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下坚持修炼、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最近看了《明慧周刊》中建议大法弟子都要拿起笔来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迫害。其实我早就想往明慧投稿,可我文化很低,又是个山村庄稼人,怕写不好,这次我下了决心:给明慧写稿与同修交流。

我是98年冬天得法,一个月后,找到了炼功点,这以后,每天早晨4点到炼功点炼功,晚上下班又到学法点儿学法。没过几个月,到了7.20,我和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因走的急身上只带了30元钱,一路上都是靠同修们的帮助。我们去北京往返两天,被抓四次,最后只剩我们13个人,半夜坐车回来。到了住所不大功夫,包工头找到我说:“你赶紧收拾东西快走。”去时说的是每天21元,干了五个多月,走时少给我开170多元。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和常人争。

到了2000年春,我又上北京找活干,到那里干了一天,一看没有炼功学法的好环境,给钱再多也不能在那儿干,就返回了老家。后来,我又单身一人很顺利的又去了天安门,不大功夫就被抓了。恶警在广场转了几圈,抓够一车人,就把我们送到了公安局,那里满屋关的都是大法弟子。大约到了2-3点钟,在北京天安门张家口驻北京办事处,去人把我接到那里,到那里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大声恐吓我,要这么治我,那么整我,可也没吓住我。他们把我身上带的190多元钱,都给没收了。我想:他们搜腰包不光是我一个人,全张家口的大法弟子进京上访,他们得捞多少钱呀。明的叫办事处,其实就是劫盗处。他们又用铐子把我铐在床头上。直到11点,乡镇府去了四个人,把我送到县城,到县城天还没亮,又找个地方住下,他们睡觉,把我背铐在床栏杆上。到了8点以后,把我送到县公安局,这时才把铐子打开,登记我去京的情况。他们问我家有钱没有,要拿出四五千元就可以回家。我说:“我单身一人,年年在外打工糊口。”他们看要钱没有希望,说关半个月吧。

到了看守所没有行李和日用品,全都是同修关照,到第12天,一个公安叫我,说县委要亲自审问我,那公安边走着路边告诉我怎么回答。进去一看,一男一女拿着笔和本,一见面就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法轮大法这么好,我炼。”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把那公安人员气得大口喘着气,举起手来就打我的耳光,脖子上挨了一下,又抓住我衣服说:“再给他加半个月。”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到了第17天,公安叫我收拾东西回家,在走时,还向我要200元生活费。回家后,有一天,汽车把我脚压了,一块儿干活人的说:“压成这样了,咱们赶快追那车去。”我站起来说:“没事儿,不用追。”我还坚持干活,施工员说:“车把你压了,怎么不跟司机要钱,那司机真是遇上好人了。”在那时,我应该跟他们讲真象。因为我有怕心,怕说自己是炼功的,人家就不要我在那干活了,结果白白错过了一次讲真象的机会。还有一次坐公共汽车,售票员还欠我6元钱,他却拿出了100元给我,我说:“不对,只差6元。”满车人都说我实在。可惜我没做好,错过了许多次讲真象的好机会,只知道做好事,不知给人家讲真象。

到了2002年,我就不出外打工了,在家种地,这回乡里可不放过我了,三天两头找我。我在地里干活时,他们派人看着我;有时还在我家里睡觉,看着我。我想这正是给他们讲真象的好机会,我对他们说:“过去全国都学雷锋,现在大法弟子都不比雷锋差一点儿,都是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对政府对人民没有坏处,政府却拿我们当敌人对待。”他们听后无言以对。

2002年腊月,我们四个同修出去贴标语,贴到半路,就刮起大风,没有贴完就回家了。在夜里我做了一梦:我扛了一棵小柏树,往山坡上走,走到半山腰,觉得很累,就把柏树放下来。醒来之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没做好。随后我又买了几张色纸,写好后在大年初一夜里,我在贴之前先发了正念,往西往返20华里,又往东20里。刚贴完手电筒就没电了,路很难走,不是冰就是水,突然觉得眼前有一道白光,给我引路,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刚到家,见满屋子烟,原来椅子上有一个棉布垫烧着了,把椅子都烧焦了,炕沿也烤糊了。酒柜连颜色也变了。当时我看了,真是后怕,我想要不是师父保护,房子早着火了。我村有一座天然石佛,去上香的人络绎不绝。我就用贴标语的办法在庙中讲真象,揭露邪恶。

我以前修得不好,走了很多弯路,今后,我要紧跟正法过程,做得更好,对得起师父的一片苦心和同修们对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