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扰,踏踏实实跟上正法进程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2001年8月,我复印的自焚真象资料在老家被恶警抄家时抄出,我父母亲被分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和拘留所。我得到此消息后,在同修的资助下离开家门约十来分钟,恶警便疯狂的扑向我家,紧跟着到处设卡,监控,围追堵截,威胁,逼迫我的亲人到处找我。

从未出过远门的我一下子面临这种环境,各种表面上的压力一齐向我压来。当我来到一个平常不曾去的亲属家时,亲人告诉我说:“你不要怕,我们全家人都经历过这样的事,不怕的,胆子壮得很,你就安心住在我家里吧。”

我就这样消极承受着邪恶对我的迫害,更为痛心的是,这种消极承受持续了两年半。实际上是人这一层没有去掉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当初根本就没有悟到这一点:这一切都是邪恶旧势力安排的,旧势力一直把个人修炼看得是第一位的。

2004年农历正月,我悟到,绝对不能再这样消极承受下去了,好多好多的世人需要我去对他们讲真象啊,绝不能让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再白白的流逝了,所以我决定堂堂正正的走出来。

就在我公开出门的第二天,妻子在清早起来时,发现床单的左边被老鼠咬了一个大洞。第二天早晨,妻子的左手开始痛,我的左眼微微发红,隐隐作痛,到了晚上,妻子的左手痛得非常难受,我的左眼跟常人得红眼病时的症状一模一样,痛得难受。

我清醒的知道,这是邪恶黑手在作最后垂死挣扎的干扰,它们就是怕我走出来,就是要我躲,就是要我为了生存而绞尽脑汁,从而达到控制我,不让我参与正法。

我不断的发正念,排除干扰。当我堂堂正正走出家门时,妻子的左手疼痛消失了,我的左眼也不痛了。一连五天,我单位的保卫科人员和平时监视大法弟子的帮凶,被我和我单位的同修强大的正念之场所抑制,他们看到了我也无所作为。

第六天,我找厂领导要求上班,他们才如梦方醒,赶紧通知市610、国防大队。

不长时间,相关单位来了十余人,将我带到一个地方“问话”。我不断的发正念,同时严肃的清理自身存在的不好因素,并求师父加持弟子。

在强大的正念威力面前,恶人的“问话”变成了走过场,随即以保释为借口当场让我回家。

层次所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