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大法弟子披露国内朋友遭安全局骚扰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我95年得法,两年后到海外定居。

99年中国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鼓励使我走上修炼道路的阿姨坚定的相信师父和大法,我给她邮去了一些有关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及其他相关资料,不料这些资料被收发室的老头私自拆开并汇报给上级(由此可见中国社会对人权的践踏,一个收发室的看门人都可以私拆他人信件),这样我就被安全局记了名。安全局派人找到我从前的工作单位,调查了一通,也没有什么收获,父母又是退休职工,无奈他们只好找到我的好朋友(党员,非修炼人)谈话,说我在外国反党反政府,并要朋友配合说出我的一些内容。朋友借口很久没联系了,说不知道,国安人员就对朋友的手机和家庭电话进行监视,并经常到朋友单位进行骚扰,还到她丈夫(非修炼人)的工作单位进行骚扰。于是朋友渐渐的开始疏远我,我知道那是被逼无奈,我们本来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试想一下,一个非修炼人受到种种无理的骚扰,并且不能进行正常的工作和学习,只因为她的好朋友修炼了法轮大法,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对人权的侵害。后来朋友几乎在电话里不敢和我说话,我就试着打电话给她的手机,结果她总是说:你给我打了电话,过几天我又要换手机了。我感到了她心理上沉重的压力。

这样,朋友就在走投无路时选择了出国,她辞去了国家公务员的工作,为了躲避国安人员的无理纠缠,她毅然离开丈夫和孩子,选择了到海外留学。刚到国外时,她还是不敢和我过多的来往,后来渐渐的她感受到了国外的自由和人权,她又开始和我联系。

类似此类的事件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更多的迫害不断的在明慧网上曝光。

建议更多的遭受到迫害的人,把遭到迫害的情况写出来。以作为将来公审江泽民的证据。不要怕说出来,「怕」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要说怕,我以前是最胆小怕事的人,现在当我渐渐放弃私心之后,我不再害怕了。我要说真话,永远站在正义与良知的一面。要知道一个人生活在「真善忍」中,是怎样的幸福和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