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特级教师在狱中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在黑龙江省双合劳教所,我认识一个叫嘉宇的大法弟子。嘉宇今年50多岁,是一所重点中学的特级教师。嘉宇书教的好,修炼法轮大法更是勇猛精進,她时时处处以“真、善、忍”修炼自己,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教学水平在学校是数一数二的。学校器重她,学生家长爱戴她,都争着抢着把孩子送到她的班级里。可是就是这样一位深受师生尊敬的优秀教师,却只因为法轮大法伸冤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被判劳动教养。

下面是我在双合劳教所耳闻目睹的几件关于嘉宇的故事,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在拘留所,学生给她跪下了

那是2000年上半年,面对政府中一小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大法及其弟子的残酷迫害,面对媒体对法轮大法的诬陷与诽谤,嘉宇认识到,在正与邪的较量中,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不能再沉默了。她便带着一封上访信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信访办,她要用自己的认识和体会向国家领导机关讲明法轮功真象,要求政府進行调查,还法轮功清白。可是她还没有和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说句话就被押送到了派出所,后来又被遣送回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拘留所关押。在拘留所关押期间,学校领导、警察用尽了恐吓、威逼、引诱等手段,企图让嘉宇妥协,背叛法轮大法,但都被她一一戳穿。一天,几个老师带着一帮学生到拘留所看她。一進牢房,孩子们“扑通”跪下了一大片。他们哭着喊着:“求老师回去,教我们读书吧,我们不能没有您……”。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嘉宇心中非常难过,她告诉孩子们:“你们不要哭,老师做的是最正的事。虽然老师暂时不能回去教你们读书,但是我是在教你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她向学生们洪法,讲大法真象,并鼓励孩子们要分清正邪,伸张正义……。当时也许有的孩子没有完全理解她的话,但在他们的心灵深处却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们从内心佩服自己尊敬的老师。

二、在劳教所,她功照炼,经照念

嘉宇认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炼功学法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劳教所环境十分邪恶。恶警们不让大法弟子炼功、学法。看到谁炼,不是关禁闭、上刑就是加期。可是嘉宇就是不听邪,不让炼我偏炼,不让学我偏学,苦自然也吃过不少。恶警们看她死都不怕,也拿她没办法,就把她长期关在小号里,让几个刑事犯看着她,并威胁刑事犯,如果发现嘉宇炼功就给她们加刑期。开始时刑事犯还管一管,嘉宇便向她们洪法并给她们讲如何做好人和善恶必报的天理。没几天,几个刑事犯都被嘉宇说服了。她炼功刑事犯就装没看见,有时还帮着看着警察。所以在劳教所,嘉宇炼功很少间断。师父的经文也背下了许多。

三、八月十五那天,她组织了集体炼功活动

不知什么原因,有一阶段恶警把嘉宇调到了大班(80多人),并让她早晨领操。要过八月十五了,俗话说:“人逢佳节倍思亲”而大法弟子在节日期间也在琢磨:用什么样的形式表达弟子对师父最崇高、最真挚的敬意呢?这天早上,嘉宇的智慧就来了。她让学员们排成两行队,又让大家1、2、1、2的报数,报完数后让所有数2的人向前4步走,这样两行队便变成了距离较宽的四行队,正好合适炼功的队形。看着整齐的队列,值班干警很高兴,便告诉打扫卫生的学员说:“别干了,都去做操。”这样几十个人一个没落,都站好了队。只听嘉宇一声:“身神合一”,便应和着几十声“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的炼功口诀,大家便集体炼起功来,炼了半天恶警们才反应过来,一阵拳打脚踢,学员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同时背诵《论语》“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大法的法理震撼着大地,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后来,劳教所所长也赶来了,学员们背了两遍《论语》便自动停了下来。所长说:“好了,这回你们胜利了,好好过节吧。”出乎意外的是,这回炼功,劳教所只是把嘉宇又送回了小号,说是怕她在大班起煽动作用,没有迫害其他大法弟子(过去有人炼功就给加期)。

四、是金子在哪里都会闪闪发光

哈尔滨戒毒所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他们利用卑鄙的手段使一些学法不深有执著的学员邪悟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双合劳教所便把嘉宇等大法弟子送到戒毒所,企图达到他们的罪恶目地。但是金子永远是发光的,嘉宇等大法弟子不但没有被转化,还帮助那里一些邪悟的同修正悟回来了,戒毒所一看不好,赶快让双合劳教所把她们带回来了。

五、面对无理的训斥、责难,嘉宇从不逆来顺受

有个刑事犯不满20岁,因偷东西被劳教。恶警让她当小组长,看管大法弟子,还说表现好给她减刑期。为了减刑,小姑娘经常训斥大法弟子,以表现她认真负责。在一般情况下,大部分大法弟子无论她说什么,都不和她一般见识,忍一忍就算了。可是嘉宇不这样做。当小姑娘没有任何理由就责骂、训斥她时,她便严厉的告诉她:“我们是为了做个真正的好人被迫害進来的,而你是偷东西犯罪進来的,你有罪而我们没有罪,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无理的训斥我们,因为这样对你确实不好。再说我比你妈都大,一个、孩子怎么可以随便训斥长辈呢,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理呀!”一席话,说的小姑娘哑口无言,从此收敛了许多。有一次我问她:“刑事犯说你,你为什么不忍一忍?”她说:“我认为那样做并不是真正对她好,如果真正为她负责,就应该让她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不然的话,我们岂不是在纵容她继续犯罪?那样我们不是也有罪过吗?”听了她的一番话,我又明白了一层理,那就是:什么是真正的善与慈悲的更深的内涵。

从嘉宇身上,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看到了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生命那充满智慧的思维和坚毅、豁达、慈善的品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