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工作中修炼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

师父好、同修好!

很高兴今天能在这里与大家一起交流。

我接触法轮大法是在2001年11月,911刚过没多久。在那个星期,我开始炼功,也是在那个星期,我被公司裁员了。

炼法轮功我有很多奇异的感觉。第一次炼功就觉得自己象是在被充了电,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跑也不是!感觉众多小法轮在我全身旋转,身体各部位还常常有被轻微针刺的感觉,我想那就是许多穴位在奇异的功能下张开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身上好像有电,我要很小心别把两只手或者两只脚碰在一起,因为一碰上,就会有一种强烈的触电的感觉。一天早上醒来,听到鸟儿在唱歌,但那不是平日鸟儿的歌声,而象小风铃的乐声,十分悦耳!也许另外空间的鸟儿就是这么唱歌的。还有一个早晨,我醒来时突然感到真善忍的博大和祥和,把我整个给惊住了。

我跟着网上的演示自学完五套功法后,我做得第一件事就是找其他法轮功学员。那时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我要找到他们,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在华盛顿公园的炼功点,一个学员帮我纠正了动作。他们还告诉要读《转法轮》这本书。

我的丈夫,当时的男朋友,已经修炼法轮功一年了。他建议我把《转法轮》这本书一口气通读一遍,这花了我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从那时始,我知道修炼就是我今后要走的路。我还不能完全理解书中的内容,但感觉李洪志师父讲的道理比以往我所接触过的任何学说都高,都纯。我在心里和耶稣也和师父说话,感谢耶稣一直以来对我的教诲和看护,不过从今以后,李先生便是我的师父。

我常上英文明慧网,上面有很多修炼的文章和心得,也有很多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残酷迫害的报导,那时候我的善不够,也不想面对那些正在发生的事情。我只是对自己的修炼感兴趣。

8个月过去了,我仍然没有找到辅导设计专业的工作。我经常读《转法轮》,去炼功点炼功,学法,还找到师父在不同法会上的讲法经文,这些大大加深了我对法轮大法的理解。其中一篇经文提到了工作的重要性,我意识到要把自己放下,去找工作。于是我向当地的Target公司递交申请并开始在那工作。我象师父在《转法轮》里教导的那样,工作勤恳负责,不到4周,终于找到了一份与我专业对口的工作。

这份工作并不理想,我学的知识基本用不上,薪金也只有我原来的三分之一,但我很感激,我对师父说,在我以往的工作中,我总是感觉到自己的不足, 我要从底层开始,打好基础,有机会再往上升。

工作虽然很容易,但却很忙,活总是干不完,主管还不让加班。我意识到“不失,不得”,这份工作给我修炼提供了很好的环境。

工作忙,失误也就多起来,主管不断地申斥我。我是个炼功人,知道发生这些都不是偶然的,每一件事都是师父要我看到自己身上的执著,我需要不断地向内找,去掉它,提高自己。

更糟的是,那时候我和同事相处不太好,他们好像不喜欢我,小组会上他们的态度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没有人愿花时间培训我,我更深地向内找,为什么大家会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执著,那就是我觉得自己比他们优秀,我带着这个执著对待周围的一切,也同时反射回自己身上。

我还发现自己太骄傲,不愿意向别人请教,怕暴露自己的过失和无知,

同事中有几个喜欢开粗俗的玩笑,我打心底里厌恶这些玩笑,甚至为自己和这些人一块工作而愤愤然。有一次我跟一个学员谈到这些,他说“那些东西的层次是非常低的。”听了这番话我觉得很屈辱,认为他是在暗示我修炼得不好,没有能力改变自己身边的环境。我又一次向内找,修炼人要过的头一关是色关,如果你过不了这一关,就根本谈不上修炼。尽管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对色的执著,我对自己说:“色的执著,如果你在我的身上,我要排除你。”之后每次同事再说起那些笑话,我不会在心里判断他们,而是用自己的正念去调整周围的环境。

我曾经有多次机会看到自己用正念改变了工作的环境。我办公的小间挨着主管的小间, 她经常在电话上辱骂自己的孩子,我心里很难受。于是自己保持正念,并用正念纠正这个状态,把它们清除掉。

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开始悟到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切,正是我自己身上携带的场的反映,很多都是应该发现并且去掉的。也许在我里面的一些微观世界里,在那里人们的意识都很败坏,相互辱骂。不管我是否意识到,他们都已经在我里面了,我必须清理它。

我还常常碰到这样的考验,以前我特别注意同事对我的看法,随时准备保护自己的名声。现在看到有的人在我背后小声耳语,看着我,我知道他们在说我。但我学会了压制自己要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好奇心。我对自己说,别人说我什么都无关紧要,我只需对师父负责。他知道我的心和我的每一个念头。

有个女孩以前曾在我这个部门、在同一个主管手下工作过,调到了其它部门之后我俩还常碰面。每次的碰面对我来说都是过关。 她常问我,“Carla, 你怎么能忍受那种辱骂?为什么不向人事部门反映你主管的情况?”每次她打听我这个部门的事情,我都十分谨慎,确保自己所说的都是实情,不说别人的坏话,保持对那些对我不好或辱骂过我的同事的善意。

和开始时不同的是,我不再试图逃避我的工作环境,而是在工作中不断的修炼自己,一点一点的,我明白了当和任何人产生矛盾时,首先就要向内找的道理。别人和我闹别扭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我有执著心要去,或者是我的状态不稳定,不能做到心不动的时候。还有,当我们看到别人身上的毛病,往往是自己有着类似的毛病。别人对我不好,很可能是我在以前的生命中伤害过他们,现在是在偿还。

我还意识到在我的内心深处,我对身边的人没有善心,我请求师父帮助我,每当同事对我不好的时候,我从心里对他们说,希望你能得救度。

大约过了6个月,整个工作环境开始好转,公司决定重组我们的部门,人事部给我们调来了新经理,原主管被降级之后辞职了,我连升了两级。

在这个过程中我始终保持一颗善心,从不对别人的逆境幸灾乐祸,即使是那些曾经对我不好的人。有时候在楼道上碰到这些人,他们会给我一个恶毒的眼神,他们生气,因为我成了他们的上级,对这些人,我心里始终保持平和和善意。

慢慢地,整个工作环境改变了,过去管理混乱,效率低,失误频繁,现在是祥和,人与人之间不再矛盾重重,工作也顺利多了。

同时,我也更加关注并投身到揭露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的活动中,我更多地走出去,请求师父帮助我有更多的时间做这些事情。

修善是一个大关。意识到自己善心不够,我尽量地多走出来,承担一些项目,奉献我的精力和时间。从只是专注个人修炼到关注那些正在受到迫害的人们的需要。开始时很难,似乎每次我要作些什么,都很难抽出时间,都碰到干扰和阻挠,连我的婚姻都成了压力。但我意识到我有责任调整自己的空间场,有能力去改变我空间场中的事情。那么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参与揭露邪恶的活动了。

慢慢的我发现工作中修炼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几乎没有,在揭露邪恶中给我的考验却越来越多。有时候准许证没拿到,有时候电脑出问题,和丈夫闹别扭,和别的学员有摩擦,但至少我知道怎么不断的向内找自己的执著。我有信心,只要这样做,就能把问题解决好。

我还开始明白了有许多邪恶势力在反对法轮大法,知道怎么去遏止它们。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接受师父的安排。

我修炼得到提高的时候,就是我经常学法的时候。我要努力使学法更有规律。

我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改進,我现在已经全身心投入并很感恩我能有这个修炼,返本归真的机会。

感谢师父救度了我。同修们,让我们相互勉励,恪守“真”!

若有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4年美国科罗拉多州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