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程度与个人的正悟


【明慧网2004年7月21日】师父告诉我们:邪恶总是在我们的怕心和执著中下手,怕心越重邪恶迫害越厉害。对此,我深有体会,在证实法的过程中,由于我悟性低,吃了很多苦头,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我于97年秋得法,修炼后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99年7.20我去北京上访,表面上是去证实大法,骨子里却是怕失去圆满的机会;没有以法为师,听信其他功友的话主动被抓,后被送到乡政府受到党委书记李玉生一伙的迫害。

2000年7月我又去北京上访,虽然时过一年,但还没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证实大法,抱着为自己圆满的心去了北京,结果被打被抓。在万寿路派出所,有两位女弟子绝食,我也跟着绝食。那两位大法弟子刚到派出所就商量有机会就走,而我在出派出所关押人的铁门时被门碰了一下,就错误的认为这是点化我不让我走。第二天中午,看守睡着了,那两位大法弟子真的就心想事成,走了。当时我也完全能走脱,但由于悟性差,没走,在看守所关押了10多天,被乡政府拉回。回到乡政府的当天晚上,以副乡长戈乐为首的几个人打我、折磨我,用烟烫我,我当时又怕又不知道怎么办,完全默认了这场迫害,把修炼人的“忍”理解为常人的逆来顺受。

2001年1月17日晚,派出所两干警让我到派出所去填个表,我就去了,结果两天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在被抓时我几次想走脱,一是不知道往哪里躲(实际上是放不下家),二是担心我走了他们会抓我妻子,三是错误的认为被抓是修炼路上的安排。我几次想走脱时都是因为全身乏力,就以为不该走。

在劳教所里我承受了很大痛苦,在怕心驱使下走向邪悟。回家后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很快醒悟过来,写了声明。

2003年10月份,派出所干警让我按手印,开始我不配合他们、躲着他们,怕和他们见面。后来他们三番五次来找我,于是我坚定的告诉他们:我绝不签字,并给他们讲了一些真象,最后不了了之。

我真正体会到了正信的重要、正悟的重要。在我个人经历的痛苦中,大部分是因为悟性差造成的,两次進京完全可以不被抓,可以不被劳教。正因为学法不深,不能够在遇到事情时正信正悟,加重了邪恶之徒对我的迫害,也失去了很多救度众生的机会。在正法修炼过程中只有真正按照师父说的做,多学法,才能提高悟性,减少迫害;只有多发正念,大法弟子之间整体配合好,才能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旧势力及其黑手;只有讲真象讲到位,使人们都认识到这场迫害的邪恶,人们才能够得救,恶人才会恶不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