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华东设计院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99年7.20以来,江泽民一直利用强权镇压、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青岛华东设计院是知识分子比较集中的地方,许多大学本科生、工程师都在修炼法轮功,四年来受尽了610的邪恶之徒的摧残和折磨。

吕义、苗玉香夫妻俩和孩子全家都炼法轮功。吕义大学毕业,有一份满意的工作,苗玉香会修理电器,生活原本幸福美满。7.20后,邪恶取缔法轮功并定为×教。夫妻俩想不通:我们学“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为什么不让炼功?为什么要取缔?把好人定为邪的,那坏人是什么呢?两人就想去北京上访讲明事实。

在去信访办的路上,恶警把吕义等人抓住,并说不准去信访办,炼法轮功的不准上访。吕义俩口子给他们讲真象说法轮功好。恶警不但不听,还把吕义打得满身是伤、口鼻流血。然后警察把夫妻俩和许多大法弟子送往看守处,很多大法弟子都挨了打。单位把吕义、苗玉香接回来,在610的指使下,吕义被送進了精神病院,苗玉香被关押進拘留所,孩子没人管。吕义本来在北京就被警察打得很重,送到精神病院后,又是打毒针又是吃毒药,一个健康正常人却被打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这不是江泽民集团在无人性地摧残民众吗?哪一条法律叫江泽民、610恶人这样随意迫害人民大众的?胶州市有上百人因去北京上访而被强迫关進精神病院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全国各地许多精神病院都是如此。到底是谁在犯罪?

后来,吕义被折磨得受不了,在里边真是生不如死,就向610写了三个字:不去京。610恶人才把吕义从精神病院放出来。上班后,单位不给吕义安排正式工作,反而让他干义务劳动。大院里以前雇用民工干的脏活、累活,由吕义接手干,谁也不用雇用了。苗玉香从拘留所出来后坚持学法炼功,全家只靠她修理电器维持生活。吕义干活时不怕脏不怕累,为什么不发工资?义务劳动是不公平的。于是他们夫妇找领导、找610讲理,我们处处做一个好人,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修炼人。610狡辩说这是上层指示,他们管不了。

苗玉香认为修大法做好人而受迫害真是冤枉,决定还要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苗玉香被扣留挨了打,中国大陆没有善良人说话的地方。青岛驻京办事处对苗玉香上访大为恼火扬言要判刑三年。当时苗玉香想我没有犯罪,不能顺从邪恶,在胶州车站下车时趁机离去。610没有把苗玉香送去劳教还不小心让她跑了,很恼火。于是就报复家人,对吕义施加压力,威胁他。不准吕义出家门,不准出去买食品,生活简直没法过下去了。吕义找个机会和孩子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苗玉香去了哈尔滨亲戚家,亲戚帮她租个地摊做生意维持生活。2003年秋天苗玉香在生意摊上被警察戴上手铐拖到警车上带走了,现在还在劳教。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家人流离失所,这是谁造成呢?我们做一个好人到底犯了哪一条法律?这只是无数受迫害家庭中的一个。

设计院还有一位秦工程师,60多岁的老太太,以前身体不好,炼功后至今身体健康。99年7.20后,她内心感到不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取缔?我们做好人为什么不欢迎反而拿修炼者当仇敌?我炼法轮功受益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让我们炼这不公平?秦老太太决定去北京上访。还没到信访办就被扣留,回来罚款2万元,什么规定也不依据就是要钱,不拿钱不准回家。亲人没有办法只好交上钱,让老太太回家,以免老太太受酷刑。交钱后连个收据也不给,说这是命令都这样。

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骨肉生死离别,生活异常艰难,每天都在恐怖之中,度日如年,面对这无数人间惨剧,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你们的良知何在啊?流氓头子江泽民、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你们的手上沾满了多少鲜血与罪恶?!邪不胜正,等待你们的就是最严厉的天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