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4年6月10日】我是某高校的一名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世人、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象,我于5月7日晚到郊区散发真象传单和光碟。我平时不太注意安全,做事又投入,多次危险也没有引起重视。这天晚上我看有二幢楼是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我就進去,一个门洞、一个门洞不停的放,也不管人来人往,结果被人举报,在我回去的路上,碰到几个来抓我的公安。他们看到我后,立即向我围拢,这时我已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了,不等他们来到我面前,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我的喊声划破了夜空,楼里面的人都跑出来看,他们几个人架着我把我推上了大街。我继续高喊,这时一下围拢了很多卖东西的老百姓,跟在后面听,不愿离去。我被他们带到一间房子里,我继续在屋里高喊,老百姓在门外听。这次我带的传单有好几种,有“善缘”、“天地苍生”、“公安干警的忏悔”和“610人员的转变”等,外面用五彩纸封着,非常好看。这几个公安不管我的呼喊,每个人拿着一份传单在看,我想大概今天是晚上专门给他们送传单的。我在屋里不停的喊了几十分钟,那些老百姓也一直在门外听着。这时几个人把我抬到小车里送往派出所,一路上我一直不停的在喊。

到了派出所,楼上正有一群人在开会,听到喊声忙出来看。到了值班室,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发传单和光碟?我讲:“为了救你们,让你们知道法轮功真象,让你们有一个好的未来,一家人平平安安。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绑架我?”于是我给他们讲真象,现在全世界都讲法轮大法好,为什么我们国家非要镇压?他们问我传单和光碟从哪里搞来的,我不理睬,继续高喊。他们看也问不出什么名堂,只好安排几个公安晚上看着我。我就在值班室高喊:“我炼法轮功没有罪,我做好人没有错,为什么非要关押?”这样我一直喊到早上8点上班时间,他们干部来上班,他们来一个我喊一次,他们都过来和我讲话,我就和他们讲真象,并要求他们要尊敬我师父,尊敬大法。我对他们讲:“如果人人都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处处重德,处处想到别人,处处与人为善,社会治安状况好了,你们这些公安可以安心睡觉了,晚上也不需要值班辛苦。”

这时我们学校主要领导和后勤领导来了,我一看见他们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当时惊住了,没想到我在这里会这样,过了几个小时他们让我跟他们走。就这样我又高喊着被带下楼、上了学校的小车子。在车子里他们问我:“学校里的传单和光碟是不是你发的?”我为了保护同修,我讲:“学校所有的传单和光碟都是我发的。那是为救你们,让你们了解法轮功真象,不要上当受骗,让你们有个好的未来,让你们平平安安,我做错什么了?”小车進入学校,正是学生放学之时,我立即摇下车窗,向人群中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学校领导拼命摇上车窗,我摇下三次喊三次,到学校保卫处门口他们拼命推我進去,我奋力挣扎着对一群学生高喊,已经有好多学生听到我的喊声了。他们即使有一个学生转变了观念,我也是救了一个人,尽了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我被推到保卫处后,他们就把以前的假材料综合综合准备把我往上报,我对学校保卫处人员讲:“你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后果是非常可悲的,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真的是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他们听了又害怕又恼怒,不让我讲,在保卫处我几次冲出去大喊。他们用力的把我推到墙上,又差一点栽到地下。

下午,保卫处又把我送回派出所。两个公安对我审讯录口供,我什么都不配合,只讲了:“我是十万火急来救人。”他们又想诱供,我对他们讲:“任何时候我都不会配合邪恶,就是拿手枪口对着胸膛我都不会配合。”他们听到后说:“就写这两句。”然后又问我:“你经常喊的那两句是啥?再喊喊我们听听,把那两句再写上,叫法正什么的,还有灭字的。”我一听立即大笑起来,越想越笑得高兴,这两个公安看我笑的厉害也跟着笑,就这样草草地判了我行政拘留15天。我对他们讲:“不管你们怎么判,怎么关,你就是关我们10年我也要与你们讲真象,今天你们碰到我是缘分,希望你们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相信江××欺世的谎言,你们这里有我发剩下的传单和光碟,回去认真看一看。”那个年纪稍大的公安讲:“我们是要看一看鉴别鉴别,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在5月8号晚上,我被送到拘留所,到了拘留所门口,我连续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的喊声惊动了里面的公安,都跑出来看,就这样从拘留所门口一直喊到号房。第二天所长带着几名科长来到我号房、站在我面前,我就对看他们,并连喊几遍大法好的口号,同时我开始绝食抗议。放风的时候我就对整个号房喊,喊声刚过,马上就听到男号的犯人惊喜的讲:“法轮功,法轮功!”也有和着我的声音小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绝食抗议后,他们不断来人劝我吃饭,我利用这些时间与他们讲真象,要求他们无条件放我。

到了第六天,他们对我進行了第一次强行灌食。灌完后,我马上高喊正法口诀。为了让世人理解我们,我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保持着大法弟子正的形象,虽然好多天不吃饭,我在号里坚持扫地,帮助叠被子,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放风的时候,每天坚持炼功,把优美的功法展现给她们,她们也跟着学。我给她们讲真象,把带去的真象传单给她们看,来一个我讲一个,走一个我嘱咐一个。她们也感动的说:“阿姨,我们早一点知道大法,按真善忍去做,也不会来这鬼地方吃苦头。”一有时间我就坚持发正念,全面清除自己空间场和拘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让它们全部解体。

又过了三天,他们又对我進行了第二次灌食。管子刚插進去,我就响亮的喊出了正法口诀,声音清晰、响亮,完全不象是插着管子喊的。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号房里的人看我这些天不吃饭,什么都能做也不难过,都惊喜的说:“阿姨,我们真的相信神啦,别人讲,我们没见着不相信,我们天天在一起,你不吃不喝,脸色还好,我们知道是神在保护你!我们出去后,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求神保佑。”

再过两天,他们对我進行了第三次灌食,这次他们把我的胳膊象架飞机一样架着,我的脖子被男犯扯的象刀割般疼痛,他们插了几次插不進去,说我不配合,于是换了个粗大的红塑料管子用力插進去。我只觉得胸腔内、胃里痛如刀绞,呼吸紧迫,心跳加速要窒息,这时我大脑是清醒的,我知道有师父保护我,一点怕心也没有。我对师父讲:“我是大法造就的,金刚铸成的,这一关我能挺过去,我不会死。”这时我试着想喊,终因管子太粗,呼吸紧迫,我喊了两次喊不出声。这时那个所长对我讲:“喊两声,再喊两声,喊出声音来。”这时我平静了一下心态,忍着剧痛,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又断断续续的喊出了“大法好”。灌完后,除心跳加速外,我又恢复了正常。在架往号房的路上,整个号房寂静无声,只有我的喊声回荡在拘留所上空。

我要尽己所能唤醒这里人的正义和良知,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真正得救。15天后他们无条件放了我。当拘留所人员到号房通知我整理东西时,号房内一片欢呼,我就这样一步步的,坚定的,稳稳的走出了拘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