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祛重病 迫害之下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2月25日】我叫杜敬贵,今年63岁。在96年得法。因得法前有多种疾病,腰间盘突出、结肠溃疡、冠心病、严重的眼病,用药物治疗无效,病痛折磨得我死去活来,四个孩子还得念书,老伴还有癫痫病,生活真难呀!那时的我从来都不知什么是高兴,整天愁眉苦脸。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有缘得了大法,由于师父的慈悲度化和大法的威力,我的心性的提高和思想境界的升华,使我多年医治无效的病全好了。老头子的病也好转了。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之情。

1999年7月20日中央新闻开始诽谤法轮功,开始诽谤师父,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栽赃、诬陷的。电视没看完,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哭了。我们到哪儿去说理呀?那天下午,市公安局的、乡里的和村上的干部都到我家来了。我和他们一一诉说我得法的前后情况,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理解,可他们却说:你对你师父这么坚信,难道你不相信党?当时,我因学法不深,不知什么是护法,就顺口说了一句:你不让我学,我心里学你管不着吧。他们没办法只好走了。转眼到了秋天,有一天我与一同修去另一同修家学法,因为该同修的丈夫不相信法轮功,结果我被他告到了市公安局。没多久,市公安局和乡派出所就来了人,把我叫到村政府核实,我又向他们洪法,最后因没有证据,他们只好走了。

我因坚信大法,恶徒们多次上门骚扰我,每到敏感日和春节前后,都上家告诉我不许进京,不许上访。最使我难忘的一件事是一功友小青从北京被抓回到乡政府。羊安乡派出所的车晚上九点多钟又来到我家。把我带到了村书记李守彬家,在那里,他们问我一些事情。我没说,李书记告诉我说小青把事情经过都说了。我信以为真,就把小青让我签名的事说了,看到所长做记录,我才知道自己上了当,没过两天听说把小青打得挺重。我当时真是痛苦万分,打她比打我还难受,不知多少个日夜不眠,寝食不安,真是生不如死。家里人因此对我也增加了压力,不让炼功,不让学法。老头子把安电的插座全扯掉了。屋里只点十五度的小灯泡。他认为我看不清书就不看了。我只好把灯泡拉下来看,时间长了我嫌麻烦也不往下拿了,就那么看。大法是超常的,看着看着灯忽然亮了起来。我悟到了是师父在帮我,没过几天书上那么小的字,我都看得清楚,小时候因我闹眼睛,视力只有0.3,我悟到了是师父把我的眼睛净化好了,我更悟到了大法的超常。

在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的四年里,我悟到要多学法,树立良好的自身形象,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大法和师父对我的要求。要对谁都善,对家人和所有的人都善。平时遇到人,有机会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我们村有两个学大法的老人,其中有一位老人是我的亲姨,已经九十二岁了。因不识字,我经常给她念大法。她自己的根基好,大法的超常,师父的慈悲点化,所有的大法书她都能看。发正念一个都不落下,两个老太太发正念,学法都很精进,见人就告诉大法好,真善忍好。家务活什么都能干,他们的身体表现已经在证实大法。

在2002年春天,我被邪恶之徒骗到了洗脑班,因我怕心太重,昧着良心写了三书。回到家中真觉得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又是哭又是难受。三天后,我写了严正声明。一切所说所写的作废。我暗自发下誓,在证法的路上走下去。我抓住一切机会讲清真相。来弥补我的污点,多发正念,多学法,正法没结束是师父给我的机会。

2003年腊月二十几,我和同修去集市,临出来时我有一念,今天在集市上洪法,讲真相。机会真的来了,我买了九元钱的粉条,给卖主五十元钱,他竟然把五十元钱还给我还给了我一把硬币。我一怔忙说:你怎么给我这么多钱哪?他明白以后笑着说:现在怎么还有你这么好的人哪,还学雷锋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教我们做一个好人,不能拿别人的钱。身边很多人都说:政府说的都是瞎话,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于是我告诉他们自焚栽赃案的真相,很多人都明白了,我从内心里感谢师父又给了我一次讲真相的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