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残疾人杨苏红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叫杨苏红、今年23岁、是一个身高仅有1.2米,体重23公斤的肢体残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我也有过欢乐的童年时代,小时的我聪明、伶俐,深受父母宠爱,那时家庭经济条件很好,我要什么,父母都百依百顺地满足我,我的童年无忧无虑、幸福快乐,村里同龄的孩子们都很羡慕我。

但是,自8岁开始,病魔就降临到了我的身上,开始出现腹泻、腹胀、腹痛,渐渐的消瘦,随后就是漫长的10年求医,为了治好我的病,父母带着我四处寻医问药,走遍了昆明的大医院,医院曾经诊断:“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症,四次住院中有两次病危,用尽了各种西药、中药、单方、秘方,为了治好我的病,家里的积蓄用完了,最后连盖房子的钱都用了,我的病都不见好转。大概由于打针吃药的原因,我的身体不见长,到了18岁,我仍象个儿童,父母对我的希望破灭了,随后家里添了一个小弟弟,家里经济也每况愈下,为此,我辍了学。父亲由于承担繁重的家庭负担及我的拖累,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常常喝醉酒后与母亲又打又闹,最后父母离异使我的生活更加艰难,我曾多次离家出走,也曾多次想自杀了结一生。

在绝望中,我给小学时的老师写了一封信,讲了我的处境,表达了我对生命的期盼,好心的老师发动全校师生为我捐了款,再次激起我对生命的希望。

我拿着学校师生给我的几百元捐款,再一次请母亲带我到医院看病,经这次检查,医生们说我患的是“骨癌”,己到了晚期,并告诉母亲说我最多能活几个月,让家里尽量满足我的要求。这生的最后希望破灭了,我只有在消磨时光中无奈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1999年2月的一天,我到亲戚家作客时,碰到我认识的一位阿姨,以前她也是一个有多种疾病,走路都会气喘,整天泡在药罐里的病人。这次见到她时完全变了一个人,40多岁的她,看上去仅30岁左右,皮肤白白嫩嫩的,比以前精神多了,她告诉我她是炼法轮功后起的变化。当我向她讲了我的遭遇后,她对我说:“医院和药物救不了你,任何人也帮不了你,只有李老师能救你。”我问她:“真的吗?象我这样得了绝症的能炼法轮功吗?”她说:“能,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功法,任何人只要想炼,都可以炼,李老师不注重表面,只看人心,心诚就行”。当我听完她介绍法轮功后,我的心情非常激动,他唤起了我对生命的希望。

修炼法轮功后,每天早上五点钟,我就到炼功场炼功,和大家在一起读李老师的书,我抓紧一切时间看书学法,按照李老师在书中讲的“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去做一个好人,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首先为别人考虑,渐渐地我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被病魔折磨了10多年的我,丢掉了药罐子,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走路走多远都不觉得累,全身感到有使不完的劲。后来我为了办理“残疾证”到医院开证明时,医生看到我,惊奇地说:“想不到你还活着。”在功友们的帮助下,我的生活也有了着落,欢乐的笑容又重新出现在我的脸上。父母看到我的变化也感到很高兴,周围街坊邻居看到我的变化无不感到惊奇。

但是,当我重新找到生命之路,重新获得到生活乐趣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一场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开始了,随着迫害的不断升级,迫害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2002年7月3日,我参加完“电脑学习班”的毕业聚会后,和同学到春菀小区玩,因玩得有些累,大家分手后,我找了一条石凳坐下休息。过了一会儿,坐在我旁边40多岁的一男子突然喊了起来,说他的手机不在了,他一口咬定是我拿了他的手机,他一边骂,一边打了我一巴掌,逼着要我还他的手机,这时许多人也围了上来,都用怀疑的眼光看我,我怎么解释都不行,小区保安不由分说就将我送進了春菀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公安也不听我的解释,并用粗话骂我,要我站着,逼我交出手机就放我回家,我仍然用平和的态度向他们解释,并告诉他们我家里的地址和电话,请他们打电话找我母亲也不行,并且粗暴地强行搜了我三次身,都没有搜到手机,当第三次搜查书包时,看见了一本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和几篇经文后,有一个公安大叫:“我们找的就是你这种炼法轮功的,今天可抓到大鱼了。”

他们逼问我什么时候炼的法轮功,还和谁来往,大法资料那来的等等,我不讲,只跟他们讲我炼功后病好了的情况,并告诉他们个人信仰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修炼“真善忍”没有错,他们见问不出什么东西,就将我送到了我的户口所在地的梁源派出所。在梁源派出所,公安又粗暴地审问我,象对犯人一样又是拍照、又是取指纹,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公安才把我送回家。到家里后他们粗野地抄了我的住屋,因为没有抄到什么东西,第二天派出所又来抄了一回家,这次抄走了我的“随身听”,至今都没有归还给我。一个月时间里,公安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三次抄了我的住屋。接着马街公安分局到学校来找我,并再次抄了我的东西,因为没有抄到什么,他们就把我写的一篇“善恶有报”的毕业论文作为我炼法轮功的“罪证”拿走了。随后残联、学校保安、老师分别找我谈话,要我放弃修炼,都一个口径地讲:“中央(江氏集团)不准炼,你就不要炼了。”我告诉他们:要我放弃炼法轮功,不就是要我重新去过受疾病折磨的日子吗?!那种日子我已经受够了。我说:人民的政府为人民,现在我的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我不再拖累父母,不给政府添麻烦,这是多好的事,政府为什么不为百姓想一想,体察一下百姓的疾苦,来了解一下法轮功,为人民造福,反而要违背民心,不计后果的将这么多善良的百姓往火坑里推呢?

由于我坚持自己的信仰,公安、610就经常到家中骚扰,每次都要到我的住屋翻看。片警吼吓我母亲说:要不是看在你的女儿是个残疾人,早把她抓了关起来了。由于母亲听信了谣言,经常无辜地责骂我,还说如果我再炼就要把我赶出家门。以前听老辈们讲过,封建杜会有株连九族的;文革中有夫妻反目、父子绝情、兄妹结冤的;想不到進入新世纪的今天,这一切依然是现实。

残联的干部找我谈话说:只要我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就给我安排工作;生产队组长也对我讲,只要我保证不炼法轮功,他们就给我安排工作。我想,我一个残疾人,又患上了绝症,本来应该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帮助,可是没有谁来关心我。我炼法轮功后,得到了一个好身体,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我不再是家庭的累赘和包袱,不再要父母为我承担昂贵的医药费用,不再成为社会的负担,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就是让我又回到痛苦的过去,又让父母再承受巨大的灾难吗?这是在往绝路上逼我呀!

没有疾病的折磨,没有病痛的煎熬,这都是人在向往的,这于个人、家庭、社会、国家都是一件好事,如果人人都去做一个好人,社会安定了,百姓安居乐业了,领导们应该高兴才是呀!为什么反而害怕了呢,这是与常理都不符合的呀!我不明白,难道炼了法轮功,就不再是一个公民,就不能享有《宪法》赋予的人身自由、就不能享受国家对残疾人的政策,就不该得到社会的关心和照顾?!

我是一个修炼者,李洪志老师告诉我们要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达到功成圆满的境界,我并不图得到常人中的什么东西,但是我现在是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中国公民,需要有一个维持正常生活的基本物质条件,有自己的思想,有选择自己信仰的自由。我分得清好坏与善恶,我决不会昧着良心说瞎话,决不会在强权重压之下放弃自己的信念。

这里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江××盗用国家政府的名义,采用专政强制的手段,采用不人道的打压方式,强迫改变人的信仰是不明智的,这是造成社会不安定的重要原因。因为这场迫害不仅迫害了法轮功学员,也迫害了法轮功学员的众多亲朋好友,更迫害了许多不明真象的中国老百姓和世界人民,使众多的生命在弥天大谎的欺骗下丧失了人的道德良心,使一些人跟着做了一些违心的,不该做的事。李洪志老师告诉我们:“人干了什么都是给自己干,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迫害者自己的迫害,这是宇宙的特性决定的。”(《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我没有什么苛求,我只是希望领导们能站在“以人为本”的立场上来审视一下这场迫害,了解一下民意。善待法轮大法学员,善待坚持“真、善、忍”的善良人群。这将会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