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大法弟子正念制止恶警丑剧

【明慧网2004年6月16日】我今年57岁,是内蒙古通辽市大法弟子。2004年3月16日上午10点,我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防盗门外站满了一群警察,一个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有事找你核实一下,你开开门,我们说完就走。”我告诉他:“如果你们正常来串门,我会以礼相待,可你们不是,你们是带着目地来的,你们找我有事,可是我跟你们没事。我决不配合你们。”说完就关上了门。这时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把屋里大法书籍与资料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门外又传来了叫门声,我开始立掌发正念,彻底除另外空间旧势力的黑手与烂鬼。同时我想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谁也不配干扰与考验我。既然他们送上门来,那我就把握好机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20多分钟过去了,他们仍在叫门,我打开里边门,警察还在聚集着,这时有二个警察主动自我介绍说:“我姓胡,是通辽市公安局局长。”另一个说:“我姓张,叫张黎明,是通辽市公安分局局长。”我笑着说:“你的名字很有意义,你知道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象吗?天快亮了,我们是在黎明前救人哪,请你们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度世人的高德大法。”张、胡二人又说:“今天我们是在执行公务,你这个屋我们非得進。”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要清楚,这是我的家,而不是公安局。我开不开门这是我的权利。”说完我就把门关上了,继续发正念,同时,唤醒他们先天善良的本性,让他们清醒,迫害大法弟子没有好结果,让他们明白的一面摆正自己未来的位置。过了一会,外面又开始敲门了。我心里想这是让我利用好这个机会讲真象、救度世人。

我打开门笑着说:“有话在这说吧。”张说:“这对你影响不好,出出進進的让邻居看见。”我说:“没什么不好的,外面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我一眼就看见了因迫害大法弟子田苗提升为队长的包吉日木图,他肩上还扛着一个录像机,站在楼上(四楼)的楼梯,正对着我家门口录像,我严厉制止,二局长回头看看包吉日木图,示意他离开,包吉日木图很无趣,冲着我伪善的笑着点头说:“我走我走。”显得那么渺小可悲。

我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看见610警察王波在楼道里来回走动,其余的人都不认识。我开始揭露邪恶,我问两个局长:“你们去老百姓家都扛着录像机吗?”他们还是重复着说这是执行公务,到屋里再说。我说:“你们正事不管,专抓炼法轮功的好人,算啥本事?!”我就开始历数他们这几年对我们母女二人的迫害。

“2000年,你们把我们母女俩骗到公安局说核实材料,然后又把我们关進看守所,一个多月才放我们出来。两会期间,你们610艾秘书长亲口对我说:怕你们母女去北京,我们在你们楼对面厕所(我们家的另一所房子)二个小时一换岗,二个小时一换岗,天天看着你们,一有人影晃动,我们就回去报告,说你们家有人没去北京,可把我们折腾苦了。

最后你们把我们母女抓進洗脑班,20多天才放出来。还有一次王波、包吉日木图一伙私自开门把我绑架到公安局,三天后才放回。2002年3月的一天早上7点左右,我刚出大门,来了两辆车,跳下20多人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当天又把我放回来。从九九年以来,我们家就没有过一天安生日子。家里的电话被监控,出门被盯梢,一到节假日街道办、派出所、公安局就到我家骚扰……另外,公安局、街道办还多次去我儿子、儿媳及儿媳的父亲单位、家中進行干扰、盘问等。

从九九年开始,在江××独裁统治下,中国大陆有多少大法弟子被逼得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有多少家庭被拆散;有多少人被无辜的迫害致死;现在仍有十多万大法弟子被强行关進劳改营、精神病院,饱受折磨。我告诉你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北京杀妻灭子的傅怡彬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却栽赃陷害到法轮功头上。对法轮功弟子你们从不讲法律,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对法轮功一切打压的借口都是造谣。现在江泽民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告上国际法庭,法轮大法已经洪传六十多个国家,受到了一千多项世界各地的褒奖,《转法轮》已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公开发行……”

楼道里鸦雀无声,他们静静的听着,根本就插不上话。当时我头脑极为清晰,师父给我的智慧源源不断,我接着说:“人干了坏事,都得自己偿还,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时张黎明赶紧接下半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我们都笑了,我感到是他明白的一面在清醒。

这时已到了中午,下班回家的职工和放学回来的孩子在楼道里来回走动。二位局长急切的说:“今天你不开门,我们也有办法進去,我们是执行公务。”我严肃的说:“你们胆敢开门進屋,我就站在阳台上对外面喊:大家快来看啊,公安局局长执法犯法了,到老百姓家了解情况,不给开门就撬门!我非得控告你们。”他们都笑了:“我们不想见到这种场面。”我说:“我想两位局长也不会那么做。”在大法弟子的威严面前,他们显得平和了。张黎明说:“我用我的人格担保,進屋不翻东西。”胡也接着说:“我也用我人格担保,進屋不翻东西,保证不带你走,核实完一件事,说完就走。”他们还表示:“就我们俩个進屋,其他人不進。”果然,门外其他警察都撤走了,就剩下两个局长。我笑着对他们说:“你们不是以人格担保吗?人字是怎么写的?一撇一捺才是人哪,得具备人的德性才配当人哪!你们说话得算数。”他们点头说:“算数算数。”我说那好,我开了门。

他们一進屋,胡说:“有一个出租车司机给我们举报,有二个全国通缉犯,到你家来了,我现在是执行公务。”这时我笑了,大声说:“是吗?通缉犯在哪里?”他们俩很有礼貌,用手指着床底下说:“我们看看行吗?”我说可以。他们弯下腰,趴在地上,因为床底下装了很多东西,又把小拉柜拉出来,又探着身子往里看,样子挺可笑。二人又指着卫生间,我说可以,又指着阳台,我说可以。屋内四周又环视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这时胡双手一拍,笑着对我大声说:“这多好,这一看不就解除怀疑了吗?”

他们坐在沙发上,这时我礼貌的打着手势请他们走,并告诉他们:“现在中午12点,全世界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到了,你们请走吧。”但他们没有马上走的意思,并笑着对我说很想跟我谈谈。我发自内心的又说了一句:“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低着头边走边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事后我了解到:通辽市公安局以为有二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来到我家。在他们来之前,先是到了我的邻居家,把邻居家的电闸拉下,让邻居开门配合,被邻居当场拒绝。610警察邵军又到儿子单位,谎称:“有二位全国‘通缉犯’去了你妈家,你们配合我们一下,开开门领人就走,保证不动你妈。”儿子义正辞严的说:“这事我不管,你也别找我!”邵军没办法,就灰溜溜的走了。

这场荒唐可笑的闹剧就这样结束了。这一切无不验证着师父讲的法,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邪恶想恶也恶不起来了。最后以《洪吟 (二)》中的《怕啥》共勉: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