽症、脑梗、心梗突发,人都这样了他们还把我送到噪音特别大的房间里,导致我手脚抽搐,他们安排护理假装关心来想转化我,他们还是没得逞,就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折磨了9天,后我的血压升到200,生命出现危险,他们怕担责任才把我放了出来。

从2001年11月23日到2002年7月16日,从天安门到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的过程中,不但身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在经济上以各种名目接二连三地被他们勒索数千元,给我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