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明智


【明慧网2004年5月31日】

师父,您好!同修们好!

我的名字叫Jared Madsen。自从我记事起,就有这样的想法:“我一定要去中国做个圣人。”这一想法如此之深的扎根在我的心里,它指出了我生命中第一部分的大方向。我一直不停的在古代中国文化中寻找着什么。很小的时候,我就读佛道两家的经书以及其他一些来自中国的书籍。我有机会在中国读了一个学期的高中,然后在那里几乎完成了我的大学学业。1996年初的一个清晨,我在外面散步,碰巧遇上了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那时我在北京一所中医学院学习。虽然我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才认识到大法,但终于有一天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自幼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而且所有我学过的有关中国古代的东西都是为了帮助我理解和修炼大法的。  

在我开始修炼的几年后,1999年,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在镇压之后几个月的时候,为了让西方社会各界了解法轮功及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一位当地同修想出一个主意,就是将大法的录象送到我们地区的有线电视台。尽管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但好象太难做了,因此没有做下去。到了2001年的时候, 一些同修与外州的同修交流利用电视的方式讲大法真象的经验。回家之后,我思考这件事,意识到电视对人们产生的影响,只需要几个人就可以通过适当的有线频道接触到上百万的人。我决定也用电视的方式讲明真象。那不久,有同修想开始做一些适合常人口味的英语电视节目来介绍大法。我立即产生了兴趣并想加入其中。我们许多人坐在一起来讨论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谁愿帮忙,做这种节目是否值得,节目的名字等问题。我们取的名字中有一个叫做“纯净明智”。然后大家都回家去考虑是否应该做这个节目。几天之后,我与几位同修在一家中国餐馆吃饭,又一次讨论是否要做这个节目的事。吃完饭,打开一个幸运点心,里面的小字条上写着:“你的心是纯净的,你的头脑是明智的,你的灵魂是虔诚的。”纯净明智,这不就是几天前我们为这个栏目取的名字吗?我让大家看了这个字条,我们都认为这是在点悟我们应该做下去。 

起初,这个节目相当简单。另一位同修和我做主持人,一位责任编辑,一位同修负责将中文录像翻译过来,我负责大方向和协调。在最初设计节目时,《转法轮》第二讲中天目的问题给了我许多启示。师父说:“我们讲的开天目就是避开人的视神经,在人的两眉之间给打出一条通道来,使松果体直接向外看,这就叫开天目。”

两年前我们开始这个节目的时候,经常想让这个媒体展示大法的真象。虽然让媒体报道大法是好意,但这好象是通过视神经来看大法,很难看到其真实面貌。而纯净明智这一栏目绕开了这个通道,就象是天目一样:它让人们直接看到大法修炼者,以及迫害的真象。

师父还说:“在现代医学的解剖上已经发现了,这个松果体的前半部分,它具备着人的眼睛所有的组织结构。因为它长在人的脑壳里面,所以他讲那是一只退化了的眼睛。是不是退化的眼睛,我们修炼界还持保留态度。”我理解到,公共有线电视台就是一只退化了眼睛,它们包含着所有其他频道的内容,但它们只是不显露出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效力。

师父说:“看东西除了主通道之外,人还有许多副通道。佛家讲每一个汗毛孔都是一只眼睛;道家讲身体所有的窍都是眼睛,就是所有的穴位都是眼睛。”我理解到如果我们能够做一个电视节目直接讲迫害的真象,大法的美好,那么我们就不仅仅只放在当地的有线电视台,我们还应该将它放在全国所有的有线电视台上,甚至整个世界的。在许多其他地区的同修们的帮助下,纯净明智已经在很多电视台播出,覆盖观众达几百万。

象其他项目一样,每一个只是讲清真象中的一个办法。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讲清真象,而不是仅仅是让这个项目成功,因此我们应该从宏观的角度上来考虑这些事。例如,如果我们写一篇文章放到明慧网讲真象,我们也应该想到其他的方式来利用这篇文章,或许它也可以转载到其他网站或给媒体一个窗口,也可以翻译成几种语言。也可以用作录象或录音播出去。我们只需稍稍多作一点努力,就可以使一个项目的内容用于多个项目之中。

“纯净明智”就是利用大法网站的信息和世界各地同修做的一些录象来制作节目的。我们也采访一些学员,录一些法会期间各种活动的镜头。其他地区的学员也来帮忙分担一些工作,每个人都为这个节目带来他们的技能和智慧。我们将这些汇集成每周一次的节目之中,然后再把节目传给其他地区的学员送到他们当地的有线电视台。师父在《转法轮》里讲:“法轮在顺时针旋转的时候,能自动吸取宇宙中的能量;逆时针旋转的时候,能发放能量。内旋(顺时针)度己,外旋(逆时针)度人,是我们这个功法的特点。”在我们设计这个节目的流程时,我们努力按照对法轮的理解来做。

在开始制作这个节目不久,在参与其中的同修中间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争论。师父在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你也有一个好主意,他也有一个好主意,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主意好,往往都是因为在这些问题上出现争执。而在争执时,由于平时忽视学法,或者是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就使你们的争论陷入了一种常人式的那种争论状态。”说的正是我。我总是认为我的主意是最好的,如果不用就太可惜了。其他同修也有他们的主意,但我是很难接受的。这样的想法显然是自私,并没有用法来看待问题。因此我很容易落入常人的状态。我很容易着急发怒。反过来别的同修也是很难接受我的,慢慢的,许多同修都不愿意和我一起工作了。由于这些争论加上我们地区发生的其它的争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学员们停止了这个项目,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干。

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我需要认真的查找自己,找一找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如何解决它。开始是很痛苦的。每次想向内找的时候,我马上就开始想别的学员的问题。因为学员们生气不愿与我一起工作,接着又是一阵孤独。

在这种困境中,首先我要决定我自己是否要继续做下去。马上,在法上的理解,这个节目的重要性以及对社会产生的重大影响闪现到我脑中,我马上下定了决心:即使是我一个人做,我也要坚持做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我要继续做下去。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得到了宇宙大法,我有师尊的帮助,还怕什么呢?我很快学会了制作节目的所有细节,并能够使节目继续播放了。

决定继续这个项目之后,我需要真正的向内找一找自己的问题了。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一个修炼者,这是我们的修炼方式,还因为这能使我在下一步做得更好以保证这个电视节目成为一个稳定而有效的讲真象途径。

我发现的第一个主要问题是太爱控制别人,不信任别人。当我发现别人做错事时,动不动就发火。我努力想让事情按照我的思路走。我强求别人接受我的想法,而没有感觉到学员们能够按照他们应当做的方式做。这种状况的产生不仅是因为一个愿让人跟着我走的私心,还因为对别人缺乏耐心,以及不能先他后我的想问题。

做为一名协调人,我应该理解别人的处境。我应当了解他们的技能,他们的修炼环境,他们的强项和弱点。这样我就可以找到适合他们的工作,也有利于他们的修炼。同时,我应当了解他们的工作时间,他们是否需要帮助,是否有新的主意,是否想多做一些。这样要求我自己,就会使工作在其中的同修更容易的各尽其能,也没有必要被控制。

同时我必须保证所有的事都做完,节目不断的制作出来,播出量在不断的提高。大家一起协调和工作好是为了更好的讲好真象。如果我将我的协调角色看得超过讲真象,那么我就偏离了正法的轨道。这一点是如何表现的呢?我从整个项目出发,全局掌握所有该做的工作。如果帮忙的同修不能承担起所有的工作,那么我的责任就是找别人来帮忙,如果临时找不到,那么我就自己做。

这与我原来的做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过去如果没有别人做这些工作,我会很生气,反过来这种情绪对别人形成了很多压力。当我从这种新的无私的角度来对待这个项目时,同修们也就能够力所能及的分担工作了。而我也乐得处理那些没人做的事。如果他们达不到预期水平,我也不对他们抱太大期望或生他们的气。我会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助一臂之力,大家一起商量如何進一步将工作做得更好。这样的理解来源于大法,而不是基于常人式的管理方法。每当我们用常人的方式来处理大法的项目时,一般都会有许多大的隔阂,工作也做不好。我理解到这是因为这些管理手段是基于旧宇宙成住坏灭的原则,因此它们注定是失败的,尤其当我们用在证实大法的项目时。

在我加深了对法的理解之后,同修们逐渐的愿意回来与我一起做这个节目了。我做事越从正法的基点上考虑,就有越来越多的同修愿意参加这个项目。随着越来越多的好主意用来制作这个节目,我便收到越来越多的反馈,说这个节目一周比一周好,越来越多的人们在大法的活动中告诉同修,他们从这个电视节目中已经了解了法轮大法以及中国迫害法轮功的真象。

“纯净明智”这个节目正在健康的发展,同时也为我和其他参与这项工作的同修提供了一个绝好的修炼环境。那些还没有这个节目的地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帮助你将它加入到有线电视上去。不难做,可以使当地的群众大面积的了解真象。

谢谢大家。

(2004年美中地区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