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自身漏洞 正念摆脱牢狱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日】看到明慧周刊2004.4.16—2004.4.22日刊登的“和狱中大法弟子谈向内找”很受启发,决定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望同修慈悲指正。

2003年4月,我被恶警绑架到拘留所,当时正值晚上,所有被关押人员正在地板上睡觉。我也合衣躺在最外面,睡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还不时的被冻醒,心里突然感到很委屈,泪水也流了下来。但马上又明白过来,我的确不该承受这不该承受的一切,这是邪恶安排的,师父是不会让我来这里的。但是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在任何时候,我都是大法弟子呀,我怎么能象常人一样委屈呢?想到这,我开始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邪恶安排。发完正念我又向内找,邪恶到底钻了我的哪个空子呢?是求安逸之心吗?我在家是不是太安逸了呢?想起在家时的种种行为、生活习惯,发现自己做的很不好,安逸心一起常人心就重了,难怪一到这像难民营一样的拘留所就很委屈呢。但我知道这只是一方面,不是问题的根本,如果我找不到漏在哪里,邪恶不但会加强、放大,它还会以此为借口继续迫害我。在没找到自己的漏洞之前,我每天就是不停的发正念,铲除邪恶对我的安排。

“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2003年元宵节讲法》)我一概否定一切邪恶的安排,尽管我有执著,有漏,但绝不能成为邪恶因此而迫害我的借口,把我关起来,就等于不让我学法,不让我做好,不让我提高归正,那我怎么能承认这一切呢?通过不断向内找,我找到了有漏之处,是色欲之心。邪恶利用这些败物操控我,给大法抹黑,还不知自省,又以此为借口,对我進行迫害,直到此时我才惊醒,我已背离大法很远了。神智不清,不知自己在干什么?找到了有漏之心,顿时清醒,心也豁然开阔了。通过与同室的同修交流,向内找,同修也看到了我的变化。一天,一个同修对我说,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回家的。

在这次被抓被迫害之前,我曾多次進京,被抓,被关押,甚至被劳教,这一次恶警也想劳教我,我知道它们说了不算。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我对恶警说,为了抵制你们对我的迫害,从现在开始我不吃一口饭,直到我获得自由的那一天。虽然我有几天没吃,没喝,但精神状态很好。在被关押期间,我们所有被关押人员每天都得“坐板”。我们与常人的区别是不穿“号服”。常人见我们不穿,就把“号服”披在我们肩上,我把衣服拽下来,说我不穿。嘴上说不穿,但心里还有些害怕,想象着将要面临的可怕的后果。马上又否定这不好的念头,一会又翻出来了,就又否定了。我突然生出一念,什么检查呀,分明是邪恶看到我有怕心,故意制造这么一个借口,安排这一切想借机迫害我。看穿了邪恶安排,没了怕心,当即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安排……。果然,什么也没查出来。休息时,我把悟到的告诉那两位同修,我又说,这一切都是邪恶针对迫害咱们安排出来的,包括被关在这里,不也是它们安排的吗?那更别说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了。再后来,我也不“坐板“了,同屋的人在前面一排排的坐好,我就在后面躺着,后来我悟到,不坐板也是在否定邪恶的安排,抵制邪恶的迫害。

同室的一个同修要回家了,我把家里的电话告诉她,让她告诉我的家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们抓我是错的,我不应该关在这里。让家人明白这个道理,然后去派出所要人。我回家后,听我妈说,她们接到了同修的电话,她把我的情况包括绝食这件事都说了,第二天家人就去派出所要人了。而且在这期间,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同修也不停的发正念,帮我铲除邪恶。其实,以我的所为与心性,能够走出拘留所,摆脱邪魔,这真是个奇迹。在这其中,师父又为我们承受多少啊!又摆平多少事啊!同修们也暂时放下其他的事帮我发正念,又占用了他们多少正法的时间哪?我只想说,佛恩浩荡!没做好的同修,师父没有放弃我们。“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正念除黑手》

由于我学法日渐减少,常人心日渐增多,对自己要求不严格,遇到事情不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这一切没能引起我的重视,所以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时时都有不好的念头返上来,干扰我。比如说,当同修回家后,那里的管教把另一个同修也调走了,这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竟有些失落,看着满屋常人,居然有无助、无奈的感觉,很希望有同修進来和我在一起。这个念头一闪出来,我自己都吓一跳,且不说什么心在干扰,就这想法有多邪恶,但我还不能清醒的知道这不是我的想法。我都不该呆的地方,难道还让我的同修、大法弟子来吗?我对自己说,既然来了,那么我就是来收尾的,在我之后不应再有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发生了,邪恶别想再钻空子。想起同修在时,经常给常人讲真象,她现在回家了,那么我就应该继续下去才对呀!……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不断向内找,修正不好的念头,铲除邪恶的安排,背师父的法,有了同修及家人的配合,更有师父的加持、慈悲呵护,使我得以尽快摆脱了邪恶的迫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