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领导的变化


【明慧网2004年3月11日】以下是我自己的两段经历。

(一)
99年7.20以后,我的上级主管部门集团公司的领导把我叫去说:“今天早上5点就去管理局开会,布置关于取缔法轮功的问题。象这么严肃的对待,还从未有过。”随后召集了有书记、纪委书记、部长、主任等一大帮参加的会议,开始对我展开围攻式的“帮教”,强制我放弃炼法轮功。否则就下岗、没收住房、开除公职,甚至更加严肃的处理。

上级部门还特地派来了一个宣传科长,带了一架摄像机来录像。当时虽然他们采取了各种招数,或劝诱、或讽刺、或恐吓,但我心里很踏实,始终心平气和,面带微笑,从容不迫的应对,并不失时机的对他们讲我炼功后身、心的显著变化,和书上是怎样说的让我们做一个好人,完全不象上面说的那样。他们的企图落空了。

第二天录像的又来了,说录像晚上领导审查后说场面不符合要求,气氛不对,都说我的音容笑貌特别象中央的某个大人物,要求重录。总公司领导对我说:“必须写检查,写保证,否则就办长期班。”并派人去联系房间床位。我说:“不用再花钱租房子了,就住这办公室吧。”他过了一会儿才说:“你想得倒好,这钱从你的工资里扣!”由于自己从96年得法后真正实修,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根本不为所动,心想:“无论受到多么严厉的对待,开除公职、没收住房,也决不放弃修炼。”并做好了回老家种田的思想准备。

那时,我经常背诵师父的《洪吟》:“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感到有一种高大挺拔、坚不可摧的神圣的感觉。我为自己能成为师父的真修弟子而深感荣幸和自豪。

以后,我又通过各种渠道给各个领导寄真象材料,进一步让他们明白真象。又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直接到x总的办公室找他,我问:“老总,您现在还管法轮功吗?”他不太自然的笑笑说:“那不过是上边安排的工作,不得已啊!”我说:“您知道您一生中做过的最大的好事是什么吗?”他说不知道。我说:“当年您没有真正按上边的要求去迫害大法弟子,这是您做的一件大好事,不久的将来您就会明白了。”

后来我又遇见了他,他很诚恳地叫着我的名字说:“我很想你啊,真的。”又说:“我最近出国到新、马、泰、香港旅游,看到到处都有炼法轮功的。”并说想看《转法轮》。我把书送去给他看,心里十分高兴:他一开始被邪恶安排来转化我,却在大法巨大威力的感召下要看书学法,多么可喜的转变,我深深的他的前途出现好的转机感到高兴。

(二)

在迫害开始后不久,有一天,集团公司的纪委书记把我叫了去,脸色一变,对我说:“你说说,以前你为什么向我宣传法轮功!”那架势就象当年文革时批斗走资派。我一点也没害怕,先是微微一笑,停了片刻才慢慢地说:“书记,我说了你可不要又说我向你宣传法轮功。为什么?因为我炼了觉得好,我家里的人炼了都觉得好。我跟你说,也是为了让你得好呀!”他听了这几句话,默默无语,再也没有多说。

几年来,虽然他受毒害较深,说过一些不好的话,干过不好的事,并说:把你送公安局,让警察好好的揍你一顿,看你还炼不炼?后来三个警察真的来了,再加上他,要一起来整治我。面对恶人,我始终保持大法修炼出的慈悲、祥和的心态,心平气和地向他们证实大法,不但没能使我有丝毫转变,反而给我提供了一个向他们讲清真相的好机会。

恶人安排的这场来势汹汹的闹剧,愚不可及,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怕知道真象的是邪恶,讲清真相击中了恶人的要害,他们在那边暴跳、讽刺、叫骂、恐吓,我这里始终稳如泰山、金刚不动,以大法修炼者慈悲、善良的心态,镇定、温和地面对粗暴和蛮横,最终使邪恶败下阵来,反而对大法弟子的威严升起敬意,要请我吃饭。我谢绝了,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刚回到家里不久,突然一声劈雳在窗外炸响,地动山摇,大家都吓了一大跳。我正感困惑,也是炼功人的儿子随口背了句师父的经文:“神雷炸阴霾散”(《天又清》) 我这才悟到:在人这儿看似平平淡淡,而在另外空间里可能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正邪较量,邪恶又一次被彻底的捣毁了。只要弟子心稳念正,师父什么都可以帮我们做。

经过多次的对面交锋,每次邪恶安排的帮教转化、无理迫害,我都语气平和地跟他讲清真相,在这期间也多次的给他寄真象材料。后来当我再向他证实大法时,他静静地听着,有时提几个问题,有进一步了解大法真相的意愿。他的认识终于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