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远市农妇自述遭受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我叫丛成芬,是山东省招远市宋家镇丛家人的一名普通农村妇女,今年50岁,高中文化。我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几年来屡遭本县江××的追随者的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在劳教所里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谁看我的样子都要落泪。下面我就把我遭受的残酷迫害以及种种非人的折磨写出来。

我是1997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有头晕、腰疼、风湿性肩周炎、心脏不好,全身无力等多种疾病。由于都是日积月累得的慢性疾病,所以经各种医治均不见好转。炼功后不久,各种疾病神奇般的不治而愈,身心轻松,同时心灵得到净化,我以及我的全家人都打心里感激师父与大法带给我的健康与光明。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手操纵的镇压法轮功的暴行全面开始。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访是1999年12月,因张星镇派出所恶警与市610恐怖组织互相勾结,把我们镇上几位学员的家给抄了,抢走了大法书籍等一些私人物品,还打了我们的学员,后来,我和几个学员到镇政府及派出所找他们讲理,然而他们不但不听,还恶狠狠的疯狂叫嚷:“我就是抄你们的家,打你们,你们能怎么样,你们就是到中央去告我们,我们也不怕,这就是上面让我们干的。”后来,我们几个人就去了北京上访,为的就是向中央政府反映一下我们的真实情况,说句真话。可是刚到北京就被恶警抓捕到天安门派出所,它们根本不给我们说话的权利和机会。后又被招远驻京办拉走(专门设在北京抓捕法轮功学员的610恐怖组织),在那里被强行搜身,约200元钱被搜走,更可恶的是当地政府把我们接回后,以镇长杨少亮为首的一伙恶徒更是不问青红皂白,对我们拳打脚踢,恶毒谩骂,很多学员被打得鼻青眼肿,才让我们回家。

第二次进京上访是2000年的春节前,同样是我们刚刚到北京就被天安门恶警抓捕,强行搜身,物钱被洗劫一空,当我们被押送回招远市稽查大队,以镇政府政法书记王为周为首的几个恶徒已经等候在那里,我们刚一下车,恶徒们一拥而上,对我们拳打脚踢,后又将我们用绳子捆绑在一起,拉回到宋家派出所已是傍晚,时值隆冬腊月,寒风刺骨,冰天雪地,以镇长杨少亮、副镇长郭长春、恶人苑东玉一伙恶徒7、8个人不仅对我们拳脚相加,辱骂,还逼迫我们坐在结了冰的地上,不准起来,还要把腿伸直,稍一动就又被恶人拳打脚踢,地上的冰坐化了,再被拖一个地方继续坐。我们每个人的衣服从腰以下全部湿透了。有的学员的裤子都被冻在了冰地上,手脚麻木,全身僵硬,这样连续4、5个小时之久。我还被他们将鞋子脱下,逼我光着脚站在雪地上一个多小时,脚都冻得麻木了,失去了知觉。有时它们这样迫害我们,白天怕被人看见,就改在晚上对我们进行这种非人的折磨,我还被它们将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一动不能动得铐了一天一夜,不准吃,不准睡,这样直到春节前一天我的家人到派出所去要人,他们对我家人说:必须要交上1000元罚款,否则,就不放人,家人无奈,只好交了钱,他们才放我回家。

第三次进京上访时2000年春节后,正月12日,被抓后,它们仍强行将我关在派出所40天,不准家人探视,晚上不准睡觉,还得家人天天送饭,有时家人送的饭好一点,值班的就恶警给吃了。家里的农活也耽误了,给我家里的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2000年5月,我去功友家,被王为周一伙恶人发现了,他们就把我们押送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关押了一天一夜,不让吃不让睡,第二天又押送去拘留所,15天到期后,派出所把我们接回来,又逼家人交了150元钱,才放我们回家,回家后他们安排本大队人丛成立,天天到我家骚扰,不让我外出,使我的家人不得安宁。

2002年的春节刚过,市610林涛为首的一伙人执行江泽民对大法弟子“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密令,疯狂的大肆抓捕大法学员。

正月初6日这天早晨,我正在吃早饭,市610和派出所的一伙恶人闯到我家,要我跟他们走一趟,我坚持不去,并大声给它们讲大法真相,同时质问它们:“我也没犯法,你们凭什么带我走?”没多久,我近80岁的老母亲也来了,母亲挡在我的前面跟他们讲理,告诉他们我修炼的过程,和修炼后的变化,说:“我女儿以前身体不好,多种疾病缠身,炼功后不但身体好了,还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在社会上做好人。善恶有报,你们抓这些好人就不怕伤天理,遭恶报吗?你们如果抓她走,我也跟你们走,把她带到哪儿,我也跟到哪儿,要抓就把我们娘俩都抓走吧。”没过多久,又来了很多围观的人,人们也议论纷纷,恶人们自知理亏,只好气哼哼的走了。过后几天,610的恶人连续3次往我家的门缝里塞传票,无奈,我被迫离家出走,家里扔下有病的丈夫,丈夫因大脑受损伤,又刚动过手术,受不了惊吓和刺激,老实胆小的他吓得天天白天躲在山里,不敢回家,天又那么冷,直到天黑才回家,天一亮又躲到山里,孩子下班回到家看到爸爸可怜的样子,望着昔日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伤心得哭了起来。

这次没抓走我,他们仍不死心,2002年的3月4日,一恶警在集市上发现了我,就叫了610的几个恶人在集上将我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绝食抗议,那些恶警们给我灌食,我不配合,对他们说:“你们这样折磨一个好人是会遭报的。”他们不听,开始强行给我灌食,塑料管强插进鼻子、喉咙、气管、胃里,我感到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恶心、呕吐,同时鲜血顺着嘴角涌出,呼吸困难,几乎窒息,我拼命挣扎、反抗,它们就把我铐在床上,并又找来几个男犯人用手摁着用脚踩着我,仍强行给我灌食,这样连续10天左右,后来它们看我的胃出血太多,就往我嘴里灌,这种非人的折磨在看守所里达一个月之久。我仍不放弃信仰,他们又将我送到王村劳教所,一路将双手铐在车上,一动不能动,遭受了5个多小时的痛苦。因身体不合格,又被退回来,回来后,又直接被送到洗脑班,强化洗脑,我仍坚持信仰,当晚,洗脑班恶人宋述芹就找来医生,几个人轮流摁着我,强行给我挂吊针,当时我手脚都麻木了,手指并在一起,伸展不开,全身打颤,他们仍不放我。

把我送洗脑班的同时,镇政府恶人刘寒冰带一伙人又来我家诈骗钱财,找到我母亲,(因丈夫大脑受伤,说话困难),让家人交上4500元钱,因家庭苦难,没钱交,事后年迈的母亲因惊吓卧床不起,十几天汤水不进。

在强化洗脑班关了一个多月,邪恶的坏人仍达不到目的,同时见我的身体稍有好转,5月10日又送往劳教所,在那里它们强迫我写三书,后来终因身体不合格,它们怕出事,6月28日它们只好通知我的家人,到劳教所将我接回家,这时我已被恶人折磨的骨肉如柴,腰都直不起来,几乎走不了路,家人一看到我这个样子,都伤心得哭了起来。

以上就是我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的残酷迫害,同时我呼吁还有良知的人们站出来共同抵制、制止这场非人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