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段经历: 到哪里都要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我是2000年10月4日和一位同修进京证实大法的,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关到了天安门一个派出所的笼子里。听说当天抓了几百人。中午1点左右,把我们装进一辆大客车里,开了很长时间,在一个新建的大楼门前开进去,大门没有牌子,我们问这是什么地方,带队的中队长说不知道。车到了大院里停下来,大院里还套着一个院,里面是不高的平房,门口有棵树,在门口被树半遮挡着有个牌子“犬类研究所”,如果不注意是看不到的。我说:“怎么把我们拉到犬类研究所来了?”车上的警察慌忙说:“不是,不是”,然后把我们押进看来是新建的看守所中。一进门头一个房间里是监控室,里面有电视。中间是过道,两边大牢房已装满了大法弟子。我们经过了好几道门,牢房很高,没有窗户,在房顶能看到下面,大约一小时后又把我们押了出来,各个监号的的大法弟子都被陆续带走了,有的被恶警打的已经不能走路,头上缠着纱布。这回拉我们的大客车座位全拿掉了,让我们一个挨一个的坐在地板上,不让看外面,我们这一车大法弟子都被拉到石景山看守所。

10月14日被关进佳木斯看守,11月30日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我被恶警带到了三楼,5、6个邪悟者开始灌输邪悟的东西,4、5天后它们见我不转化,就把我带到了二楼,后来才知道又进来20多名同修,我们都被单独隔离,每个坚定的修炼者,都有两个包夹,每天都有邪悟的来灌输邪悟的东西。过完年让我们挑小豆,后来又糊纸盒。这时我们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们20多个同修都不配合邪恶,都不干活,恶警开始对我们进行迫害。把我们关在很小的房间里,大伏天不让洗衣服、不让洗头,坐小板凳看诽谤录像,我们不看,恶警就把我们5人带到楼下铐在床上,躺着不让动,大小便只给开一个铐子。我被铐了7天,另外3名同修被关在另一个屋里铐了18天。

我快到期的时候,已经填完回家的票子,我悟到:诽谤师父的牌子还在那里挂着,我怎么能这样回家哪?我们到哪里都要证实大法,为什么在劳教所就不证实法呢?几个同修切磋后,在一天早上开饭回来,我们就把诽谤师父的牌子摘了下来,当时恶人乱作一团,恶警及刑事犯人使劲拽我们的头发,使劲往下拽我,我摘牌子的手就是不松开,在同修的齐心协力下,牌子被拽了下来。恶警刘大队进屋就给了我几个嘴巴子,恶警张小丹在走廊里连喊带骂,大队长何强把我们集中到一个屋里,眼睛都红了,让我们到操场上去,刚到操场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一顿大嘴巴子,当时我两眼冒金星么也看不见了,幌了几幌,在同修的搀扶下没有摔倒。那几天,真像天要塌了一样。恶警强迫我们劳动,我们不干,就调去了5、6名恶警把我们围起来,还把我们关在一个小屋里,扒光衣服强行搜身。当时因为摘牌子有四个同修被加期1-3个月,我被超期关押一个月后绝食抗议,十几天后闯出劳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