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被关押、不断遭到勒索


【明慧网2004年5月26日】我以前是个普通农民,迷在常人社会中,一身的病,30多岁时住过医院,生活危机,一生中有许许多多的一个接一个思想大结都解不开。直到1998年正月巧遇大法,当时我想是我缘分已到,我原定尽自己做父母的职责,把儿女交代后到寺院出家。得法后学炼五套功法,解决了我多病缠身的疾苦。我修炼一年多来,各方面有所改变,有病的我变成无病的我,心结解不开的我变成能解开的我,不能忍让的我变成能忍让的我,容量小不能吃亏的我变成容量大能吃亏的我。只要是修大法的学员都知道大法百利而无一害,我想这么好的功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哪一个国家和政府不支持和提倡。

没想到1999年7月20日,江氏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我真的百思不得其解,那时我只有忍受各种痛苦,度日如年,更没有想到我60多岁的人修炼做个好人,祛病健身,竟被关到拘留所,我们没参与政治,又没干涉国事,更没有篡党夺权的言行,事实证明,解放以来,党的历次运动,从土改、复查、三反、五反、肃反、反左斗争、社会主义教育、文化大革命,每次运动我都未参加。难道老来另有其想法?

就在2000年正月17日,派出所来我家抓我,当时我不在家,他们在我家等了一天,抄遍上下屋,每间房、楼上楼下,翻箱倒柜,把学生的书扔得满屋。我6点左右回家,他们正等着我,他们对我進行审问,并且要我跪着举起双手,这时天已黑,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到拘留所,两个月后又把我从拘留所带到法教班,洗脑班天天迫害我,逼我说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话。

晚上法教班只我一人时,管教用粗木棒打我,要我配合他们,我坚决拒绝不配合,当时心有点不静强忍着,迫害结束时,好象没什么感觉。到第二天上厕所时就觉得不方便,我卷起衣服往下一看,从腰部以下象茄子一样。他们天天向我勒索钱财,家里也受牵连,家属接见我时,说得流泪,他们在家尽义务修路,修渠道,象我这种情况60多岁老人还承担国家税收,恶人却向家里人勒索了5000多元。近几年我一直在不断地被勒索,我一家人在破产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