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和曝光更深层面的邪恶


【明慧网2004年2月29日】很多大陆大法弟子都曾在这几年中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魔窟被非法关押。有的学员坚定地走到今天,有的走过弯路,有的却走上了不归路――倒向邪恶的一方。我发现在邪恶迫害中,真正因为暴力迫害而走错的人是少数,而且如果是因为承受不了暴力而走错,多数也是违心的,以后还能明白过来。而更多的人所受到的并不是暴力迫害,但却是更邪恶的迫害而不自知。

下面先说两个例子:

一、我曾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过。在那里的那段日子让我充分感受到了这一点,很多那里的倒向邪恶一方的学员――所谓的转化者,都曾经经历过暴力的迫害,可以用宁死不屈来形容。但在后来的邪悟理论的欺骗宣传下,却走向了反面。以身边一个转化者为例,她曾经在马三家一大队和普犯在一起关押过,在那里,没有人做“转化工作”,只有暴力强制,经常被普犯殴打,被恶警用电棍电,那时她知道这是邪恶迫害,越打反倒越坚定――坚决不向邪恶低头。后来再次被送进马三家,关到了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大队。在这里,没有人打没有人骂,只有邪悟者“如同慈母和姐妹般的关怀”和“口若悬河云山雾罩的邪悟理论”,很快这个学员也就转化,而且转化后的这些人还自认为这才是修,是所谓的“新阶段的更高的修”。

二、在我所了解到的马三家和大连、抚顺、本溪教养院中,这些个魔窟也是在不断变换花招的。一阵是强制转化(即暴力迫害),一阵又要加大做转化工作的力度,一阵是双管齐下。我在马三家期间,可以说它们正在执行第二种方案,此时的马三家转化率是最高的。在初期它们多数用第一种方法,但见效甚微;即使有人因为承受不住而转化,也不是出自真心,回来后多数都能明白过来。

说完这两个例子,我主要是想说明,真正的大恶不仅仅是暴力,而是最具迷惑性的伪善和假理。而破坏性最强的也就是这个伪善和假理。记得当时进马三家前,看了很多马三家暴力的文章,后来师父在经文《窒息邪恶》中说“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由于学法不深,我对师父说的这个邪恶产生了片面理解,当时我和周围的同修都有一个认识,觉得――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都象地狱,那里的恶警都得是凶恶丑陋,到了那里会经历酷刑等等。但是我被关押迫害的整个过程中,遇到了不同部门,不同地区的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都是在常人中看起来很有素质,形象上或是慈眉善目,或是精明清秀。到了马三家,里面也没有人打人(因为它们要打人时都弄到背地里打,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而且并不是每个不转化的弟子都会挨打,这与每个人修炼情况有关)。里面的警察为做转化工作,会苦口婆心的动之以情,甚至是流着泪和你谈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突然警醒了,我意识到,这才是真正的邪恶。这才是旧势力险恶用心所在。——弄几个凶神恶煞般的人拳打脚踢一番,那只能打伤人的身体却打不糊涂人的神智。在另外空间也一样,来个可怕的魔让你跟着走,你保证不走;要是来个高高大大的大神仙,让你走,你可能就跟着走了,可是,他也是魔。

当时和我同一批进去的几个同修,以及我在关押期间被陆续送进去的同修,很多都因为对恶没有更深入的认识而被欺骗,先是觉得这里并不恶,进而开始怀疑明慧网在说假话,这一下,思想上有了漏洞,邪恶就可以大举进攻了。开始他们“高深莫测、云山雾罩”的宣传,最后使学员倒向了邪恶。

师父关于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发表后,使更多同修开始投入到曝光邪恶的行动中来。这里,我结合这个形式再谈一点个人认识。恶是有不同层面的,不同表现的,对于人这一层,暴力就是恶,对于修炼者这一层,就有更高的恶的表现,而这种表现往往在常人中却感受不到它的恶的。我们揭露邪恶,我理解不仅是为了救度世人,同时也是为了我们自己――不断地认清邪恶,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得更稳。那么相应的我们揭露邪恶的内容也就不仅是限于恶人的各种暴力罪行,不仅限于这个。

最低层面上的恶,不仅限于让世人看到这些恶行从而启发他们的正念,还应包括对伪善和假理的揭露,曝光更隐蔽的另一层面上的恶,而曝光这更深层面上的恶,就不能仅用人的表现和思维去理解和衡量了,而是要用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所以希望同修们能写一些从法理上对邪恶歪理宣传的否定和揭露的文章,也许这对于清醒的同修们是一目了然的,但对于已经不清醒的学员,受邪恶毒害而正在徘徊和观望的学员们还是有作用的。我个人理解这也是揭露邪恶的很重要的一部分。

个人理解,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