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走好自己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我叫孟繁珍,今年56岁,我是从新疆退休回沪的,98年经人介绍喜得大法,看了《转法轮》后,我被书里面精辟,深奥的理论所吸引,并把大法介绍给了我的丈夫和长子,丈夫在一家公司打工,原有胆囊炎,经常发病,身心遭受了很大的痛苦,而且给工作也带来一定的困难。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后,病魔奇迹般的消失了,不治而愈。我们三人在修炼中明白了人应该怎样活着,从此更坚定的按照“真,善,忍”去修炼自己。得到了单位,居住地居委会及周围群众的交口称赞和认可。

拿我来讲,由于从小被动员去了新疆,吃了不少苦,退休后回上海,在住房和工作问题上,总是认为政府对我不公,长期的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由于修炼了法轮功,使我的精神面貌得到了改观,没有了以前那种玩世不恭的人生观,只是想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一个能为别人着想的道德得到升华的好人。儿子也得到单位领导,同事和邻居的称赞。谁知好景不长,99年7月,由于当时的独裁者江××出自于个人的私利和妒忌心,不但取缔了法轮功,而且还将法轮功打成×教,为镇压法轮功他还制定了――“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指令。从那时到现在的四年多中,他对我们家的迫害从没停止过。

2000年10月我和儿子去北京上访,还没找到信访部门,人却被抓起来了。当时我被治安拘留5天,儿子被非法判劳教1年,我5天后被放回家,也被街道辞退,失去了工作。而江氏集团为了加大镇压力度,利用手中的权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杀人案,用欺世谎言挑起了全国民众对法轮功及学员们的仇恨心理,那时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劳教,判刑,送到洗脑班,用强制的手段逼迫学员放弃信仰。我儿子刚放回家,我又被抓去被非法的判了二年劳教,并且被非法的抄了家。原因只是为了向被恶毒谎言毒害的民众说几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自焚是假的。”

在二年的劳教生活中,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精進,再加上主意识不强,执著心不去,导致自己邪悟,被求安逸(为私)的心带动的颠三倒四的,忘了自己在正法时期的使命。

在我临解教前半个月,由于被邪恶钻了空子,2003年9月12日我儿子再一次被诱骗出单位,被非法绑架,我家惨遭了第二次非法抄家。江××的追随者,为了寻找证据,使用诱供,逼供,威胁的手段,在二天三夜里不让我儿子睡觉,不给吃饭,轮番進行逼供,当时把我丈夫也弄到派出所去录口供,并威胁他说窝藏罪证是要坐牢的。而且把我们家不修炼的小儿子也抓去,進行恐吓,叫他说出他哥哥的所谓的罪证,把他关押了一天一夜后,以取保候审的处罚,交了三千元保证金后,才将他放回家。过了两个月又通知我们取回保证金,取消了对小儿子的处罚。他们拿着手中的权力,可以任意的抓人,并采用卑劣的手段進行刑讯逼供,这是哪一国的法律啊?!完全是文革式的无法无天的株连九族。

解教回家后,我无法和儿子见面,沟通,但是从我们家的遭遇以及后来通过学法,慢慢的从大法的法理里我明白了我彻底的错了,真是痛悔莫及。由于自己的邪悟,给大法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而且,对自己是极端的不负责任。师父讲:“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与宽容的感召下,我面对错误,从新做起,我重新站了起来。

2004年3月初,我们接到对大儿子的判决书,因为他做真象资料,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我和他爸爸悟到这是对我大儿子的再一次迫害。儿子敢于说真话,没有错。我们不能消极承受,我们要上诉。我们先到嘉定检察院找到负责这件案子的检察官庄友忠,他不肯见我们,下午再去找他时,他叫门卫传话说这件案子移交法院了,与他无关。这就是中国的司法官员说的话,案子还没有生效就与他无关。我们再去找法官徐闻苙,她一开始说家属可以上诉,等到上诉状交上去时又无理的说超过期限了,又不让上诉了。儿子这件案子因涉及做真象资料一共三人,那二人同时提出上诉,结果被驳回,维持原判,其中一人叫张曦川的大法弟子,从驳回后绝食至今。(注:张曦川,曾被劳教二年),现已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

通过这次为上诉的事,以及对我们家的不断迫害,使我更看清了从镇压法轮功以来,这个邪恶集团操控下的司法部门对大法弟子从没讲过什么法律,他们暗箱操作,机械性的走过场。我儿子他们三人虽然在法庭上,当场拒绝指定的律师为自己辩护,并声明自己修正法没有犯罪,要求无罪释放。但还是被非法的判了六年,四年六个月,三年六个月。事后,我又问了那位徐法官,这件案子的当事人提出上诉,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陈述自己的上诉理由。她回答说:“这是刑事案,与民事和经济案性质不同,都是维持原判。”那么既然这样,你在判决书里为什么说:如有不服可以在收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提出上诉。这不虚假的摆设吗?而哪些揭露蒙骗民众的恶毒谎言的真象资料,却被他们定为罪证。这个法律的公正体现在哪里啊?!而且,我们在上诉时,正好赶上开两会,于是他们每天派四个人,轮班的跟踪我,我走哪,他们跟到哪,白天黑夜的就在房子周围监控,跟踪,直到开完两会。这就是所谓的“我国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在全国有千千万万个家庭受到了这种侵犯人权、剥夺公民合法权益的邪恶行为的迫害。

我是从新疆退休回沪的,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三月份,乌鲁木齐市社保中心停发了我的养老金,原因是在服刑和劳教期间不得享受工资和养老金,原来已给我发的,现在还要如数的扣回去,这不是连我的生存权也给剥夺了。

回想这四年多的日子里,使我们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其中掺進任何人的东西,或是放不下的执著心,都会被邪恶钻空子,造成更严重的迫害状况,所以,我们一定要照师父说的去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同时要不断的向内找,找自己有没有漏。真正的坚修大法和坚信师父。按照师父在经文《正念除黑手》中最后的一句“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真正的从法上去认识法,走好走正自己的路,同化真,善,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