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善意关心99年出来上访、00年被转化的学员


【明慧网2004年7月21日】

明慧编辑部:

我想与您谈谈在衡阳出现的事,还有我的一些有关经历。

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进京上访的衡阳学员表现相当好。然而进入2000年之后,我们多次上访的大多数人陆续被非法判刑、劳教,并且有80%以上被转化了,我也在其中。进去前,听说劳教所、监狱很恐怖,所以我们都没打算活着回来,准备像以往一样,不管走到哪里我们就要把大法证实到哪里。

开始劳教所总共只有30~40人,因为我们坚持学法炼功,劳教所把所有的警员,包括机关和后勤的都调来,和从别的所调来的警员一起,全力以赴对付大法弟子。我比其他学员晚去一个多月,那时已有50多人了,并且当时已有80%转化了。对此我很吃惊:是害怕了?不是,是我不相信,因为我们大多数可以说是死过几次,警察对我们软硬不起作用,怎么会这样呢?

后来我也看了一两篇在东北转化的学员的文章,这些人学历比较高,多次听过师父的讲法,又是负责人,知名度也较高,文章中话中有话,因为学法还是不扎实、修炼了但一些人的观念还是没去掉,所以我便开始觉得有点道理。我想:他们的思维方式和对法理解方式与我们相反,也许是特殊情况下的悟?他们得法早,也许走到我们前面去了?再加上我们都各自有不同的所谓点化,我在犹疑中走上了所谓的转化之路。尽管这样,走转化的路真是撕心裂肺啊!随着旧势力的安排我深陷其中!

后来回到大法中后,每当我看到各地被迫害而死的大法弟子的惨状,那都是因早期转化而带来的恶果呀!回想我邪悟了两年多,心如刀绞,难以心安啊。

在我邪悟的后期,我们这儿有个总喜欢向外求的李巧利,到辽宁找到苏威(苏威在马三家邪悟成了中央帮教团的成员,2001年3月份来到株洲白马垅,加深了邪悟,变得更邪。)李巧利对苏威的崇拜可真是五体投地,跟他一起做安利传销,他们讲出的话和做的事与师父的要求是相反的。听说安利公司不允许他做了,这条发财梦破了,他们马上转入佛教。李巧利从苏那回来后在转化的人中兜售佛教的东西,衡阳除我们几个人之外,50~60之多全陷进去了。

李巧利象江湖骗子一样,使那些和师父要求相反的东西在本省各市区像瘟疫一样蔓延,大批的佛教书籍,什么净空的光盘大量从东北运来。这些本来是偷漏税的,卖得还挺贵,并还要这些人所谓行善捐款印经书,有的人几千上万的捐,苏威与东北的几个人还有李巧利,大发横财,买房子等等。

师父在《转法轮》“自心生魔”中说:“人是很难不动心的。我告诉大家,这个问题很严肃,将来我们很多人会出现这个问题。法我给你讲出来了,你能不能把握住全靠你自己,我讲的这是一种情况。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 ”看到这些现象,重新审视自己,发现转化是个错误,但我要重新步入大法与这些人分道时,我被这里的人出卖了,被抓,抄家,罚款,突然而来,我痛心的是我的珍贵的《转法轮》也被强行抄走了,只留下了手抄的一张《弟子的伟大》。

我的经历告诉我,得大法是多么的艰难,转化是个可怕的结果。我多想也让他们明白啊!一次次打电话,一次次登门相劝,听到的是“这些讲法不需要看了,不用看都知道讲些什么”。还有些人将《转法轮》烧了、卖了、交了,真令我寒心,我决心将这些人从我脑中抹去。

当《2004年芝加哥法会上的讲法》还有《美国第一次讲法》《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相继而来,我想这对他们而言可是一个重锤,再不清醒可就没救了。为什么说得法难哪,这时也相继从东北来几个人。

开始来两个长春的,说什么念佛号、看经书、灌顶的过程走完了,现在要学更高的法了,还有什么什么大手印乱七八糟的。这两人刚走,苏威以活佛自居,声称来衡阳给高人讲更高的法,当然是指给他捐钱捐物,供养他的人,还告诉这些人可以开杀戒了,要大吃大鱼大肉等等,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说成大自在。好在这只欺骗了一少部份。

他一走长春又来五个,和前两个是一伙的,说长春形势很好,自称在《转法轮》里悟到了更高的法,说《转法轮》里提到真正的高深大法在民间单传着,他们7个是民间单传高深大法的人,说外国也有。这几个人对我们这里的人才是欺骗性最强的。我们用了不少时间使个别人重新走入大法,这一下他们又被骗下去了。

这些事,涉及到不少人,大多数是99~2000年走出来,得法比较早的。不知其它省份是否也遭到东北这几人的破坏,请东北的大法弟子将这些人的情况了解清楚,将他们曝光。

转化回来的这批人,当初走向反面,大法弟子不能说没有责任。这批人早期多次关押,长期关押,看不到师父的讲法,所以对正法的内涵都不清楚,顺着旧势力的安排,走个人修炼为第一性的,加上人心,正法进程走到哪一步都不清楚。他们出来后,有的大法弟子用恶言恶语或不理睬相待;甚至有的大法弟子去接触他们做他们工作,做工作的大法弟子马上被孤立,大法资料也难得到了,结果做工作也不敢做了。那么这部份大法弟子对他们所用恶的语气和表情,更加促使他们认为转化是对的,这也是我经历过来的。

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严肃地讲过这个问题,到现在有些大法弟子还是这样对待,只要转化的一放回来,那一帮子人马上围住就拖向反面,大法弟子为什么就不能做做这方面的工作呢?他一旦明白正法的内涵,毕竟他们在邪恶最疯狂时经过了生生死死,反迫害救世人,他会起到多大的作用啊。

我向你们倒出我的内心,和这些不正常的情况,希望编辑部写出针对性很强的文章,该要重锤敲警钟了。我水平有限,可能有用字不当的地方,不知你们是否看得懂,如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