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笔是证实法的法器


【明慧网2004年2月4日】一年来我渐渐的明白了今生今世自己是肩负着神圣的使命而来,在人世间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悠悠史前的夙愿。我仿佛也明白了修炼前自己为何那般地酷爱文学,八年业余创作生涯为何那样的如痴如醉。伟大的师尊早已管了我,为我今天能证实法而超前做了安排,使自己能成为一个全新的宇宙生命,在更新宇宙中兑现“洪誓大愿”。

回顾自己的正法历程,不由有几分感慨——
4.25以后,受县大法辅导员之托,我首先挥起笔来,代表全县大法学员给江××写了第一封信,为大法、为师父、为学员说了公道话。

2000年深秋时,我做了一个难忘的梦,梦见了一片汪洋大海,茫茫的海面飘来一艘轮船,很快停泊靠岸边,海岸正是我家的大门口。这时从船上下来一群人,他们一起进了我家的大门,排着队从前门而进,猛虎般地朝我扑来。我稳如泰山,坦然自若,只见过来一个,就抓在手里,轻轻一捂,刹那间在我手里化成了瘦小枯干的朽木人,立即甩在我家后门处的一摊垃圾堆里。上来一个甩出去一个,我忙而不乱,有条不紊。倾刻间,一个接一个把它们撂成了堆,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最后一个是江××。梦后醒来,觉得开心极了,俨然演了一场喜剧,经和身边同修交流,终于悟出了大法的神威,自己是有功存在的,人世间谤佛谤法的所有邪魔烂鬼都是所谓的纸老虎,一戳就破,不堪一击。此时,透明法轮三五成群,天天在我眼前飞旋。我深感神奇,倍受鼓舞,终于又拿起了已搁7年的笔,向世人证实大法,写出题为《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功是好功》、《世人要清醒》、《自食其果》、《善恶分明》等多首讲真象诗歌。人们喜闻乐见、脍炙可口。

同修们积极支持我,购来圆珠笔、复写纸及纸张,我开始复写传单,用信封包装,同修们发放到邻乡及偏僻乡镇。(因老乡们都知道我发表作品),为安全起见,同修们还舍近求远发放他乡异地。

2001年正月初八的晚上,即江罗政治流氓集团所炮制的“自焚”伪案抛出的第二天,入睡前,我蒙头恸哭,泪水打湿了被子,打湿了枕巾,我泣不成声地对师父说:“师父,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搞的鬼,是栽赃陷害咱大法。您在书里早就告诉弟子们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咱大法学员谁能去搞自焚?天安门自焚那几人肯定不是大法学员。江××利用电视诬蔑师父,诽谤大法,搞造假宣传,弟子太难过了。明天我要用笔向世人澄清这件事,请师父帮助弟子安排时间。弟子谢谢您了。”值得思索的是,在这前一周,我梦见过5-7个外星模样的人,个个携带着不知名的炸药包一样的东西从空中翻滚着,恶煞般地降落到天安门广场上。醒后我忐忑不安:北京要发生什么事?天安门广场要发生什么事?我断定是凶多吉少。原来果然是江××演惨剧嫁祸于法轮功。法轮功是多么的好啊!我就是亲身受益者之一。我要挺身而出,用我的笔证实大法的清白,证实师父清白,揭穿江××的阴谋伎俩。让世人都知道江××祸国殃民,倒行逆施。

神奇的事发生了。第二天,丈夫竟然被一个亲戚请去办事,需要两天时间。(因丈夫不修炼,当时我写传单不让他知道),我心想事成的机会来了。丈夫外出后,我开始拟稿,写出了题为《栽赃有罪》的短文,起完草后,拿给有关同修看,他们都说写得好。我便开始大量复写。一连写了20个小时,直到手拿不了笔为止。共写出90多份。我一人复写供不应求,有三名同修也拿起笔来复写。我们手写的传单撒遍了邻乡的几个村子。

随着正法势头的不断深入,2001年春购买毛笔、红墨水、黄彩纸,书写真相标语,白天写、晚上贴。身边同修也挥起了笔,连没进过学堂的一位老同修也拿起了笔。大法显神威,老同修写出的毛笔字不亚于我们年轻同修,写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好”、“还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大法已洪传世界几十国”、“拥护大法有功”、“破坏大法有罪”、“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等条条彩色标语,在我们这一带铺天盖地,遍地开花。春夏两季一直没有间断。镇派出所的恶警们时常驱车围着我们村子转,妄图抓捕我们。结果是力不从心,白白徒劳。

2002年春,因恶人举报,我被迫流离失所来到省城。当时得不到真相资料,我想不能因没资料就不救度众生,我即使来此居住,这里的众生就是我要救度的对像了,否则,我是对不起他们的。一天,我挥起笔来一张张写真相。共写了13份。当天我发了出去。回后,天目中一直浮现出写真相时,慈悲的师父微笑着坐在桌旁陪伴着我的情景。夏末我辗转回乡,一同修见我归来,喜出望外,特意买来红色油漆、白色绘画纸。我执笔写了40多幅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好”、“真善忍好”,白底红字的大幅标语,一夜之间贴满了二级国道的路旁。长达5华里,直到镇政府所在地。恶人用红墨水涂抹,一场大雨过后。墨水被冲掉,鲜红的油漆证法大字又重新展现给过往行人。中秋,因同修牵连,县公安局恶警伙同镇派出所恶警驱车来家抓我。

当天中午,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正念闯了出来,二次被迫漂泊在外,几经周折,终于溶入了我地区的证实大法主流之中。在同修们的提议下,我将本县恶人恶报写成短文,做成真相资料,在全县城乡张贴发放,有力的震慑了当地恶警的嚣张气焰。我最熟悉的两位同修夫妻二人,因传播大法真相双双被劳教判刑,家里剩下孤苦伶仃的一个孩子,孩子饱尝无名之苦,万分可怜,我噙着泪为孩子代笔疾书,揭露江氏帮凶的滔天罪行,表达了孩子的心声。该文催人泪下,印成传单于本县各地及外地发放,救度着被欺世谎言毒害的世人。

我所在镇的同修们坚修大法,因而我镇在本县挂了号,镇派出所所长很头痛,几次欲调走未成。因该镇炼法轮功的人多,没人情愿来接任。去年年初,所长休了几个月的病假,直到春天才上岗。我听说此消息之后,特意给所长写了一封信,信中善言相劝,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未来才能有出路,要珍惜自己的生命。5月份,我镇一名流离失所的同修被县公安局劫持,当日惨遭严刑拷打。所长奉命赶到现场,面对同行们的施暴,他劈手夺下棒子,要求归他审讯。打手们辞去后,所长没打一下大法弟子,来到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大法弟子跟前,好言安慰。该大法弟子深为感动。6月份,我又给所长寄去几首讲真相诗歌。大法赋予我的慈悲再度善化所长。他为被通缉的大法弟子多方秘密捎出口信儿,主动保护大法弟子的安全。半年来,镇派出所不再骚扰本镇的大法弟子。家乡同修讲真相、救众生的环境宽松了,家乡的父老乡亲能够顺利的被救度,这一带变成了洪扬大法的新天地。

当年,我搞文学创作时曾萌生一念:将来有斗室栖身、粗食饱腹,能写作就是我人生的最大幸福。而今我得了大法,能为法、为同修、为众生、为自己写作,是常人难以办到的,也是常人无法比拟的!我能成为正法弟子是何等幸福啊!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可以说下笔如有神,书写如飞。每每完成一篇正法文章时,天目中就能自然看到身着红色袈裟的师父朝我微笑。师父在为我加油,使我执好笔。我要写下去,直到法正人间,我手中的笔是证实法的法器。

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