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夜哭郎(下)


【明慧网2004年7月21日】(接前文)

“电棍”和“手铐”同时上场。

电棍:(手提一个电棍)俺叫电棍。
手铐:(手提一副手铐)俺叫手铐。
电棍:只要炼法轮功的说个炼字,俺就用电棍电他,所以村民给俺起了个美名叫“电棍”。
手铐:只要炼法轮功的说个炼字,俺就用手铐铐他,所以村民给俺起了个雅号叫“手铐”。
电棍:去年俺媳妇得了一场大病,住进了医院,大法弟子说俺得了恶报殃及家人。俺才不信哩,(拍着胸脯)有本事报俺呀。不过俺媳妇得了病俺也心痛呀,心痛钱呐,两万多块呐。
手铐:去年俺儿子把腿摔断,大法弟子说俺遭了天惩,连累儿子活受罪。要说这呀,俺也不信,(拍着胸脯)有本事报俺呀。不过话又说回来,俺儿子的腿摔断比摔断俺的腿还让俺难受,儿子是俺的心头肉啊。
电棍:有人说俺是工具。
手铐:有人说俺是机器。
电棍:有人说俺是江氏看家护院。
手铐:有人说俺是江家的狗使奴才。
电棍:谁给俺饭吃,俺就向谁摇尾乞怜。
手铐:有奶就是俺娘啊。
电棍:今天俺们巡夜。
手铐:看看法轮功有什么情况。
电棍:抓住法轮功学员有奖。
手铐:顺便捞点儿外快。

电棍首先发现了墙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几个鲜艳的大字:喂,这里有情况。
手铐念墙上的字:法轮大法好。
电棍:刚才在这过还没有哩。
手铐:是刚写的还有味哩。
电棍:这法轮功也太神乎了,一转眼就写上了。
手铐:这法轮功学员也太胆大了,俺们电棍、手铐值夜他们都敢写。
电棍:让俺抓住了,俺非的电电他不可。
手铐:让俺抓住了,俺先给他上了背铐才说。
电棍:先把字涂掉。
手铐:看他们写得快还是俺们涂得快。
电棍和手铐刚要涂墙上的字,夫、妻、女儿同时从墙后面出来,异口同声的说:不—许—涂。

电棍:啊哈,俺们正找不着茬哩,你们倒送上门来了。
夫、妻、女儿异口同声:这—是—俺—家—门,不—是—你—家—门。
手铐:是你们谁写的,赶快招供,不然俺就不客气了(抡着手铐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
夫、妻、女儿异口同声:不—是—俺—们—写—的。
电棍:不是你们写的,多什么嘴呀。
夫、妻、女儿指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字异口同声:这是俺家的护—身—符。
手铐:这是反动标语,怎么成了你们家的护身符了?
夫:俺家的娃得了夜哭症,天天夜里哭个不停,俺们睡不好觉还吵得四邻不安的,自从这“法轮大法好”几个字写在俺们墙上啊,俺娃就不哭啦,这会儿睡得正香哩,不信到俺家看看去。
电棍:有这事?
妻:千真万确。
手铐:孩子哭不哭俺们不管。
女儿:那你们管什么呀?
电棍:俺们就管涂这字。
夫:电视上经常说,人民警察为人民,今个不涂这字就算是为人民一次吧。
手铐:嘿,傻帽,这你也信啊,谁为谁呀?
女儿:你们不为人民服务,为谁服务啊?
电棍:江泽民给俺发工资俺就为江泽民服务。
妻:俺们农民不种地你们喝西北风啊?江泽民也得饿死。你们现在都忘本啦。
手铐:反党反社会主义,小心俺把你铐起来。
电棍:告你说吧,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也不是为人民服务,是为了保他的权。
手铐:别跟他们罗嗦了,赶紧把字涂了。
夫:你们谁也不许涂(夫用身子挡住“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摆出誓与这几个字共存亡的架势)
电棍:啊哈,你到来劲了,不给你点儿厉害看看,你也不知道江泽民头上长着几只眼。手铐,把他铐起来。
手铐:电棍,你先把他电倒。
电棍朝夫的身上、脸上猛电,夫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手铐将夫背铐起来,又凶猛的将夫拽起:走,跟俺到派出所走一趟。
女儿拽着父亲的衣服:不许你们抓俺爹。
手铐将女儿凶猛的推倒:去你的。(然后将夫带走)
妻喊着:他爹,他爹(晕了过去)
电棍将“法轮大法好”几个鲜艳大字用讨厌的黑色涂掉,然后仓皇而走。

随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字被涂掉,半岁男孩的哭声嘎然而起。
妻被哭声惊醒,和女儿一同回到屋里。
妻到景板后面抱出哭声正酣的男孩儿:这该死的恶警,这挨千刀的恶警,全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说什么“人民警察为人民”,这全是骗人。
女儿:俺以前见了警察都叫警察叔叔,今个这两个警察的表现怎么也和俺心目中的警察叔叔的形象对不上号。
妻:你爹可要受苦了,当着咱们的面还这么整他,要是到了派出所还不知道怎么折腾他哩?
女儿:俺求法轮功师父保护俺爹吧。
女儿双手合十胸前,双眼微闭,默默祈祷。

夫从外面满面春风的回到家中。男孩的哭声嘎然而止。
妻喜出望外:他爹,你可回来了,把俺担心死啦。他们到派出所没把你怎么样吧?
夫:没到派出所他们就把俺给放了。
妻:他们有这么好的心?
夫:不是他们好心,是他们得报应啦。
妻:快说说怎么个报应法。
夫:走在路上,电棍和手铐骂骂咧咧的,骂俺,骂法轮功。开始还没事,后来手铐走一段就摔个跟头,把嘴摔得烂兮兮的。电棍用电棍电俺,俺倒没事,倒反电了他几个跟头。开始他们还不信,后来被弄了几次他们都害怕了,就把俺给放了。临走时他们对俺说:今个俺俩栽在你小子手上了,算俺俩倒霉。
女儿:刚才俺求法轮功师父保护你来着,看来法轮功师父真的显灵了。
妻:俺倒给忘了,你一回来孩子就不哭了,你是不是让抓了抓长本事了?
夫:哪是呢,是俺回来时,从咱村一个大法弟子家门口过,俺禁不住敲开他家门,跟他说了刚才的事,他说俺跟大法有缘,就送了俺两件宝贝,你们猜猜是什么?
女儿:爹,快拿出来吧,让俺们看看。
夫从胸怀里掏出一本《转法轮》:这是第一件宝贝《转法轮》。
女儿将《转法轮》抢在手里:这书真漂亮,爹,让俺先看吧。
夫:什么都是你抢先,行,你先看吧。
妻:这第二件宝贝是……?
夫不紧不慢从胸怀里掏出一米长的黄布红字的“法轮大法好”条幅,展开来让观众看。
妻和女儿异口同声念诵:法—轮—大—法—好。
妻:咱们把条幅挂在屋子的正中间,别让那些恶警看见了。
女儿把条幅挂在吉祥图上面。
夫、妻、女儿面对条幅恭恭敬敬的双手合十,同声念诵:法—轮—大—法—好。
三人同时回过身来面对观众,同声念诵:法—轮—大—法—好。
三人同时鞠躬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