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法律诉讼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二)


【明慧网2004年4月27日】

五、怎样对待讲真象中遇到的问题

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这次大家告这个流氓头子的事,我也在观察着,我也在看着大家,发现什么问题我也对个别大法弟子讲:不能够太执著于常人。真的把它告上法庭,真的告成了,真的能够往前推進这件事情,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象,法官、律师、牵扯的方方面面的人物,我们都去讲。人心正了,法庭就会站在正义一面。那么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做吗?不是大法弟子证实法造成的吗?这不是大法弟子做成的吗?这就不能说成是常人来证实法,是大法弟子在走自己的路。就差那么一点儿。(笑)我一直在观察这件事,别叫旧势力钻空子。”

1、常人不认识镇压的严重性,只有大法弟子讲真象能救度他们

现有的法律,犯下“群体灭绝”的人没有豁免权。世界上已有这样的法律,为什么人们还袖手旁观?其实是对这场迫害的性质认识不清。一些国家政府不认识镇压的严重性,不认为是“群体灭绝”,所以不让诉讼案进入,用法律上的技术方法来挡,根本是思想上的原因。如果我们把这些真象都讲清楚了,就足以推动了,只是我们没有讲到,没有讲清楚。对另外空间是发正念清除,这个空间除了清除还要讲真象。人们真正认识到了,就会让诉讼案进入,经济利益挡不住。

以法律程序进展来推动诉讼、推动讲清真象,其范围和作用都受到限制。如果我们思想上没有限制,我们可以把讲真象的工作广泛开展起来,就不会受限制。我们不是人中反迫害。讲真象的结果不是法庭操作可以衡量的,讲真象就是在度人,不是指望他们帮我们。治病的思路是一种根本执著,不放下不行。讲真象容易陷入用证明自己对来说服别人,应该引导人们去重新思考。

因为对利益的追求,世间的人、组织、国家,往往被邪恶的压力和诱惑所动,把法律、人权等这些被人们普遍认为代表社会进步与文明的东西弃之不顾。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恪守坚定正念,通过讲清真象来救度世人。讲真象是救度世人,不仅是抑制邪恶。讲真象是万能的钥匙。法律也是讲真象的途径和工具之一。不知道真象的人就要去对他们讲,他们早晚要知道。身边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讲真象的对象,不是求他们帮我们做什么事,就是让他明白真象。

2、整体形势推进和尽量当面讲真象

对法官和其他人还是要尽量当面讲真象,当面讲清真象的效果最好。能否见法官和整体形势推进直接相关。正法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很谨慎,小心翼翼的不敢大胆去讲真象;邪恶可不管,它们会用任何方法去干扰。被谎言欺骗时,常人会做出错误的决定。我们给法官、整个法律界、社会中的各级政府官员、地方媒体、各州的议员、各界民众讲清真象,法官的正念才能得到一个强大公众舆论和正念之场的支持。

旧势力迫害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呢?打出我们的正念?我们的正念来自大法,来自证实大法的伟大使命,不是旧势力打出来的。已有的法律系统是不是足以制止这场迫害?我们应有超越法律的认识,具有思想意义深度的讨论。

有一个“关”得过。我们怎么样在面上与常人,特别是专业的常人,如律师、媒体、学者、官员打交道?长期以来,怕心,“保守”,为私,甚至怕自己不够善,都是我们路上的障碍。多数时候只做到把善放在口气上,生怕得罪了别人。我们是救度众生这个大前提得相当明确。这关过了,法上的智慧会源源不断的出来。在法上认识,“佛光普照”,修炼人是有能量的。我们的正念、正性是不是在同化大法中出来了?

3、帮助常人理解法律是保护我们的价值的

我们要告诉世人,镇压法轮功是违法的。“天赋人权”怎么解释?法律是保护我们的价值的,而不是限定价值。美国是先有价值,立国在价值上。如果用法律来限制自由,就没有美国了。华盛顿、杰佛逊是违背英国法律的鼻祖,不是他们不按法律办事,他们是按人类应有的价值办事。

我们给人们讲真象,应把我们的内容加入到他们的议题中去、议事日程中去,让他们讨论我们提出的问题,讲我们在讲的迫害事实,讨论我们在讨论的天赋人权问题。大家一起动起来力量就很大,整体配合协调力量就大。

4、媒体是我们讲真象的弱处

媒体现在是我们讲真象的最薄弱环节之一。许多真象,中国发生变化的事实都没有正常渠道传播给主流媒体。一些国家的媒体被旧势力封得非常死。而象加拿大,媒体上冲破一点,邪恶就再也封不住了。当然,我们也可以反过来做,让民众、媒体明白真象,动起来更好的影响社会。针对迫害的各诉讼案也应为更多人所知道,最好能通过常人社会的地方媒体达到广为人知、形成公众舆论的作用。

我们有缺乏的方面,比较突出的是在不熟悉的领域缺乏足够的正念。另外的缺乏是不下功夫学习。大法弟子中花功夫的事都做得非常漂亮,可是政府和媒体方面没有那样花功夫,把这些看成几个人或者几个小组的事,好像和自己没关系,以致于迄今仍留下一些重要的空白。其实所有讲真象的内容,比如诉江案、其它针对迫害的诉讼案、明慧网持续每天大量报道的大陆迫害案例、大陆和国际社会人心对真象的反应,等等,都是和讲真象的形式,比如给媒体讲真象,通过网路、传单、小册子、网站、报纸、打电话给世人讲真象,给政府官员讲真象,给人权组织讲真象,等等,内容和形式都是溶汇贯通的。“全面、广泛、深入、细致的讲真象”是几年前大法就对我们提出的要求,这里的“全面、深入、仔细”,应该包括每个参与讲真象的大法弟子也全方位的把多种形式和内容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在短期内达到溶合的效果。

举个例子,中国判刑、关押李祥春的理由是说他计划插播电视。“法律”不是应该犯什么法惩什么罪吗?现在洗脑是为啥,打他是为了让他放弃法轮功!我们真象没讲清楚、没给所有可能相关的人都讲到、讲到足够的深度,常人没法按我们的正的做。

5、讲真象的知己知彼

我们讲真象也存在知己知彼的问题,这是我们比较弱的一点。有些常人表面应付我们一下,我们有些学员就高兴得不行,也许是常人中经验不足、也许是执著成绩等人心起了作用。什么是真正的支持,什么不是,要冷静理性的判断。知己知彼的含义是,是什么情况,是什么问题的症结,我们要做的基点是什么,我们时刻心中有数。这样才能因势利导,用大智慧做好我们该做的。

6、江××发动的这场镇压也在败坏全世界的良知和民主国家司法制度的责任感

对于法官和政府讲真象,我们可以提醒他们,法律的基点是维护正义和公平,而不是维护经济利益和个人权势。西方民主社会的法律系统应该是最讲独立性的,法律维护自己系统本身的公正性比维护总统不被起诉重要得多。

西方民主国家的司法制度在社会中承担的责任是什么?(1)中国前头目江××镇压和屠杀人民,拿法轮功开刀镇压,针对的是修“真善忍”的善良人。(2)用欺骗手段,把屠杀合法化,把真善忍不合法化,制造仇恨,给世界带来另外一种挑衅,误导全世界良知。我们原本应该捍卫的价值,现在却反对。三权分立是民主国家立国的框架。立国后很长时间没有制定法律。不是法律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而是法律维护基本价值和精神,国家根本利益。经济利益不在立国之本之内,尤其不能误导国家精神和法律原则。

我们可以讲他们的同行受迫害,法官受迫害,政府官员受迫害,整个社会都受迫害。给法官讲真象,和给其他常人讲真象是一样的。要把最邪恶的东西讲出来,那就是这场迫害是什么性质的迫害。

江××集团利用人中很不好的一点,怕赚不着钱,来卡各国的脖子。这也可以是讲真象的一个突破口。没突破的地方就是一个问题,是个问题就是一个突破口。

7、纯净的向众生讲真象

我们讲真象时要特别纯净的讲给众生,他明白的一面就会更明白,他对应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也会明白,还会帮助他明白。

华盛顿DC的一位弟子根据自己的修炼经历说,每次我们没有想明白的事,做起来都不顺利,原因是我们没有搞清楚。每次我们真正从法理上想明白了,做起来就非常清楚,坚定不移。

8、越放开,大家越主动

一位欧洲弟子说,开始她对其他弟子做事不放心。通过学法,她明白了,所有弟子都在走自己圆满的路,任何人都能把工作做好。讲清真象的工作越放开,大家越主动,弟子真的是成熟了。

不少同修说,为什么我们自己感到没有做什么,相互看到不少缺点和问题,师父却经常说弟子伟大?这可能是每个弟子在修炼中还没有修好的部份与正法中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不可同日而语。我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其他所有同修都在走师父安排的路。

9、弟子间是在法上的协调

同修之间的误会和不同意见怎么对待?在同一个层次上看别人的问题,处处都是问题。在高层次上看,大家其实做的都非常好,整体是一个证实法的修炼集体。在下面看,什么都看不明白。跟自己所在的层次直接有关。一个生命太小,就容不下别的生命。每个生命都是一个成长过程。修成很高的生命,以下的都可能是没有那么好的。允许其他生命变好的机会,我们的世界才不是非常简单荒芜的,而是繁荣的。

一位弟子深有感触的说,当不久前一个媒体的记者对我们发起攻击时,我们没有整体正念清除邪恶,这时的找自己实际上是找“我们中的他人的不足”,认为是别人没有按法的要求去做,把问题按常人的反馈表面化。旧势力是迫使邪恶人间集团用国力烘托法轮功。每一次对我们的打压,都是对我们的洪扬。我们在被打压时看不清楚问题的迫害实质,互相指责,互相限制,难于认识到是旧势力在迫害我们,由此形成的压力非常负面的压下来,导致严重内耗,甚至致使个别同修承受不住而离开集体。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只这一次。

对其他弟子的帮助,要正念看到是真正的帮助。当我们心念不稳时,可能把同修的帮助误会成不是帮助。正念对待同修是弟子相互协调,密切配合的基础。一位弟子交流说,起诉薄熙来时,看到同修们能克服重重困难,长时间坚持工作,正念一致清除邪恶,整体的力量强大,一下子从根本上改变了她的观念。正法需要时,同修们立刻出现在应该去到的地方,这就是拿出各自最好的东西,整体协同配合,同化大法。用法的标准看同修,就应该看到这样的情形,而不是用我们没修掉的人的标准去束缚同修。

10、支持各国诉讼案,从今天起,在身边讲真象

各国的诉讼案形成了一张天罗地网,紧紧的套住了邪恶之首和它的随从们。各个诉讼案相互支持,共同推进,造成洪大的阵势,直接影响着涉及的国家和政府,给整体讲真象提供了有力的工具和事实。

每个诉讼都是一个缓慢推进的过程,其争取来的时间是给我们讲真象用的,是让我们有更好的理由接触平时不易接触的领域和人士用的。大法弟子眼中的诉讼不是几个法庭辩论日组成的单线条时间流程。法庭运作的顺利与否,取决于平日大面积讲清真象的整体推进。只有在人间布下强大的正义之场,法官才有胆量为国为民作出正直决定,立法的初始原则才得以实施,行政部门才能维护法律尊严,拥护法庭独立裁决。从现在起,在每个地区,向各个国家的政府,议会,媒体,法律界,其他学术界,关心人权的团体深入讲清真象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都做到了,也就是真正有效的帮助了开展法律工作的弟子。比如,我们没有在当地作好深入全面讲真象的工作,而又一次开车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城市,有可能把工作简单化、表面化了。正如群众集会是讲清真象产生的结果,而不是为了集会去讲清真象一样。当每一个弟子正念加入,形成这样的势头时,无论我们在那里进行自己手中的工作,都是帮助正法洪势,都是帮助其他弟子的项目,都是帮助法律诉讼案的顺利进行。

六、易于加入的方式

除了明慧网上发表的弟子切磋文章中大家的建议之外,各地的集体学法可以讨论出适合当地情况的方法。但要注意避免流于表面活动的形式,把注意力放在踏踏实实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