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年轻的出家弟子


【明慧网2004年3月6日】自92年师父传法以来,在人间显现了种种神迹,有很多难忘的回忆。体现出了大法的神圣和纯正,现整理出来与大家共同分享。

辽宁省北宁市古城的中心有一座高大的镶有“幽州重镇”横匾的古建筑--鼓楼。在99年7.20迫害开始之前,那里每天早晚都有几十人、上百人在广场炼法轮功,给世人一种美好的展现。

98年农历正月初八(2月4日)的傍晚近5点钟左右,我正要做晚饭,电话铃响了,炼功点的刘姐告诉我说:“有一个人要找你,说是山东来的,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你立刻就来。”我带着不解的种种疑问:我没有山东的亲戚朋友,男女都没有,怎么回事?我快速骑车到刘姐家,迫不及待的从玻璃门往里看:一个穿着僧人衣服的出家年轻人-- 一个小尼姑坐在屋里。

赶紧进去,我们四目相对,并不相识。刘姐见到我,指着她跟我说:“就是她进门叫着你的名,专门找你。”这就更使我不解:面对这个没有丝毫风尘劳碌的、丰满而圆形脸的女青年,我说:“我就是××,我们互相并不认识啊!”又接着问她:“你从哪里来?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尼姑说:“我是从义县走山道来的,是山里一家炼法轮功的人,我借宿在那个阿姨家,她丈夫说:'到北镇、鼓楼、找××'。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在《出家弟子的原则》中说:'……在各地大法弟子家中住宿……'”

听到此话后,我毫不迟疑的跟她说:“跟我走吧,到我家,既方便又安全。”我想到她太累了,让她坐在我自行车的后架上,带上她走。她却说:“师父说:'……要一律行脚,吃苦才能还业……'”她既然不上自行车,我就陪着她走。

把她带到家后,我给她倒上热水,让她洗头洗脚。吃晚饭时,我问她为什么非要出家修炼呢,还俗在家修不一样吗?她平静地说:“是业力所致。”我对她说:“你还很年轻,对于你出家为尼,你的父母同意吗?家里是否有争议?”她说:“我母亲是会计,我父亲是小学教员,我还有一个妹妹。我提出要出家时,父母全不同意,也不理解,我不受任何阻挠,离家出走,随即落了发。后来父母看我执意落发出家,到庙里看过我一次,以后他们来过信,我没有回信。此时我不再和家里联系,他们都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在这个庙中得了法。可是我看到出家人之间不是在修自己,矛盾重重、勾心斗角,我孤身徒步北上,到了山东省的一个寺院。那里有两个尼姑,我在那里住下,她们后来也得了法。当我们接到师父的经文《出家弟子的原则》一周后,我便出来了。”

我问她为什么没有同那两个尼姑结伴云游?她说:“我刚入庙时,称为师父的那个50多岁的老尼姑说要出来行脚云游。而我们都得了法,我就不叫她'师父'了,都是一个师父门下的弟子。我走时她也准备出来。但那个比我小的尼姑,她不想出来,仍在庙里。”

6点前,我家陆续来了炼功学法的同修,看到出家的小尼姑,都很好奇,再三询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同小尼姑商量吃完饭能否同大家学法炼功?她平静祥和的表情欣然同意。在学法时,我请长途跋涉的出家人坐在大家中间,我主持了这晚上的切磋。

我问出家落发的尼姑:当你离开庙,路上最难的事情是什么?她眼里噙着晶莹的泪花说:“最难的是第一次开口要饭!实在太难了,难于开口,只好饿着。想要不好开口,不要又太饿。”我说,既然开口要了,就多要点留下次吃,也少要一回。她却说:“按师父要求做,只能要食物,从不要钱和物品。而且只要现吃这一顿的,决不要第二顿。云游僧人耐渴耐饿,没有水就不喝,没有饭就不吃,这样也能消业。”

我问她这一路有艰难险阻吗?

她回答道:有。在昌黎的大道上行走时,有一辆运输车停在我身边,下来四个男青年截住我,不让我走,骂我是骗子,其中一个男青年说:走,你跟我上车,让我妈认认,你骗我妈的钱。我告诉这四个人我不是骗子,没有骗钱,现在我都没有一分钱。那三人说:”少废话,拉回去让你妈认认。“我没有害怕,我想有师父保护,我又没干坏事,就跟他们上了车,把我带到老年妇女面前,这老太太说:”骗我钱的人不是她,从哪劫来的送哪去。“①于是他们就在拦截我的路上放了我。

她说:还有一次,不知什么地方,我正在走路,围上来四个不怀好意的男人,贼眉鼠眼的上下打量着我,说着很难听的话:”你说她是男的还是女的?“皮笑肉不笑地越来越近,把我围在中间,此刻我紧张极了,心里很害怕:他们要干什么!?心里说:请师父帮帮我,我赶快离开这里。这时,就见这四人中出现一个缺口,我快步走出去,四人一动未动。当我走出很远很远时,回头一看,那四个人仍然一动不动。我心里越来越踏实。我虽看不到什么,但我确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我。

这位年轻的出家弟子接着讲自己的经历——

在锦西的马路上,已是晚上八点钟了,既没吃饭也没有地方住。我问了一个路人哪家是炼法轮功的,行路人指着楼房窗户告诉我说:“这家是炼法轮功。”当我敲某一家门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个比我还小的女孩:我问她:“你们炼法轮功吗?”女孩气愤地说:“滚!骗子!”②我失望的又来到大街上,站在路旁,已经快9点了,我看着这万家灯火,心情沉重,落泪了,心想,上哪去找炼法轮功的人家呢?我去敲谁的门呀?我身不由己的在走着,在一座住宅楼里敲门,这次开门的是一位热情微笑的阿姨,我问道:“阿姨,你是炼法轮功的吗?”阿姨微笑着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进来吧。”给我倒热水,让我洗漱。又拿出热乎乎的饭菜让我吃。

前天(初六)到锦州,昨天到义县山里。在一位炼法轮功的阿姨家里住宿,阿姨热情善良的为我烧水,在我洗完脚时,我问他们从这山里往哪儿走?阿姨的丈夫面无表情地说:“到北镇鼓楼找××。”阿姨问她丈夫:“这××是谁呀?你认识吗?”大叔默不做声,阿姨再三追问,这位大叔说:“我说什么了?我不认识××。”我这时明白了是师父借大叔的嘴在告诉我前行的方向。山里人并不认识叫××的人。我问大叔:“从这里出去怎么走?”大叔告诉我一定要走山路,别走盘山大道,那路有危险。

我吃过早饭顺窄小的山路一直走到北镇,奔鼓楼去找叫××的人,我想:师父点化我,这人一定是大法弟子,我就到他家去住宿吧。到了鼓楼,问一个过路的人,近处有炼法轮功的吗?路人指着一个玻璃门说:你到这家去打听。我到那家去找叫××的,那家阿姨说:“我认识,你等着,我用电话给你联系。”就这样到了你家,回想在这一路途中,还是好人多,有的司机停下车来要带我一程,我都善意地谢绝了。还有的人家让我多住几宿,休息休息。我想到师父在经文〈出家弟子的原则>中说:‘……但不可久住,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呀!否则不是我弟子……’

这时,一起交流的有个同修问她:“走这么远的路,你的目标是哪儿?”她这样回答:“我一直走到长春,想看看师父的家乡。之后如果有庙的话,哪儿有就在哪儿落脚。”有的同修让她多住几天,让她休息休息,洗洗涮涮,她说:“不必了,明天就去黑山。”

大家都散去后,我安排她在暖和的地方睡觉,我看到她双脚底下全是水泡,是鞋磨的。她说:“没关系,明早就好了,这是经常的事。”第二天早上,她的脚下果然完好如初,一个水泡也没有了。

吃过早饭,她要走了,来我家学法的同修都提前来看她。有的人给她钱,她全都拒绝了,我给她桔子和苹果放到背兜里,她全拿了出来。我再三劝慰下,她一样拿一个,装上师父的几本书,一个薄薄的膨胶棉的棉袄,她走了。

同修们都跟着她出院子送到街上,但她一直没有回头,坚定的朝前走着……看到她能放下家中的亲情和常人难舍的人情及各种诱人的利益,使我深深地思索着……

①、②笔者注:只因末法时期,许多出家人已不真心实修,还有的常人冒充出家人行骗,扭曲了出家人的形象,才给世人造成不好的印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