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十三天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4年6月3日】2002年10月底的一天,我所在的资料点被不法人员突袭、破坏。多位功友被捕,设备、资金被洗劫一空,损失惨重。

其他功友被恶人强行带走,我被单位留下,美其名曰要为它们非法查抄的物品“签字”,(其实自始至终也没让我签什么字)。我内心闪出一念:应趁此机会脱险!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寻找走脱的时机。忽然发现,我的一本电话簿扔在地铺上,绝不能让他们带走!我顺势一下坐在上面,在他们忙于找其它东西时,我迅速将电话簿撕成碎片,等他们反应过来上来抢时,已经晚了。一恶警头目气急败坏,将我的胳膊反拧在背后,我禁不住大叫一声,他连忙放开了我,并命令手下看紧我。我心里明白,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绝不能承认它,听任它们摆布,应该尽快离开这里。但终因人心的阻挡,没能走成。深夜,我被非法关押到附近的派出所,和先到的功友关在一起,我们持续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

第二天下午,我们被全副武装的警察非法强行送往看守所。途中,我默默对师父说:“师父,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么能進看守所呢?旧势力的安排,我决不承认,我要出去作我应该做的,请师父帮我。”

我和大姐还有小林(化名)被关進女号里,大姐因向警察讲真象,被铐在铁椅子上,是连人带椅被抬進来的。见此情景,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连犯人都说:“这是什么警察,简直是心理变态。”我和小林则分别和两女犯铐在一起,即:我在中间,右手和一犯人的左手铐在一起,我的左手则和另一人的右手铐在一起。吃、喝、睡、上厕所三个人只能一起行动。恶警命令女犯人看好我们,出了事她们负责。我们慈悲的向警察和犯人讲真象,强烈要求停止对我们的迫害,并随时发正念,背法。第三天一大早,因省法院要来看守所检查,我和小林的手铐被打开了,但大姐还没放下来。

一有机会,我们就向女犯们洪法,讲大法真象及自己炼功受益的经历,讲我们被迫害的经过,讲大法在世界各国备受欢迎的近况。她们对“天安门自焚”真象反应强烈,全都围过来听。有几人反应很好,并且主动要求学炼动作。我为她们示范了一遍第五套功法,她们学得非常认真,在场的8位女犯,约有6人能立即双盘。这真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在世上最阴暗肮脏的角落里,她们还能听到大法真象,从而有了得救的机会。

明白了真象的女犯,主动帮助大姐,推她去洗漱、上厕所,一位十八、九岁的女犯提审回来后告诉我说:“那个公安局610的女警真不是个东西,它教唆我打你们。我告诉他们,我和人家无怨无仇的,凭什么打人家,再说她们也不是坏人。”她还说,她早就知道法轮功好,她上学时的班主任就是炼法轮功,她非常尊敬她,班主任教她们做人的道理,曾经教给她们功法动作,并带学生集体炼功。

刚被关進来时,我们没有被子,几名女犯主动让出自己的被褥给我们用,夜深了,和我铐在一起的女犯将她的被子使劲往我身上拽。白天,她们主动为我们要被子。有人还给我们出主意说:“跟××所长要,他是这个所中比较有人情味的,跟他要准能要来。”等这个所长值班时,大姐、小林发正念,我去跟他讲了我们的现况和钱物全被派出所洗劫的情况,不能不给我们被子盖。(看守所的被子是100元一床,犯人都是自己买的)。他把我说的记录下来。下午,他就为我们每人送来一床全新的被子,据说是刚买的,被子还散发着棉花的香气。我们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对弟子的呵护啊!只要我们坚信大法,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全号的女犯们都羡慕极了,纷纷说,炼法轮功,真有福啊。我们这么多人,花了钱,也没一人能盖上这么好的被子。

从一進看守所,我们三人就开始绝食抗议对我们的迫害,恶警害怕了,冲我们喊:“你们绝食吧,不怕你们不吃饭,用不了几天就让你们尝尝灌食的滋味儿!”大姐在铁椅子上,一直没有放下来,我不断给警察讲真象,强烈要求放下大姐,它们却相互推诿。有恶警说:“只要你们每人吃一口饭,马上就放下她。”厨房为我们做了韭菜炒鸡蛋,为了大姐能尽早下来,我们每人吃了一点儿,结果它们还不放。我这才明白过来,我们上当了,我们怎么会轻信它们的谎言呢?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邪恶钻了我们“情”的空子,对同修的“情”。

第四天下午,因为我被他们找来的恶警认出,又被转到了另一家看守所,一進女号,警察冲里面喊:又来了一个“法轮功”!全室的女犯冲铺上一人说:“你有作伴的了!”我往铺上看去,上面端坐着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美丽的大眼睛盛满笑意,友好的向我打招呼:“大姐,快上来坐吧!”她告诉我,这里边就她一个炼功人,是昨天進来的,她觉得很孤单,既盼着有个功友作伴,又不愿在这里见功友進来,心里很矛盾。她还说从今天开始绝食抗议对她的关押,昨天她去打饭回来时,饭碗竟然无端扣到地下,而当时地面没有任何障碍物,也没有人碰着她,旁边一犯人对她说:“是不是你不能吃饭了?”她悟出,这件事告诉她,不能配合邪恶,要尽早闯出去,于是我俩一起绝食抗议。一女犯对她说:“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早上,我俩一起到放风场(约20平米)炼动功,一警官看见,冷冷的大声喊:“炼得好!动作还挺优美的呢!”我们炼完走过去和栅栏外边的警官讲真象,开始他还说一些强硬的话,在我俩慈悲的讲述中,最后无话可说了,背着手走开了,一女犯笑道:“你俩把它打败了!”

我们给犯人讲真象时,发现有几人竟能背下师父的《淘》、《预》和《扫除》等,而且还会唱大法的歌曲,并且唱给我们听。原来,这里曾多次关过大法弟子,是以前的功友教会她们背经文、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的,功友已经开创了环境,所以我们讲真象很顺利。特别是那名吸毒犯,她说自己还梦见过李老师,老师送她一本蓝皮的书。她对我俩特别照顾,把被褥和日用品让给我俩用,我俩发正念时,她给我们放风,犯人们则在旁边静静的看,其中有人小声说:“看,她俩打大莲花手印铲除邪恶呢!”一诈骗犯很愿听我给她讲我所认识的大法的法理、德与业力的转化关系,她边听边连连点头,表示以后再也不做坏事害人害己了。

我俩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不背监规、不唱狱歌,不干强迫犯人干的活儿。一次看守所检查背监规的情况,犯人都要到放风场集体背诵。我俩则坐铺上背法,一看守大声问:“你俩为什么不出去?”我们平静的说:“我们没犯法,不是犯人,抓我们是非法的。”她火冒三丈:“不管谁,都得马上出去!”我俩纹丝不动,心里默默的发正念,她声嘶力竭的大喊:“出去!你俩出去不?”那架势似乎是我们如果不动的话,她就要动武了!我俩还是一动不动,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最后她却灰溜溜的走了。真是邪不压正啊!在正念面前,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还有一次检查卫生,大家都在放风场。警察命令犯人全体蹲下,我和功友依然站着。警察对犯人们说:“你看人家‘法轮功’多有骨气,多好,谁象你们这么没有志气!”一犯人接话说:“对,人家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我出去一定炼法轮功!”绝食第3天(实际上我已绝食6天了),看守所害怕了,狱医来看我俩的身体状况,问我俩以前有过什么病,她试了试我们的脉搏。我说我以前患有严重的美尼氏综合症,是法轮大法使我恢复了健康,如果不炼的话,有可能重犯。她叮嘱女犯人好好照顾我俩,她连续来试了几次脉搏。

第4天,市610来人看我俩,我躺在床上发正念,我们很明白,另外空间的邪恶胆怯了。我俩互相鼓励着背师父的法《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但口渴的感觉一直侵袭着我,我时不时舔舔干裂的嘴唇,功友对我说,“师父不是讲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吗?咱们一定要坚持住啊!”我也坚定了正念。她说:“咱们齐发正念,明天出去吧!”于是我俩又持续发正念。那个吸毒犯看着我俩干裂的嘴唇,趁没人时悄悄问我俩:“你们喝点水吧!我不让别人知道,好吧?”功友坚定的摇了摇头。她就把水端到我嘴边,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禁不住难忍的口渴,喝了半碗。修炼真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这一关,我没能过去。但当时自己并未认识到。

第5天中午刚过,警察喊功友的名字“你师父来接你了,收拾东西准备走!”我为功友能闯出去而感到高兴。同时向内找自己:“为什么自己没被释放呢?因为自己正念不足啊,没有放下生死啊!”功友从绝食开始,没有吃一口饭,没有喝一口水,当然这只是表面形式,关键是她坚定的正念令邪恶胆寒。下午4点多钟,外面警察喊我的名字,让犯人们把我架出去,还让他们多准备些卫生纸,犯人们吃惊的说:“要给她灌食了!”这时的我很平静,没有一丝怕心,只有一念,绝不能让它们得逞!师父的法清晰的显现在脑海中:“当他们被抓去迫害的时候,那些恶警在打他们时,打得很厉害,可是,那个时候有的学员,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想到,求救师父帮助。”(《北美巡回讲法》)于是我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帮助,并不断的发正念铲除邪恶迫害。7、8个彪形大汉手忙脚乱,摁也摁不住我,他们就用绳子将我捆在床上,一人说:“饿了7、8天了,没想到还这么有劲。”我的头被几双大手摁住,狱医开始往我鼻孔里插管子,我感到自己几乎要窒息了,大张着嘴呼吸。突然听一人说:“快看,管子怎么到嘴里了?”这话却提醒了我,几乎同时我咬住了管子,狱医拔不出来也伸不進去。它要我张开嘴,我怎么会听邪恶的呢?坚持了好长一会儿时间,最后狱医求我:“你松开吧,我不灌了,真的不灌了。”我亲身体会到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力,当你真正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的时候,师父的慈悲呵护是无所不在的。当他们将我抬出去后,全室大部分犯人围过来,关切的问和我去的号长:“怎么样,灌進去了吗?”号长说:“人家根本不配合,她还会憋气呢,管子没插進去,被她咬住了!”我哪里会什么憋气呢,她不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啊!

傍晚,外面喊我:“快收拾东西,你对象接你来了!”吸毒犯高兴的帮我收拾。我没想到这是邪恶的又一步计划。心里放松了自己,误认为这下可闯出来了,可以回家喝上热乎乎的稀饭了,饥渴感顿时上来了。哪知,它们竟又将我送到了邪恶的所谓“转化班”,我知道是自己做的有漏啊!邪恶才会找到继续迫害的借口。那是我绝食的第8天,离十六大召开还有3天。当天晚上,我想我不能呆在这里,应马上出去,今晚就得想法出去。为了走脱,为了补充体力,我喝了一碗菠菜豆腐汤。深夜我想起身从天窗爬出去,但费了好大劲也没能弄开窗子,天窗从外面钉死了,于是我又开始绝食,洗脑班的头目威胁我:“我们就是不怕你绝食,过几天就给你鼻饲!”我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的企图。它们又让我丈夫劝我吃饭,他对我说:“你吃点吧,再说,马上就开十六大了,它们不会放人的,你绝食也没有用,先吃点饭,等过了十六大再说。”我想,十六大是常人的,怎么能限制住神呢?我一定会出去的!他们又找来4、5个人强行从嘴里给我灌食,想捏住鼻子灌,结果这么多人手忙脚乱,在我的正念面前,以失败而告终,几个人垂头丧气的走了。洗脑班看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又弄来一人伪善的劝我吃饭。我当时曾有一点点动摇,但立刻就被正念代替了,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这句话反复在我脑海中浮现,同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得去。”是的,“想过就能过得去”!法的力量使我信心倍增,更坚定了闯出去的信念。

在这里,只要每天一醒过来,我就躺着开始背法,发正念。只要能记起的法,全都背,反复背,大脑一直不闲着。即使是每天睡觉前都要加上一念:只能肉体休息,神的一面要持续铲除邪恶!一次,发正念时,一闭眼看见面前有一排骷髅,原来是这些烂鬼在捣乱啊,我集中精力,用强大的正念,念了几遍口诀,一排骷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约是绝食抗议的第11天,洗脑班又搬来了一名臭名昭著的女犹大,企图动摇我的正念。她开始游说那一套邪恶的陈词滥调。我觉得这人很可悲,很可怜。它说它的,我依然在闭眼背法,不一会儿,我睁开眼,发现它早就不见踪影了。看得出,在正念面前,邪恶在节节败退,表面上它们还很猖狂,内心深处却极为恐慌。晚上洗脑班头目来到我的床边,伸手试了试我的鼻息,又试试我的脉搏。(从進洗脑班,我一直躺在床上)后来又来不少人看我的身体状况。我知道邪恶已彻底失败了,它们害怕我生命出现危险,害怕承担责任。

11月10号,十六大刚开了3天,他们把我丈夫和孩子(6岁)找来,那天,我已绝食抗议13天了,女儿伏在我耳边说:“妈妈,咱不吃这里的饭,咱回家吃好饭!”我使劲点点头,对,这么肮脏的地方,大法弟子怎么能在这里呢?我一定会出去的!上午8点多钟,610的警察来查看我的情况,我想我该出去了,大概是9点吧,我被无条件释放。

回顾自己在这一事件过程中,有的环节没有把握好自己,给邪恶许多可乘之机,增加了闯关的难度,但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坚定正念能及时向内找,最终闯了出来。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时刻站在法上,才能有强大的正念,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才能闯过一切难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