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 26天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讲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不配合邪恶,不向邪恶提供任何信息,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不给邪恶留下迫害的把柄,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就无法实施。

在揭露本地邪恶时,自己使用真名实姓写的资料落入邪恶手中(以后应注意安全),我再次遭受迫害。2004年5月13日遭到恶警的绑架,从我家经县公安局至县看守所,我一直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心中一边发正念,不听从邪恶的安排和指使,拒绝回答邪恶的一切问话,就是恶警毒打,也不配合邪恶。他们无计可施,只好在问话的记录纸上伪造几句口供,想让我签名盖手模,我更是拒绝。他们三四个恶警又气急败坏地动用武力强迫我跪下,尽管他们人多势众,也从未使我屈服。他们只好将我送入县看守所非法拘留。要我签名时,再一次遭到我拒绝,这时,他们恶劣地对我说,把你长期关押在这里,关死了,就直接送火葬场火化。这时“法轮大法好”的喊声震撼了整个看守所。当我被非法关進监牢后,一名带着铁镣的牢头(死刑犯)看到我不断高呼“法轮大法好”,就上前给我一顿毒打,我一边挨着打,一边高呼“法轮大法好”。

冲破重重阻力,把监牢里的环境正过来。

一進监恶徒就宣布不准炼功,不许宣传法轮功,而且每天都要穿黄马褂。我立即回答,自己就是为了修炼法轮功才被非法绑架关進来的,连死都不害怕,还会害怕你们的威胁吗!不许炼功的规定对我不起作用,至于黄马褂,那是犯罪人穿的,我们炼法轮功的是按照“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怎么能穿这种马褂呢。我一直没按他们的规定做,不配合邪恶。

進监的第十一天,我向看守所长及干警宣布,为了抗议县610办、县公安局国安大队将我非法绑架和关押,我从今天开始绝食,并抗议看守所利用犯人将本人打伤。不久他们就作出答复,只要我不绝食,同意我在监内炼功,还可以不穿黄马褂,同时用车送我到医院检查身体,并保证以后再不会有殴打事件发生。而我的绝食仍然進行,看来想说服我進食已不可能,他们就采取了野蛮的灌食,而且灌的是浓度很高的盐水,每次强迫灌食后,我都要呕吐好一阵,浓盐水灌到胃里烧得很难受,就这样我一连被他们折磨了十几天。长时间绝食难受,灌食就更难承受。每当开餐时,饭香扑鼻,吃饭的欲望马上就会上来,每次总是克制着自己。当我绝食到第14天时,牢里的犯人在干警的指使下,来给我做所谓的思想工作,说我已经胜利了,不用再绝食了,干警都准许你炼功,还准你不穿黄马褂,再绝食实际上是摧残自己的身体,给自己过不去。当天是监子里第一次吃南瓜,在犯人的再三催促下,我喝了几口南瓜汤。结果他们赶紧报告干警说我喝了南瓜汤,我当即就意识到这样做不行,是自己的执著心没放下,没放下生死之念,如果進食了,这不是向邪恶妥协了吗?那将前功尽弃。只要坚持就是胜利,有法在有师在怕什么。转念又想,我绝食一是抗议非法关押,二是早日出去助师正法、挽救众生,没达到目地,怎样能随便放弃呢?同时我也不能老让他们这样灌下去。第二天(绝食的第15天),我任他们怎么灌食,也不咽下一口,眼也不睁开,叫我的名字也不答理,干警在旁边指挥着犯人灌食,眼看浓盐水从嘴里流到衣服上,又从衣服上流到地面上,看到奄奄一息的我,恶警不敢叫犯人长时间捂鼻不放,他们再也不敢强行灌食,只好用电话联系公安局国安大队来人观察现场。

待公安来人后,干警连忙向他们反映说:“送来了法轮功,我们这里就不得安宁,弄得看守所翻天覆地,已有半个月未進食了,赶快放他走。”就这样我被无罪释放。26天正念闯出看守所。

回忆在绝食的15天里,师父多次鼓励我,在睡梦中点化要我坚持,使我再次顺利地闯出魔窟。在此还要感谢市里的大法弟子多方援救及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电话紧密配合。(在绝食的中途,看守所一干警告诉我,说一位北京教授从美国打来长途电话,向他讲了十几分钟真象,待这位干警初步明白真象后,在后来对我灌食迫害中,他自动放弃不参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