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的历史一幕

纪念4-25五周年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1999年4月25日,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日子,正法史上最辉煌的一页,已经深深的铭刻在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心中。也载入了宇宙的史册。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将近5年了,但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

* 功友来电

1999年4月24日我们分别接到了北京和沧州功友打来的电话,说天津教育学院出的一本杂志《科技期刊》上刊登了一篇号称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的何祚庥写的名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的文章。何祚庥没有任何学术上的成就,完全是个滥竽充数的院士。历史安排了这样一个丑角挑起了事端。在文中,他丧失起码的学术道德,造谣、污蔑炼法轮功不吃、不喝、不拉、不睡,致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此文我已经看到了,正准备给天津教育学院写信,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以正视听。)何祚庥的诽谤、造谣刺伤了法轮大法学员的心。为了维护大法,端正视听,一些天津、北京、沧州和其他地区的学员,于4月18日前往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第一天,杂志社的态度很好,说他们不了解实情,准备纠正错误。 没想到第二天,杂志社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态度特别强硬,并说是上面让他们这么做的。大家听说这事之后,又陆陆续续去了很多学员向他们善意的讲真象,没想到他们竟动用了天津公安局强行驱散、殴打学员,并于23日派公安和武警抓了45名法轮功学员,而且里面还有老人和孕妇。学员找他们讲理,公安局的说是北京让这么做的,有意见去向北京说去。为了请政府释放无辜百姓,为了给法轮功一个合法地位与宽松的修炼环境,在天津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学员们决定于25日转往北京,向府右街中央国务院信访局反映情况。

* 大法弟子是一家

晚上学法的时候,我们在炼功点上说了此事,大家都说大法弟子是一家,抓了他就象抓了我一样。大法这么好,使我们上亿的人受益,我们都应该去北京反映情况,维护大法。当天晚上8点我们匆匆的安排好家庭和工作,顾不上天气预报说的北京25日有大雨,什么也没带,就连夜赶往北京。

赶到北京已近午夜1点。我们一点困意也没有,随便找了家饭馆吃了点东西,便在马路边上坐了下来,等待天亮。天快亮了时候,陆陆续续有拿着打坐垫的学员从我们面前走过。其中有承德的、邯郸的、深州、沧州、保定等地的学员。近6点的时候我们也赶到了府右街。

* 警察指挥,府右街排队变中南海围圈

天虽然还阴着,但却一直未下雨。一开始,学员们是在府右街附近集结。发现有7、8个警察堵在府右街的路口,大法弟子没人去冲闯。后来,来了几位武警告诉学员说:这里不能待,那里不行等等。因为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好人,所以我们就配合警察的工作,按着他们的要求去做了,也从没有把人往坏处想。

警察先把大法学员的队伍从府右街的南口向北顺府右街引领到中南海门口与武警人员引领的另一队由北向南的功友相遇。两行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会合成一队,就这样在武警人员的引领下,学员在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把中南海围成一圈。

* 保证秩序

大法学员密集而又整齐地排满了中南海信访局之外附近区域大街小巷的路边。有学员数了一下,两棵树之间站了200人。但是,交通没被堵住,我们只是在人行道上站着,连盲道都让了出来。上午府右街照样走公共汽车和自行车。是后来警察不让汽车和行人通行的。

队伍中有不少七、八十岁的老人;也有即将分娩的孕妇;也有抱着刚初生婴孩的母亲。还有许多是全家老少都来了。大家只有一个朴素的愿望:向中央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释放无辜被抓的学员,给我们一个不受干扰的修炼环境。

许多人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都只进少量食物,甚至滴水不饮。大家静静的站着,等待着中央解决问题的答复。站累了由后边的学员替换上去,前面的学员到后边打会儿坐,学学法。每个人都自觉的维护着周围的环境和秩序,连警察扔的烟头都捡了起来,走的时候地上干干净净。警察惊讶的看着我们这群人,说从来没见过这么高素质的人。后来他们都不好意思往地下扔烟头了。

* 特务活跃

上午不时的有行人经过问我们事情的原由。半前晌的时候在府右街南头的长安街上,来了好几辆面包车,下来几拨外国记者,“喀嚓、喀嚓”的照相,都被警察给驱赶开了。后来我顺长安街往西走找厕所,忽然发现有一个烫着头发、抹着口红,穿衣打扮非常时尚的年轻女子,胸前还戴着法轮章正在给停在各单位门前的外地牌照的汽车拍照。我挺纳闷:大法学员不在府右街站着,跑这儿干什么?再者她的穿衣打扮也不象大法学员。大法学员穿戴都非常朴素,没这么妖冶的,她究竟是什么人哪?等我再回到府右街上,又发现了那个女人,胸前还戴着法轮章,手里还多了一本《转法轮》,不过却换了一身运动衣,正在鼓动学员喊口号。学员都没理睬她。我吃了一惊:她原来是特务呀。

后来何祚庥也出现并穿梭在人群中,企图挑起事端。当然,他的企图也未得逞。

* 总理面谈

后来我听说朱总理出来了,大家热烈的鼓掌。朱总理说,我给你们解决问题的信没收到吗?学员说没收到。后来总理叫了几个学员进去谈谈。

临近中午的时候又来了许多外地学员,其中有沈阳的和其他地方的学员。

* 戒严的暗流

府右街开始戒严了。行人和汽车禁止通行了,但是还有几辆特殊的轿车还照样来来往往,从落下的车窗里我看到了摄象机的镜头。学员的队伍有点不安静了,不时有谣言和叫学员离开的传单传来,还有特务在捣乱。于是大家一个传一个的鼓励着:守住心性,不被干扰。有学员看书学法,还有学员背法,大家的心又稳定了下来。

壮丽的景色

下午的时候,天晴了。忽然有学员指着天空:“快看!师父的法身和法轮。”

果然太阳的周围出现了师父的大法身和旋转的大法轮。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们。大家热烈的鼓着掌,激动得落下了热泪。旁边的警察也看到了这个壮丽、美妙的场景,惊讶的半天合不上嘴:“法轮功真神了。”

* 严峻

形势越来越严峻,临近中南海的学员,看到中南海内突然布满了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军队。空气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气息。学员们想到了“六四”,想到了中国历次的政治运动……大家背着师尊的经文《挖根》《大曝光》……互相鼓励着:“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一个个手无寸铁、善良朴实的百姓组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金刚群体。

到了晚上形势更加严重,我们这儿的一个女学员的表哥,在府右街派出所当警察。当他给家里打电话得知表妹也为法轮功进京上访时,差点急疯了。满街找表妹,好不容易才找到,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快走,我们都接到通知了:12点钟就要‘清场’了”。当年“六四”镇压学生时就是用的‘清场’一词。

“不释放我们的学员我们不会离开,”大家抱定这一个信念,没有一个人离去。

* 天津放人了

晚上9点多钟,谈判的学员告诉大家:天津的学员释放了,大家都回去吧。

站了一天的学员,陆陆续续开始疏散,半个小时后,府右街内数万名法轮功学员走得干干净净。

* 上访人数和组织纪律之谜

事后我北京的亲戚告诉我:4-25为法轮功上访的学员不知有多少。因为当天晚上又去了许多刚听到消息就坐飞机、火车匆匆赶来的外省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扣押在3个火车站广场。并且第二天还在陆陆续续的去。

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事在北京大街小巷传遍了,但都传成:法轮功太神了,来的时候从天而降,一下子不知从哪冒出来了那么多人;走的时候不翼而飞,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其实大家都是步行、骑自行车或者乘其它最普通的交通工具来去的,只是非常自觉和齐心,而且不愿意给附近的居民增加不便。

据说江泽民在学员走后,来在府右街上,见地上连一片纸屑也没留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法轮功有这么高的组织性、纪律性,连共产党的军队都自愧不如。

* 尾声和序幕

在学员走的时候,中央答应的送外地学员回去的大轿子车,在送石家庄学员时,走到保定车就不开了,学员被扣押了。从此,一场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渐渐开始了,同时宇宙中一场正与邪的较量也拉开了序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