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做利器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我98年7月得法修炼后,多年的头晕、头痛、脱肛等疾病不治而愈。身体的变化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然而得法一年便面临江氏对大法的迫害。

一、揭穿“自焚”真象被恶人举报 第一次被捕、抄家

我看电视上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新闻,越看越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我就用修炼受益的亲身体会,向世人揭露江氏媒体造谣、栽赃、诽谤、陷害法轮大法的罪行。我看了天安门自焚焦点访谈,当夜撰文阐明法轮功学员性命双修,不走涅槃,同化真善忍特性,慈悲于生灵,一条鱼都不杀,杀生是破坏法轮大法的罪恶行为。带着亲生儿女自杀自焚,更是丧尽天良、人性全无。

《善良的人们,请了解天安门自焚事件真象》一文写好了。深夜,我毫不犹豫地将手稿在家属区散发出去了。第二天,我将自焚真象稿连同另两篇真象稿子拿到安顺资料点打印了一百五十份散发。被恶人王俊征、施祖秀举报,于2001年3月30日被风雷航空军械厂公安处把我找去后,联系安顺西秀区公安局开来警车把我拉走,抄了我的家。

恶警李林抄家

3月30日上午,安顺西秀区公安局刑侦一科恶警李林、张建、吕咏梅(女记录)和风雷厂公安处恶警杨成宝、滕志斌、江能胜(现在内退),气焰嚣张地如土匪闯入民宅。由李林主抄,吕咏梅作记录,其它人监视我和妻子,连从湖南来的70多岁的岳母也在她们虎视眈眈的监控中。

恶警李林肆无忌惮地翻箱倒柜,把家里翻乱得不成样子。甚至连冰箱里、取暖回风炉、水箱、煤池、炉碴箱都翻查遍了。抄走了我和妻子(妻子和我一起得法,99年7.20以后被迫放弃了修炼)所有的大法书籍、经文、讲法录音带、炼功带、普度音乐带、精致放音机、耳机线、学法笔记本、电话号码本、真象资料、真象手稿、写稿方格纸、信封、通风地址本,还有炼功点用的师父录像讲法碟一套全被恶警李林洗劫一空。

我家遭的劫难,除经济损失外,我妻子和老岳母精神上承受的打击之大匪可宣言!岳母天天以泪洗面,盼望我早日回家团圆。

在西街拘留所

3月30日下午,恶警李林、张建、吕咏梅在抄了我家之后,把我送进安顺西街拘留所,我失去人身自由。

西街拘留所天天都有人进去、赌博、打架斗殴、抢夺钱财、诈骗、偷窃等各色人都有。“人类社会已没有维持道德的心法约束了。”(《转法轮》)人一背离宇宙“真善忍”特性,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这是社会不安定的重要因素。

于是,我向他们洪法,介绍法轮功,给他们讲真善忍是维持人类生存的道德基础,高楼失去基础就要倒塌,人类失去道德就会毁灭的道理。原来反对我炼功的人明白这个道理后也要我教他炼功。有的说出监后要去工厂找我学法轮功。我被转往黑石头看守所的中午,有人帮我叠被子、整行李送行,我向他们挥手告别。恶警看到这个场景惊讶地说:“怎么都和你那么热情?”我说:““真善忍”能改变人心,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应是善良热情的。”

在拘留所期间,厂里恶警江能胜两次领我妻子和几个熟人到拘留所“转化”我放弃修炼,我趁机向他们洪法,讲修心重德做好人与社会安定的关系,对他们的轮番“轰炸”我坚定不移。4月15日拘留期满,江能胜又来到拘留所,见我修炼之心坚如磐石,它使出杀手锏,破口大骂我们的师父、骂大法,并强逼我骂。我义正词严的警告它:“不许骂大法师父!”它歇斯底里地骂得更狂,见“转化”不了我,骂骂咧咧地走了。

当天早饭后,恶警李林便把我转送到黑石头第一看守所关进9号监室,交给杀人犯、抢劫盗窃犯、吸毒贩毒犯“转化”,邪恶至极!

监室里的等级

我一进监室,就被一吸毒虎形大汉脱光衣服搜身,搜走我随身带的吃饭钱。被子、床单、好的衣服、新毛巾、香皂、牙刷都不是我的了。

我进监两个月后,同乡雷启英带了五十元钱和我妻子来看我,狱警不让她们见我,钱和物品从不到一尺见方的窗口递进来,他们接转给牢头后,我只得了个破壳鸡蛋,一个粽子。

2001年6月上旬的一天下午,一看守所九号室两个牢头被一狱警叫出去,深夜归来,醉醺醺大发淫威。牢头点了两个年轻人的名字,他们刚进来几天,受不了虐待告密了,几个打手一拥而上把这两个人拉下床打得死去活来。另十来个犯人,我也和他们一样被扒光衣服蹲在地上背靠墙,打手们用脚使劲踹胸膛,他们的胸脯几乎被踢得红紫,血迹斑斑。我胸上却只有脚印,却没出血。几天后有人悄声问我:“你怎么好好的?”我告诉他法轮功学员有师父保护。他说出来后也要跟我学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我告诉他出来后不要吸毒贩毒了,不要抢人钱财,做人不容易,都很苦的,他点点头。

正念正行 邪恶一无所获

我被关进西街拘留所一个星期后,杨筑凯、余保宪提审我:“你写文章反对江泽民,反总书记、国家主席是要判刑坐牢的。文革期间谁敢反毛主席?”我说江不配和毛主席相提并论,毛主席反贪污腐败,江泽民是镇压反腐败学潮上台的。他代表不了政府,更代表不了国家,我们是反对它镇压法轮功好人。

余问资料是在哪里打印的?我说人家靠卖手艺吃饭,就像你们拿工资吃饭一样,你们抓好人,良心不允许我出卖人家。

我向他们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余说:“对身体有好处就在家炼嘛,你到处宣传扰乱了社会治安稳定。”我说:“我们散发资料告诉世人真象,只为找回被江氏剥夺了宪法赋予公民上访鸣冤说话的权利;只为找回世人被江氏剥夺、严密封锁了的知情权;只为世人受江氏欺世谎言毒害正邪不辨到了将被毁灭的悬崖能惊回首得到挽救。做人要真要善要忍,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国泰民安,社会稳定。”

杨、余问了我许多问题,我都一一作答,但他们没有得到想要的。要我出卖同修,逼我供出资料来源,我正念正行,他们水中捞月一无所获,遂把我送进黑石头看守所,邪恶地交给杀人犯、吸毒犯人包夹对我进行‘转化’迫害。几天后,李林、张建提审我,也一无所获。岳彩琦拿了十几张绿横格纸要求我写“三书。”我悟,兴许是师父安排我用这些纸洪法讲真象,我毫不犹豫地写修炼身心受益的体会,揭露江泽民邪恶集团的欺世谎言。我写完了一张两张纸,有文化的犯人便拿去看。几个有文化的人传着看,震慑了邪恶。第二天岳彩琦取走了,交给了余保宪。余没得到他想要的,拿我无可奈何,无策以对,于是拿到贵阳去。我成了贵州省重点迫害对象。

我未过好亲情关

我被抓进监狱后,工厂就扣了我的退休金,只给最低生活费。妻子系农转非家属,无经济来源,孩子不在身边,如果我被非法判刑劳教,生活费都不给了,她很着急,邀了几个朋友到拘留所,见了我又哭又闹又打。要我放弃修炼跟她回家。

有的老太太见我就说:你不可怜你的妻子?她比你小十几岁,漂漂亮亮的,多为她想想啊!她是可怜,和所有世人一样,摆不脱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的束缚,为生存苦苦劳碌,寻觅着过好日子维系生命,不知生命为何物,难道“可怜”是只为她维持眼前的生活状态吗?不!李洪志师父给人类揭开了生命之谜,唤醒她(他)们了解真象回升道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可怜、慈悲、挽救啊!

好多熟人去拘留所转化我,双阳飞机厂几个同乡给我送钱,给我买了好多食品去看我,实为想用情让我放弃修炼,我不为所动。一个放弃了修炼的人,在余保宪指使下转化我,把大法弟子受的劫难嫁祸师父,我严肃地说:你是曾修炼多年的老学员了,曾为洪法做过许多事,修得蛮不错的,现在怎么这样了?师父给你好的你全都不要了,还栽赃师父,难道你不珍惜你的生命吗?她面红耳赤。

恶警们对我和家庭的迫害,逼得我妻子把在四川资阳工作的大女婿找来了,把在海口工作的二女儿找来了,余保宪等人把江泽民株连九族的杀手锏使了出来,强逼我放弃修炼。2001年6月24日,张建把他们带进看守所,见了我双双跪在我面前,哭诉着:“爸爸,你忍心让我们开除公职要饭吗?

我慈善地看着大女婿,他刚上初中就失去了母亲,我亲眼看着这个没娘的孩子长大成人。

我二女儿是我宠爱的孩子,生性聪颖,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三好学生,高考上了重点大学的分数线,由于经济拮据,屈就上了郑州航院。96年初心脏发病,经常昏倒在课堂、考场。头昏、呕心又查不出什么病来,尽管身体如此孱弱,她仍以坚强的毅力通过了英语四级考核。因身体状况日下,郑航把她送进医院大检查,先诊断为胸膜炎,后确诊为心脏毛细血管化脓,转送胸科医院手术,郑航通知我们,她母亲去了医院护理她半年,拣回了女儿一条命。现在她跪在我面前,承受精神上的巨大迫害和将被开除公职的威胁,我心中流泪,心酸了心软了,我的常人心呀,被邪恶旧势力操控了……

我把两个孩子扶起来,不情愿地答应写“三书”,为了他们的前程离开这苦牢。第二天恶警逼迫我的女儿女婿交了叁仟元罚款,交了我在第一看守所三个月的生活管理费才放我出监。在修炼的路上我留下了深深的遗憾,污点。为洗涤污点,出监后,我继续上了证法的征途。[注]

我出去后,邪恶之徒并没放过我,那个放弃修炼的人,原来是余保宪的亲戚。我被抓走后,岳母常到她家去跟她母亲谈起我的事就哭哭啼啼,她母亲便叫她跟余说情,余也趁机利用了她。她三天两头往我家跑,叫我不要出外活动了,说她向余作了保证,如果我再活动,她也会被牵连进去。令我啼笑皆非。

几天后她告诉我:你去你大女儿那避避难,你被定为省里(迫害)重点对象,上面追查你的事了。于是,我去了四川资阳。两天后,妻子打去电话叫我回来,说余要我再写个深刻的保证书交上去,他好向上面交代。女儿女婿很害怕,送我回家、,要写保证不再受难。我必须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了,修炼到底,救度世人。女婿唉声叹气,他承受的精神打击、经济损失、奔波劳苦太大。他又要去公安局,我说不要去求什么情,邪恶会恶到底的。他还是去了,下午才回来,也没说什么。表情蔫蔫。晚上,岳母忽然提出,要我送她回家。我知道她的用意。一是要我离开这是非之地,到老家避避难;二是调虎离山,让我失去“用武之地”。我欣然答应送岳母回家,到家乡去洪法,救渡被江氏谎言毒害的乡亲们。

2001年9月2日,我与岳母上了贵阳开往广州的列车,在车上邂逅了本厂的唐东华工程师夫妇,他们带着外孙女去广州女儿家,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摆着手小声地说:“不要讲了,不要讲了,你老岳母在车上,出了事不好办。”上铺的一个干部模样的旅客听后说:“讲得好,讲吧。我们愿听。”他从上铺下来了。另一旅客插话:“江泽民太坏了,谁不恨他。”聊天的旅客停了话题,坐在床上静静的听。我真高兴,在旅途中居然有那么多人愿意了解真相。

在故乡,我去哪里,岳母就在后边跟随,干涉我洪法讲真象,我健步如飞,很容易甩开岳母的盯哨干扰。真善忍法理不时从我心灵深处清泉般流淌出来,滋润乡亲们的心田。使这些生命摆脱江氏谎言的毒害得以复苏,得以挽救。

姨妹这个村的支部书记马满田,2002年大年初七在他妻弟何作平家,作平把我喊了去。一进他家门,嚯,午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入乡随俗,在好客的故乡,我也成了这午餐桌上的客人了。马满田和我一见如故,侃侃而谈,颇有乡村干部风范。我笑到:“满田老弟,今年是你的本命年,村里的乡亲过好日子奔小康你是一马当先哟!”我说得满桌开怀大笑。马乐不可支:“当然,当然,龙马精神嘛!”我顺风,把话题转入了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修心向善重德做好人,世界各国的政府和领导人都欢迎,迄今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亿多人修炼,荣获一千多项褒奖,江泽民好眼红哟,妒忌得不行,用铺天盖地的谎言妄图把法轮功压下去,可是他心术不正,倾尽国力也压不住法轮功的飞速发展……法轮功和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给中国、中国文化带来了众多赞誉,这个基本事实足以驳倒江氏一切的欺世谎言。” 满田笑呵呵的频频颔首:“是,是。有道理!”好客的作平老弟的午餐桌上震慑了邪恶。

在故乡,我针对江泽民的栽赃谎言,采用小传单思考题的形式启迪人们了解真象,简单明了。如:用“真善忍”修心重德做好人是邪还是正?人们认定好就够了,打击了邪恶。

或用问答形式效果亦佳。如: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亿多人修炼,为什么“自杀、凶杀、自焚”等异乎寻常的恐怖事件老发生在中国大陆、北京附近而不发生别的国家和地区?答:陈毅老元帅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江泽民深韵此道。所以,造谣手腕不能伸出国外。人们一看这一问一答就明白了。

退休老教师李孔奇,我讲真象他听得很认真,并结合他了解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真象协助我洪法,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的小姨妹夫去镇上赶集,说一辆小车在街上散发传单,等派出所警察赶到已无影无踪。故乡的同修们干得太精彩了,给了我很大鼓舞。我兴奋地用红色粉石在崖壁上、水泥电杆上写上:真善忍普渡众生,法轮大法正寰宇。

二、给《人民日报》写信揭露恶首 第二次被捕、抄家

毕竟是客居故乡,几个姨妹为我的讲真象行动提心吊胆。我白天出去,晚上不见归来,电话就打去了,生怕我出事。经常在电话里向她们的姐姐告我的状,妻子常指责我。我的精神承受着里外夹击,决定回贵州安顺。

我想起给江氏操控的重要媒体《人民日报》写信揭露江迫害法轮功真象。我写道:中央电视、报纸、广播我都看了听了,如果报道的都是事实,我自然会放弃修炼。然而,所有有关法轮大法的宣传越看越假,我冥思苦想:什么是真理?难道是暴力运动吗?难道是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的权力斗争吗……不!凭我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发现整人、夺人性命的运动是邪恶的一大发明,背离了人的善良的本性,是变异了的人性抑或兽性大发作。人类向往、苦苦寻觅美好的人生总不尽如愿以偿。人生,一个难解的不等式,一个隽永的谜语,被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解开了,人类要脱离苦难,唯有按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修心向善重德做好人,这才是美好人生的唯一归途。“真善忍”是宇宙中颠扑不破的真理!

接下来我把所有的欺世栽赃谎言——据理驳斥,谎言本无根,委实不堪也不值一驳!如关于治病问题,我写道:法轮功真修学员身心健康,无病不求治病,这是其一;其二,不修炼的人生了病会吃药打针住院,其三呢?就是媒体报道中的生了重病还不吃药,不打针也不住院的人,这不是神智正常的人,更不是修炼者,排开其一其二,其三不就是子虚乌有吗?

诽谤宣传者职业道德败坏,智慧是有限的,所有谎言都是低劣智慧的产物。如“敛财”,一亿多法轮功学员,倘若每人给师父一元钱(给十元百元也太小气了,但我们没给师父一分钱)何止“几百万”?诽谤者脸皮很厚,谎言连篇累牍,江氏控制的国库里有的是人民的血汗钱,不嫌洛阳纸贵!

凡背离“真善忍”特性的行为和宣传都是破坏法轮大法的罪恶行为,待到法正人间时罪责难逃!

我把誊好的真象信署了化名,托一位同修从别的地方去投寄,这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为什么不正念正行冲出邪恶的监视自己出去投寄呢?这不就是怕心吗?

果然,第二天早上刚上班,我还未起床,恶警腾志斌来到我家,通知我去贵阳“转化”班,闯进我的卧室,两眼贼溜溜地发现了书桌上的草稿,瞪着眼邪恶地说:你还没改呀!它一把将稿子攥在手里,把我带到公安处,和它的上司杨成宝一合计,联系安顺李林、岳彩琦再次抄了我的家,抄走师父法像和真象手稿,把我送进黑石头第二看守所关进5号监室交给刑事犯人“转化”迫害。

深刻的教训

三个月过去了,岳彩琦非法的给我办了劳教手续,但几天后就把我放了。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因我学法不深,修得不好,不能就这样毁在监狱里。岳彩琦叫我在一张印刷卡上签字,我没看纸卡上的内容,在监室里受尽了地狱般的折磨,回家心切,遂在签字栏里写上了我的姓名。狱警叫我的妻子交了我的食宿管理费,就这样,我带了一身疥疮跟妻子回家了。

我两次被抓进监狱,都是我学法不深,正念不足,疏忽大意。如2001年春节后,我拎一袋真象资料从安顺上车回厂,一朋友问我拿的什么东西,我给他讲真象,并顺手拿了份资料给他。他回家后给他妻子看,他妻子便拿到公安处告发了我。之后有几位同修给我提过在公交车上不注意安全散发传单的事,我一头雾水,想不起这事,直到被抓,恶警江能胜、腾志斌把所谓证人提出来,物证拿出来,我才恍然大悟。

手写资料在本厂散发也是我的不谨慎,人家一看文笔十有八九猜到是我。恶警把手稿拿出来,我真话直说:“是我写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导演戏栽赃法轮功,法轮功真修弟子同化真善忍特性,慈悲于生灵,一条鱼都不杀,杀生是破坏法轮大法的罪恶行为,带着亲生儿女自杀自焚更是丧尽天良、人性全无!镇压者给被镇压者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嫌谎言骗人不够力度,音像结合演戏栽赃轻而易举,螃蟹都能做广告,何况几个廉价的活人,在强权策划者导演棒下,演什么像什么,对吧?”

这是我第一次被抓的教训。第二次被抓就是手稿放在书桌上被恶警看到了。这两次被邪恶钻空子的教训我都给本厂同修讲了。口讲真象我给熟人在马路上公开讲,声音大大的有意给常人听,我无丝毫怕心,即使有恶人举报,空口无凭。教训使我成熟了,印刷资料给人看了马上收回,若他要拿走,务必申明,可以传给任何人看,但不要说是谁给的。接受教训后我在厂里又发过传单,光盘,正念正行就不会出问题了。

写的资料就不能在本单位散发了,因有手迹,但可向外发。我于2001年3月被抓后直到2003年6月未联系到散发的印刷资料,我就口讲,发现厂里紧跟中央的人太多,相信真象的人太少了,农村就相反。我就面向农村讲,如收割季节,我就帮农民割稻子边割边讲效果很好。手写的资料就向外发,寄给故乡少年时代的同学、老师,如给本地的校长、老师就在路上托上学的学生带去,给他几角辛苦费,谁都会带的。

我给安顺一位校长写真象,在附言中写道:“校长:您好!我们素昧平生,谨叫您的学生将《……》带给您。也许您会惊讶,怎么敢写这个?当您认真看下去,发现法轮功是遭了冤枉惨遭迫害的时候,您会生出另一个惊讶——原来如此,我们都被蒙蔽受骗了。此时,您的同情油然而生,情不自禁地学鲁迅拍案而起,有胆有识地奔走相告,把真象告诉所有的人包括您的学生……”

手写真象加上作者善心善意的附言,读者会接受的,觉得言之有理,他会思考,会觉醒进而相信就得救了。倘若他又传给别的教师看,救度众生的效果就更佳了。

去年6月后,我从同修那得到了印刷的资料、光碟,在证实法的路上便轻松多了,一封信寄两张传单写一两页附言即可。我几乎在所有传单下面的空白处结合本页内容写上简语,如:“好人——为人处事心态很纯很正,便是好人了。”“人类需要文明,不要野蛮,‘真善忍’人心所向。 “真善忍”匡正人心,回归善良本性。”等等。

神赋中国文字,字意丰富多彩,再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将十几二十几个汉字前后呼应的联成一体,言简意赅的无坚不摧,字字珠玑般的一目了然。拿到传单的人看到这行字会认同“真善忍”好,不就得救了吗。

姑且搁笔,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