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狮子山戒毒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2001年5月21日下午,我发真相资料被浠水县闫河乡石群恶人举报,当天被县610绑架到公安局5楼非法审讯。因我发资料中有大法弟子南寅初被它们打破内脏,迫害致死的真象,它们就对我进行报复,用皮鞋踢,皮带抽,椅子砸,身上衣服都成了布条,木地板被鲜血染红。当时胡××,甘世涛凶恶地说:你不说这回真要打死你,上面有文件‘打死白死,算自杀’。打死了就将尸体从五楼窗台上摔下去,就说是畏罪自杀。它们要我说出资料哪来的,发了多少等,当天晚上还抄了我的家。晚上折磨我到四点见我一直不开口,他们也疲劳了,就把我送到第一看守所。

6月一天,他们又把我押到大众宾馆为迫害大法弟子专租的房间,对我日夜轮流拷问,用尽各种刑罚,参与的恶人有洪增协、黄海军、甘世涛、胡××、张××、严××、等,经过各种体罚、暴打,最后在“背宝剑”这一狠招中我没守住心性,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不清醒中我说出了一些有关常人和大法弟子,出卖了同修,加害了常人。

后他们又对我进行了几次非法审讯,我再也没有配合他们,于是在8月9日将我解到狮子山戒毒所迫害,被安排在三大队八班,与吸毒犯关在一起,进去时强逼将衣服脱去搜身,后来每天劳动下班都搜身。八班长胡文杰(吸毒犯)安排两名吸毒犯人为我的包夹监管我,不准与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之间有任何联系,甚至对望一眼就要体罚和暴打,监管对我们实行连坐制,看管有功的犯人每月可减刑四天,未看管好的就加刑期和受体罚,因为监狱干警的奖金、加级、提干也是与迫害法轮功挂钩,如队长张国友因逼迫法轮功放弃信仰最卖力,2002年8月由一干二级升到二干一级。

警察经常找组长、包夹等劳教’骨干’谈心,了解大法学员情况,共同设计对付和迫害大法学员。麻城同修邱正阳因坚修大法不妥协,一年多来经常被吊铐、暴打、各种体罚,强行灌食、实行轮流战,疲劳战,又加刑五个月。被折磨得皮包骨,站不稳,精神和肉体全崩溃下,被迫写了保证书才罢手。一开始我不配合他们,第一天胡文杰说我没完成劳动任务而被体罚、暴打,进出门我不会喊报告、不会背70条监规,连上厕所都不愿找包夹点关,宁可少吃点,忍一下,利用每星期大扫除(搞卫生)才上一次厕所,因此经常罚我挖床角,架飞机,换打等。有一次我被胡文杰打昏,他对全班人说,这是黄天牌叫我打的,对法轮功不能手软,打死了有天牌撑腰,每次3-4小时,用惩罚我来恐吓新被关的同修。

在浠水关押期间,邪恶将我封闭得与世隔绝,家里来人不让见,送的东西全部卡走。到2001年9月16日在狮子山见到弟弟时,才知道家里想尽办法见我,花了不少钱,找了好多熟人,母亲一直在家以泪洗面。在领取家里送来物品时,少了一袋子,我找袁队长,他问我少了什么?并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失与得吗?不要太执著了’。我一看桌子上地上到处都是我家送来的茶叶煮的鸡蛋的蛋壳。

迫害最可怕的是强制洗脑,搞来什么教授,专家用邪理歪曲事实,诽谤大法与师尊,耍流氓手段用假经文误导我们,用犹大围攻我们。2002年10月底一位姓罗的找我说:上面有文件,要加大力度转化你们。转化率要100%,人人都得写保证,这一关必须过,我把别人写的保证拿来你抄一份,在这里你保持沉默,回家你再接着修炼。如果不写保证,我会要你不能生不能死的,那样的罪更难受。在长期恐怖折磨中我精神崩溃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抄写了“三书”。自此后,我良心一直在自责和折磨中。那个期间,就是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经常被张队长、吸毒犯们的毒打、体罚,被邪悟者围攻过两个多小时,后转到沙洋。邪恶不仅在肉体上折磨,精神上迫害。还实行高强度奴役和经济上盘剥,我们每天被劳役13-14个小时,赶任务时通常加班,我们长年义务为他们创收,还说我们任务没完成要每人赔款几百元,家属不送钱就加刑期。为了应付上面他们大造假象,检查突击搞卫生,摆鲜花,洒香水,晚上做什么作业,看什么图书,换上新被单和改善生活,还有文娱活动。可实际上我们的生活象地狱一样。

我于2002年11月22日释放,在此我郑重申明,在劳教期间强制洗脑后,在不清醒中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安排,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并决心在正法中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在师尊安排的三件事上努力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