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台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4年6月1日】九台劳教所自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以来,他们一直欺上瞒下,弄虚作假,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对外宣传采用“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而背地里却在执行着江氏流氓集团“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残暴政策迫害大法的修炼者。

在2002年3、4月份,九台劳教所为了达到上级要求的所谓的转化率,他们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用的邪恶手段包括:五、六把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一个人;还让法轮功学员站在水里用电棍电;用塑料管抽打;用牙刷在两手指之间转;用拳打,用脚踢学员的头部、胸部、背部和身体其它部位。在此期间,松原市大法弟子孙世忠被当时教育队教导员高克指使恶人毒打迫害致死。

在2003年10月以来,九台劳教所又开始非法超期关押大法弟子,被非法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刘光荣(吉林市)、白瑞松(德惠)、王智慧(黑龙江、尚志市)、宋友志(吉林市)、郭延祥(九台)、刘镇里(图门)、张文君(汪清)、陈际(舒兰)、程洪源(吉林市)、张景寿(龙井)、周星海(延边)、董光文(辉南)、周俊住(吉林市)、姜威(吉林市)、金凤学(舒兰市)、王凯(吉林市)、朱兆水(舒兰市)、朱德臣(大安市)、郝景春、刘广智(吉林市)、刘长友(吉林市)、李欣、牟长林(洮南市)、邵长普(扶余)、姜林、金俊杰(龙井)、孙利文(大连市)、温影佳(汪清)、吕小东(公主岭)、张金广(舒兰市)

从2004年3、4月至今,九台劳教所为了达到邪恶的目地采取威胁、强迫、欺骗的做法、制造假材料,以便使他们获取个人的利益。因为九台劳教所答应“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给400元,他们有的采用先拿来一张白纸,让非法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按手印。后编转化材料的欺上瞒下的做法。还说“为了让你们早回家”。

还有拿来已经写好的造假材料,强迫按手印、大法弟子金俊杰不配合邪恶,坚决抵制。大队长高克指使一些恶人用暴力手段殴打,金俊杰为了制止迫害,用头撞破玻璃后而被关入小号两天。在金俊杰被释放时是被戴着手铐带出劳教所的,还有的在高压下和残酷迫害下被违心写的。

九台劳教所上报和对外宣传的所谓“转化率”,完全是站在欺骗和谎言的基础上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欺骗世人和众生。

被非法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要求无条件释放,被副所长王庆和、管理科长郑海令指使恶警给大法弟子戴手铐关入小号。在小号里每顿饭仅二两发糕,和盐水菜汤,每天被铐住双手坐在铁笼子里,体罚迫害长达十六、七个小时。

被关小号的有:刘广智、董光文、白瑞松、周俊住、金俊杰、王喜宝、尚甫英、赵礼堂、王邵福、闫国恒、邵长普。

九台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具体事实有:

一、残酷毒打

2004年5月1日晚,大法弟子王蛟龙,被教导员张国新,大队长王卫滨叫去谈话,王蛟龙不配合邪恶,他们便拿来电棍,由于电棍没电,他们就大打出手,用拳头打,用脚猛踢头部。王蛟龙被打倒在地,眼睛流血,满身是血,多处受伤。恶警怕恶行曝光,把王蛟龙隔离严管起来。

二、虐待体罚

大法弟子高德全,63岁,被迫害得高血压190-120,中风,半身不遂。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仍然叫其念诽谤大法的书,高德全不念,恶警郭一平,叫其把手背到体后坐板(坐在床上,不让动)。长达数小时,恶警张明才叫其面墙站立几个小时、体罚虐待。

三、剥夺睡眠

大法弟子孙占刚被大队恶警以谈话为名剥夺睡眠一夜不让睡觉,第二天早晨还被强迫出去干活。
大法弟子朱玉军、朱德臣被教育队恶警指使四个刑事犯人看着不让睡觉。

四、用高压电棍电

大法弟子尚甫英看经文被强行关進小号,回来后,恶警李成舟、张明才、郭一平殴打尚甫英,用5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進行迫害。

五、造假迫害

恶警郭一平指使普教孙大庆,丁双任4月27日往大法弟子邵长普床下放经文,造假陷害。5月4日郭一平把邵长普叫到办公室强行戴手铐,邵长普告诉他是在干违法的事,就给关入小号,7天后,恶警李成舟、张明才、郭一平以问经文为由毒打邵长普,使其多处受伤。怕恶行曝光,又多关了3天。回来后怕揭露他们的恶行,对邵长普進行严管隔离。封锁消息。

六、压制言论

大法弟子赵礼堂给所长写了一封人权公开信,被大队恶警关入小号,怕把事实真象揭露出去,后转走。

七、强迫進行危险劳动

今年新成立的劳务大队,干的活是焊铁丝,在没有任何安全设施下,進行劳动。大法弟子刘广智的眼镜被飞出的火花烧坏,后刘广智坚决抵制,被关入小号,后被转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

八、转所继续迫害

他们怕非法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起来反对迫害,就把一部分人转到其它劳教所继续迫害。

九、在饮食上迫害

从2003年10月份以来至今,劳教所吃的是发霉的大米。而且,把原来每天两顿细粮改为一顿。接见的合餐费用高,每次买的菜不得低于30元,而且每盘菜的数量只是正常数量的1/3或1/4。劳教所内的商店都是垄断经营。售货物多是以假充真,以次充好,并高价出售,甚至出卖的物品是正常价的数倍。以上的一系列恶行,他们怕曝光,对外他们限制接见,对内他们不让反映。

在2003年11月份,劳教所的上级部门来检查工作,到食堂问一周晚上能吃一顿肉吗?没人敢说真话,因为恶警不让说。实际上一年也很难吃上几顿肉。

这一系列迫害事实,在九台劳教所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迫害事实我们将進一步了解和调查,我们希望全社会善良的人们都能关注在九台劳教所发生的迫害,同时谴责这场迫害,使正义和善良永存人间。

附电话:
九台劳教所所长室0431-2511058 驻所检察室:0431-2511261
吉林欢喜岭劳教所所长室:0432-488080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