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肇州县朝阳乡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2004年2月19日,朝阳乡政府党群书记肇恒学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目单付力等人以查“萨斯”“禽流感”等为由,去朝阳乡振兴大队后山屯大法弟子家骚扰。他们先到王术影家,讲一些恐吓、欺骗王术影丈夫的话,想套出王术影有没有讲真象、上访的言行。当单付力发现了一些“法轮大法好”的不粘胶时,一改伪善的面孔,马上打电话给朝阳乡派出所,所长孙国明、警察徐庆军等人赶到,气势汹汹。单付力、徐庆军等人对王术影进行抄家,弄得衣服、东西满地都是,孩子被吓得站在墙角不敢出声。徐庆军破口大骂,逼着王术影丈夫在搜查记录上签字,并把搜查记录丢在王术影家,留下了罪恶的证据。

从王术影家出来,恶警一行人又去本屯大法弟子李凤珍家。李凤珍骑自行车想去王术影家看看,被徐庆军从车上一把拽下来。当时李凤珍家锁门,丈夫崔护苍不在家,单付力、徐庆军逼着闻讯从邻居家回来的崔护苍撬锁,而本村民兵连长吕传国从附近借来斧头劈开李凤珍家门进屋非法搜查,在众多村民的围观下,恶警徐庆军唆使崔护苍打妻子。李凤珍因学大法,自己和全家都受益,丈夫也不反对。崔护苍说:“她学大法做好人,我打她干啥?”

徐庆军等人自讨没趣。在众目睽睽之下,逼着担心妻子出事的崔护苍把自家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抖搂,连被子都得展开,衣物等东西扔得到处都是,最后抄走了一本《转法轮》和另外几本大法书。

然后他们又去本屯另一名大法弟子马辉的家,一进屋什么也不说就翻柜子,把墙上的“真善忍”撕掉,喝令围观的村民全部走开,结果什么也没翻着。孙国明指着马辉:“小子不用你炼,以后我收拾你皮子!”气呼呼地走了。

不法官员非法绑架了王术影和李凤珍。在派出所,孙国明不容分说,要判王术影三年劳教,逼问不粘胶从何而来,王术影说捡来的,孙国明狠狠地打王术影和李凤珍耳光,辱骂、逼她们在恶警们写好的不炼功、不讲真象的纸上签名。王术影和李凤珍不惧怕,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并大声讲真象。派出所其他人及当天来办户口、取身份证的十几名群众都听到了法轮功真象。

李凤珍丈夫崔护苍在恶警的恐吓下,害怕妻子被劳教,逼妻子写不炼功保证,并把妻子耳根打青。这些邪恶之徒,利用家人害怕心理,欺骗大法学员的家人迫害大法弟子,这是恶人惯用的伎俩。在这过程中,振兴大队的村干部吕传国一会儿讨好孙国明侮辱大法弟子李凤珍、王术影,一会儿又伪善地劝王术影,并进行恐吓:“要判三年劳教呀!”可悲的小丑角色。最后,李凤珍、王术影当天就正念闯出朝阳派出所。

张玉江也是朝阳乡大法弟子,夫妇俩都修炼。2004年2月中旬的一天,张玉江正在看《转法轮》,朝阳乡政府的肇恒学、单付力及派出所所长孙国明等人突然闯入,见张玉江看书,孙国明问:“看什么书?”张玉江为了不使书落入恶警手里,就说:“我看工作日记。”孙国明等人凶狠抢书,争夺中,张玉江碰到了孙国明,孙恼羞成怒,指着张玉江鼻子:“不把你送去拘留我就不当这个所长。”随后打电话“调兵”,让朝阳乡派出所全巢出动,下狠心将张玉江送进去拘留。

孙国明等人对张玉江家非法骚扰已不止一次,上一次非法搜查,张玉江要搜查证,朝阳乡派出所孙国明等警察拿不出,张玉江对他们讲真象,并告诉孙国明他这样做是违法的,触到其痛处,孙国明、徐庆军等人对张玉江怀恨在心。就在绑架王术影、李凤珍去派出所的路上,朝阳乡恶警说:“张玉江这小子,上次对我们不礼貌,这次非得整整他。”所谓的“整整”就是非法搜查、抢书、毒打、不容说话,几个恶警往警车上拽张玉江,不从就打,张玉江拒绝绑架,皮夹克都被撕坏了。张玉江的妻子马春侠和十几岁的女儿也往回拉张玉江,僵持了近20分钟,面对这种野蛮,无助、手无寸铁的马春侠高声喊:“快来人呀!非法绑架了!”恶警恐慌,连忙制止。

在去派出所路上,张玉江喊“法轮大法好”。他喊一句,恶警打他一下;他不断的喊,恶警就不断的打。孙国明、徐庆军公然说:“我就是流氓,就是非法绑架,爱哪告哪告”张玉江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朝阳乡前任派出所长高友因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已上‘恶人榜’,你们不怕吗?”

到了朝阳乡派出所,孙国明、徐庆军疯狂打张玉江耳光,粗话骂不绝口。张玉江被孙国明等恶警打得嘴角流血,眼睛布满血丝,以后很多天才好。

朝阳乡恶警孙国明等人还不解气,一定要把张玉江送到肇州公安局,在被押去肇州几十里的路上,张玉江还是一路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还是一路打,恶语谩骂。到了肇州公安局,有关人员去吃饭时,留一个警察看着张玉江,这时张玉江出现了像《转法轮》书中所说的通大周天的状态,左右摆头,身体往起颠,负责看管的人吓坏了,忙通知吃饭的公安人员,他们回来一看也吓一跳:“这样能送进去吗?拘留所能收吗?”另一个警察说:“到拘留所再说吧!”在送张玉江去拘留所的路上,车上有人骂到:“朝阳乡派出所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人家在家学,在家炼,弄来干啥?”到了肇州拘留所,张玉江拒绝被非法拘留,不下车,恶警硬把张玉江抬下了车。

张玉江请师父加持,念一出,身体开始难受,脚、腿不听使唤,捆他的头部,脚也动,捆他的脚,上身也跟着动,仿佛全身都硬起来。管教怕担责任,非常慌张找来医生,扎了很多针也不好使。拘留所将此情况上报公安局,公安局怕张玉江死在拘留所里,通知张家及朝阳派出所接人,释放张玉江。张玉江刚出派出所被抬上车,脖子就不那么硬了。回到家第二天就好了。第三天,派出所恶警去张玉江家看他死没死,正好张玉江躺着休息,恶警们以为张玉江还起不来,赶紧走了。此次迫害,张玉江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出魔窟,仅2天时间。

朝阳乡恶警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号恶人单付力,用来迫害本乡大法弟子的手段都是卑鄙的。由于朝阳乡大法弟子胡玉香的丈夫聂术中和单付力、孙国明等人相识,单、孙二人就采取间接恐吓,威胁聂术中给胡玉香施压,利用家人害怕心理去威胁炼功人不许讲真象。有一次,朝阳乡前任所长高友迫害本乡大法弟子梁井礼的丑行在肇州曝光后,恶警恐慌。朝阳乡恶警单付力等人一面利用聂术中干扰修炼,达到迫害目的,一面又装出友好的样子,对聂术中说“就不去你家翻。”

在大法学员胡玉香被非法劳教期间,其丈夫聂术中领着孩子艰难度日,等胡玉香回来。朝阳乡政府党委书记梁学义及单付力等人,一面要给聂术中介绍对象拆散家庭来迫害大法弟子;另一面又虚心假意说是为聂术中好,梁学义公然说“小聂呀,你媳妇那性格呀和我媳妇一样(不好),趁胡玉香被劳教赶快找个好的吧……”

朝阳乡恶警不论怎样迫害大法弟子,也无法改变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信心,也无法蒙蔽有良知善念的朝阳人,越来越多的民众明白了法轮功真象,看清了江氏集团的险恶,站到了正义的一边。


姓名 电话
梁学义 朝阳乡政府党委书记(现肇州政协副主席) 8522897(宅)
徐庆军 朝阳乡恶警 8660100(宅)
单付力 朝阳乡政府负责镇压法轮功 8660224(宅) 13836826970
朝阳乡派出所 8660110
肇恒学 朝阳乡政府党群书记 8526419(宅) 13349390333
高友 朝阳乡前任派出所长 8525388(宅) 13936945388
吕传国 朝阳乡振兴村干部 8660333(父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