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被石家庄劳教所劫持的99位大法弟子状告江××


【明慧网2004年3月27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到了中国大陆,2002年10月江泽民访问美国芝加哥期间,被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起诉到美国伊利诺伊州联邦法院。看到这个消息,使我想起了2000年12月左右,在中国大陆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被劫持的九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联名状告江泽民的事情,我是九十九名大法弟子中的其中一个,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

在自由、民主的国度,公民状告国家领导人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在中国大陆,特别是在失去了自由、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就显得极其艰难。当时,我们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个普通劳教犯在监控,上厕所都受到限制。分队与分队之间、中队与中队之间学员都不能相互说话。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起诉江泽民的起诉书竟然诞生了,当时大队强迫我们上所谓法制课的时候,大家都不想去,有个队长说了声:“仔细看看有好处,可以民告官。”这提醒了我们。

在艰苦的努力下,许多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在起诉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最后的人数令我们大家都感到吃惊,共有九十九人。这不多不少的数字引起了中央的重视,于是对我们每个人都展开了调查。这封起诉书是递交给中队—大队—劳教所提交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完全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制度逐级上告,并且依据现行法律陈述了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的犯罪行为。最后大法学员朱红和刘菊花被带走了,后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

劳教所以为这样就可以制止我们用法律来保护我们的合法权利,但是出乎他们的意料,起诉状又以个人的名义雪花似的飞到了四大队队长的办公室。也许是他们害怕上级批评,所以一直不敢上传,把这些起诉状放到了学员的档案里。

当时参加这次签名的学员,有的已经被迫害致死,如三中队一分队的邯郸籍学员张晓茹,有的学员仍被非法关押或经受着各种迫害。

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大法学员们用各种方式讲着真象。

因为队长打人、骂人,我们绝食抗议,告诉他(她)们这样做是错误的。

有一位学员经常拣一些布条,洗干净放起来。有一天,她要保外就医出去了,她打出了自己精心制作的横幅“法轮大法好”。队长把她叫回来,最终还是让她回家了。

有一位学员每天晚上,在被窝里,借着监控灯那微弱的红光,绣了一个“真善忍”的横幅,后来打了出来,结果被毒打得很惨。

还有一个学员用牙膏在衣服背后写上“真善忍”、“大法好”,在炼功时展示了出来。

在除夕夜,“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在四大队的上空此起彼伏,一直到天亮。

在大法学员的感化下,许多干警弃恶从善,明白了真象,许多犯人学炼起了法轮功。

现在,迫害大法及大法学员的首恶终于被送上法庭,我祝愿审判成功,早日将邪恶之首江××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